煙雨紅塵 > 玄幻小說 > 最強狂兵 > 第635章 做錯事就要付出代價!
    陳波簡直覺得自己要崩潰了!

    這個蘇銳怎么就那么彪悍,一抬手就開槍,連瞄都不用瞄!

    要知道,那子彈把耳朵所打穿的位置,距離他的臉也就只有一厘米的距離!

    一厘米!

    這也就意味著,如果蘇銳在開槍之時,手若稍稍偏一毫米,那么此時的陳波已經眉心中彈當場死亡了!

    陳波痛苦的嚎叫著,他可是被嚇慘了,坐在地上,某種帶有刺鼻味道的液體已經從褲襠里滲出!

    這貨竟然失禁了!

    蘇銳看著他不堪的模樣,搖了搖頭,眼中露出鄙夷的神情:“堂堂陳家的少爺,居然大小便失禁,你知不知道,我要是把你現在的情況拍下來傳到網上,你今天晚上就能火。”

    陳波聽了,渾身一個哆嗦,貌似某種液體的釋放速度更加迅速了!

    “現在有誰敢上來嗎?”這些保鏢面面相覷,沒有一個敢當出頭鳥的。

    開什么玩笑,對方手里拿的可是真正的槍,如果貿然上去,說不定會直接被開了瓢!

    一百萬雖然多,但也是有命賺沒命花啊!

    “看到了嗎?你身邊的人,都很沒用。你這所謂的陳家大少,真的是不堪一擊。”

    蘇銳對著陳波嘲諷了一句,然后收起槍,繼續背著蔣青鳶朝前走。

    只是,當他看到陳波屁股下面的一攤水痕的面積還在不斷擴大的時候,不禁皺了皺眉頭。

    真是的,他們還沒吃晚飯呢,這不是故意打攪人的食欲嗎?

    “給我攔住他們,攔住他們!”由于某種熱量自體內流出,陳波本能的哆嗦幾下,這讓他覺得自己更加恥辱。

    于是乎,這貨竟要攔住蘇銳!他雖然尿了褲子,但是這件事情似乎還不足以讓他知道害怕倆字怎么寫的。

    他認為自己丟臉丟到了姥姥家,必須要找回場子,否則以后怎么在這些手底下人面前混?

    可惜的是,根本沒有一個人聽他的,所有的保鏢都和木樁一樣,站在原地。

    蘇銳的目光掃過他們,沒有一人敢和他對視,都是連忙低下了頭,生怕一個不小心被蘇銳盯上,然后便挨上一槍!

    “很好,你們非常上道。”

    蘇銳說完這一句,便轉臉看向陳波。

    后者的眼鏡早已經不翼而飛,滿臉的鮮血,看起來著實有些凄慘。

    “別再攔著我,否則,后果自負。”

    說罷,蘇銳抬起腳,再一次踹在了陳波的臉上!

    后者本就已經破裂的鼻梁再次遭到重擊,已經完全控制不住身體的重心,一個后仰,然后重重的摔倒在地!

    呃,確切的說,他不是摔倒在地,而是讓他身體和某種液體的接觸面更大了些!

    這下子,連陳波手底下的那些保鏢都覺得有些目不忍視了。

    “如果你還想找麻煩,那就讓你的歐陽主子來吧,你還不夠格。”

    蘇銳說罷,便背著蔣青鳶,離開了走廊。

    捂著臉,陳波“哎呦哎呦”的叫喚了半天,才盯著蘇銳消失的方向,目光之中露出怨毒之色:“不就是身手好了一點么?有什么了不起?我陳家在寧海的勢力通天,等哪天你若是到了寧海,我可一定不會放過你!”

    在說這句話的時候,他完全忘記了,自己的屁股和后背的衣服已經濕透,實在是不堪到了極點!

    這個時候放狠話,除了徒增笑料以外,根本沒有任何的意義!完全和小學生打不過人家然后回家告訴家長沒什么兩樣!

    可是,陳波話音還未落,就見到蘇銳竟背著蔣青鳶從轉角處走了出來!

    保鏢們和陳波的眼睛都瞪圓了!

    怎么回事?這人難道沒離開,一直躲在角落里偷聽?

    這個男人也太陰險了吧!

    此時,保鏢們看向陳波的眼光之中都帶著憐憫之色,他們的老板又免不了一通狠揍了。

    “我如果是你,絕對不會選擇在電梯還沒有關上門的時候罵人。”

    陳波聽了,差點沒噴出一口老血!

    大哥,開什么玩笑!我以為你走了,你特么的居然說你還在等電梯!

    蘇銳一臉嫌棄的看著陳波,道:“你說說,做出這么傻逼的事情,如果你不是傻逼,天底下還有傻逼嗎?”

    說罷,蘇銳把蔣青鳶輕輕的放在地上,讓她一只腳著地,同時很自然的攬住她的纖細腰肢,說道:“老是背著你太累,我換個姿勢,打架方便。”

    事實上,蘇銳攬腰的動作非常的自然,根本就沒有多想,而蔣青鳶則是不同了,她除了被蘇銳背過以外,還沒有和異性有過其他舉動,也包括摟腰在內。

    乍一被蘇銳攬住,蔣青鳶渾身僵硬!

    因為她是個非常保守的女人,在她的心里始終記著一句話——男人頭,女人腰,不是情人不要著。

    這意思很明白,如果不是戀人關系,那么女人就不要摸男人的頭,男人就不要摟女人的腰。

    蘇銳本無心,奈何蔣家大小姐想太多。

    “我改主意了。”

    蘇銳看著陳波,淡淡說道。

    雖然美人在側,但是他沒有半點側頭觀看的意思,這貨的眼中只有敵人——好吧,真是太沒風度了。

    不知為何,聽了蘇銳的話,其余的人竟然齊齊一個哆嗦!

    這位爺又想干嘛?

    蘇銳一臉嫌棄的看了陳波一眼,然后松開了蔣青鳶的腰,讓其扶著墻,走上前去,一腳便把陳波踢的翻了個兒!

    蘇銳看著他濕漉漉的后背,根本沒法下手,于是又踹了一腳,把陳波正好踹的平移到了那一大灘液體之中!

    那些保鏢都忍不住的別開頭去,不敢再看,而蔣青鳶也是捏住鼻子,轉向一旁。

    此時,陳波的臉正和那一大灘水漬親密接觸著!

    而蘇銳的腳就踩在他的后腦勺上,讓其動彈不得!怎么掙扎都沒用!

    由于蘇銳讓陳波的臉正面著地,因此只要后者張開嘴呼吸,那么必然會吸進濃濃的尿液味道!

    甚至,他的嘴唇和舌頭已經與之親密接觸了!

    “太棒了,不是么?”蘇銳冷冷笑道:“想必你會永遠記得這種滋味兒。”

    這種滋味真是太難忘了,陳波想吐,可是無論如何都吐不出來,倒是旁邊有個保鏢直接干嘔了一聲,隨后扶著墻開始吐了。

    “真是惡趣味。”

    蔣青鳶扶著墻,單腳著地,嘴里雖然有點嫌棄,但是眼中卻帶著笑意。

    蔣大美人兒和蘇銳在一起還沒幾天的工夫,就已經被潛移默化的改變了這么多。

    如果放在以前,她一定會不屑的哼一聲,然后轉臉離開。

    “你,過來。”

    蘇銳對一名保鏢勾了勾手指。

    后者聞言,頓時一哆嗦。

    “過來,不然我廢了你。”蘇銳冷冷說道。

    那名保鏢猶猶豫豫的走上前來,在他們的眼中,蘇銳可是不要命的存在,能不招惹還是盡量不要招惹了。

    “每個人,都要狠狠的踩陳波一腳,我先做個示范。”

    蘇銳單腳踩住陳波的頭,然后用力的蹍了一下!

    可憐的陳家少爺連慘叫聲都發不出來,嘴巴就和地上的尿液無比親密的接觸了!

    陳波想死,想死一萬次!

    “看明白了嗎?”蘇銳問向那個保鏢。

    保鏢點點頭,又搖了搖頭。

    “不敢上?”蘇銳又問道,他的眸間放出絲絲精芒。

    保鏢當然不敢,陳波可是他的老板,如果他這個當保鏢的讓老板的嘴巴和尿液親密接觸,那么他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陳家在寧海實力強悍,玩死自己簡直和捏死一只螞蟻沒什么兩樣!

    “那好吧,下一個。”

    蘇銳說罷,單手握拳,自下而上,沖天而起!

    盡管已經預料到了蘇銳會動手,但是這名保鏢還是沒能躲得開,他只看到蘇銳的拳頭帶出一陣幻影,然后狠狠的撞在了自己的下巴之上!

    咔嚓一聲,下巴骨裂!

    這名保鏢慘嚎一聲,便兩眼一黑,昏了過去!

    “下一個。”

    蘇銳單腳踩著陳波的頭,頗有一種“橫刀立馬”的裝-逼風范。

    他對陳波沒有任何的憐憫,對這些保鏢也是一樣,如果不是蘇銳身手強悍,那么現在躺在地上被肆意凌辱的人就是他和蔣青鳶了!

    這些保鏢助紂為虐,又有幾個好東西?

    蘇銳就是要仗勢欺人,在敵人內部挑起矛盾,給他們一個教訓!

    并不可以因為罪犯犯罪沒成功便從輕處罰,必須要看他的作案動機才行!陳波也是一樣!

    如果自己是個普通人,不懂任何的功夫,又會是怎樣的下場?

    有了第一個保鏢的前車之鑒,第二個保鏢盡管心中十分抵觸,但還是走上前來。

    他可不敢有任何的猶豫,否則蘇銳那記沖天拳可不是好受的!

    “動作都會嗎?”蘇銳問道。

    保鏢不自覺的點了點頭。

    陳波的嘴巴都被擠變形了,仍舊大喊:“誰敢弄我,我弄死誰!”

    今天他可謂是顏面盡失,嘴巴已經和尿液親密接觸了,如果這些保鏢再來人人蹍上一腳的話,自己還活不活了?

    “傻逼,閉嘴。”

    蘇銳說罷,又往陳波的后腦勺重重的來了一腳!

    后者額頭和地面相撞,被磕的眼冒金星,根本說不出話了!

    “到你了。”

    那名保鏢一臉糾結的走上前來,說道:“少爺,對不起了。”

    說罷,他往陳波的后腦上上蹍了一腳,然后轉身欲走。

    “回來。”蘇銳淡淡說道:“不夠使勁,給我重來一遍。”

    聽了這話,滿腹屈辱的陳波已經是滿臉淚水了!

    自己好歹都是三十幾歲的人了,竟然被這么對待!尊嚴何在!

    而蘇銳接下來的一句話,算是回答了他心中的疑問:“惡有惡報,天經地義。”

    在蘇銳的強勢鐵腕之下,那剩下的十幾個保鏢沒人敢再猶豫,全部上來蹍陳波的頭,而且都是使了大力氣。

    陳大少爺簡直感覺自己的臉都要歪掉了!

    這還都是小事,天知道那十幾下碾壓讓他開裂的面部肌膚之中滲進了多少尿液!

    …………

    而此時的歐陽冰原正呆在自己的房間中,他皺著眉頭苦思冥想,似乎覺得哪里不對。

    “蘇銳怎么會帶著一個女人出現在這里?他怎么會有這種閑情逸致?”歐陽冰原自言自語了好久,終于眼前一亮:“我說那女人怎么看起來那么面熟,原來是蔣青鳶!”

    ps:終于忍著發燒更新了。感謝每天上縱橫和ggfffd兩位壕的出手,感謝書友12624440、紅龜仔、966111、鬼灬儛、zjjxwewe、海的微笑、wvq_1111、神劍、六王、與誰共有、騎驢撞學校、殘夜孤煙、qw1336、書友13447345、小武哥、書友12862201、武漢北極熊、靚靚上海、憶談天、ysfwez兄弟的月票支持!

    這兩天中國的天災**實在太多太慘,生命實在不堪,其實發現,有些時候平平淡淡的活著,才是最值得追求的一件事情。祝大家平安喜樂,晚安。
真人欢乐捕鱼官方网站 腾讯游戏QQ麻将 波克棋牌官方正版 国际医学股票最新消 韩国快乐8官网3分钟开奖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直播 七码中特你敢买吗 qq游戏武汉麻将 哈灵江苏麻将下载 中超第二轮 遇乐棋牌大厅平台 辽宁11选五遗漏 幸运农场现场开奖 明天什么股票会涨停 天才麻将少女真人版顺序 匡威篮球鞋 免费下载闲来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