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修真小說 > 我是武松 > 第一部:清河稱霸 第85章 【一龍雙鳳】
    西門慶的酒宴設在自家的后花園中,西門慶的家跟我的大觀園隔著花子虛的院子,因此算是隔壁的隔壁。西門慶是清河縣數一數二的人物,出手大方,因此家里擺酒,甚是豐盛。

    西門慶除了請我,還請了不少人,這其中包括了花子虛、應伯爵、謝希大、孫寡嘴、祝實念、常峙節這些人。我當然知道,這些人中,除了西門慶和花子虛是有錢的主子,其他無非都是混吃混喝以及巴結權貴的人。

    我的身份已經是今非昔比,雖然不能算是富甲一方,卻已是清河縣有頭有臉的人物,我的到來,眾人都是出門相迎。

    “難得武都頭賞臉光臨寒舍,歡迎歡迎啊……”

    西門慶是不斷的恭維我。

    我微笑的道:“西門大官人有請,豈能不來。”

    西門慶微笑的道:“客氣,建客氣,請上座。”

    說著,西門慶敘禮讓坐,安排我居首席。

    我也不客氣,坐在首席上,打量一下旁白的花子虛,果然是子虛得很,身子單薄不說,看樣子就跟太監似的,難怪是太監的侄子。看到他,我不免想起李瓶兒,這也難怪李瓶兒會跟西門慶勾搭上,這花子虛哪里看像是一個男人?不過我既然來的了清河縣,這李瓶兒是輪不到西門慶了。

    西門慶除了設宴,還請了兩個妓女,琵琶箏秦在席前彈唱。說不盡梨園嬌艷,色藝雙全。

    尤其是那個彈奏琵琶的女子,特別的迷人,羅衣疊雪,寶髻堆云。櫻桃口,杏臉桃腮;楊柳腰,蘭心蕙性。歌喉宛轉,聲如枝上流鶯;舞態蹁躚,影似花間鳳轉。腔依古調,音出天然。舞回明月墜秦樓,歌遏行云遮楚館。高低緊慢按宮商,輕重疾徐依格調,箏排雁柱聲聲慢,板拍紅牙字字新。

    少頃,酒過三巡,歌吟兩套,兩個妓女放下樂器,向前花枝搖飐般來磕頭。

    我心里高興,拿出了二兩銀子封賞賜,那歌妓看了,心里一喜,連忙拜謝了下去。

    我問西門慶道:“這位姐兒是誰?唱的真是好。”

    西門慶還未及答應,一旁的應伯爵插口道:“武都頭果然是貴人多忘事,才幾天就把人家姐兒給忘記了。”

    我一愣,難道武松認識這個女人不成?如此說來,這個女人應該也是《金瓶梅》中的一個出名女人?會是誰呢?

    我正在疑惑的時候,西門慶微笑的道:“這彈箏的是勾欄后巷吳銀兒。這彈琵琶的,是李三媽的女兒、李桂卿的妹子,小名叫做桂姐。”

    “李桂姐!”

    我一愣,原來她就是出名的李桂姐,于是笑道:“原來就是她,我是很好不見她了,不想就出落得這般迷人了!”

    “武都頭,你過獎了!”

    這個時候李桂姐上前殷勤勸酒,情話盤桓。“武都頭才是一表人才,是我們清河縣的大大英雄。奴家好生仰慕,不想今天在這里能遇上,真是幸運之極。”

    西門慶看得出我對李桂姐有意,于是撮合的說道:“我看你們啊就是英雄美女,絕配啊。”

    “西門大官人,你說笑了,武都頭是大英雄沒錯,可是我、我哪里是美女了。”

    李桂姐羞澀的說道,樣子是極度的迷人。

    我說道:“你也不必客氣,你的確不是一般的迷人,你謙虛,難得是嫌棄我配不上你不成?”

    我這話是說給李桂姐聽了,也是給西門慶聽的。我知道西門慶心胸狹窄,對于自己喜歡的女人從來不放手,可是此刻他是要討好我的,因此就算心里不喜歡我搶他的女人,他也不能做什么。更何況李桂姐還不是他的女人。

    李桂姐一羞,說道:“我哪敢嫌棄都頭大人,是我配不上你才對。”

    我道:“我聽說你家里還有一個姐姐叫桂卿,也是彈得一手好琵琶,如果你們姐妹聯手彈唱,只怕是更加的迷人動聽吧。”

    李桂姐道:“不瞞都頭說,俺姐姐桂卿被準上一個客人包了一個月,常接到店里住,兩三日不放來家。家中無人,只靠著我逐日出來供唱,好不辛苦!以后還要都頭多多關照才是……”

    我見她一團和氣,說話兒乖覺伶變,就有幾分留戀之意,說道:“有你這句話,我不關照你都不成,更何況你唱曲如此的迷人。”

    李桂姐一聽,樂道:“都頭休哄我。現在你可是大貴人,金貴得很,你愿意踏腳到我那賤地么?”

    我道:“我不哄你,否則天打雷劈。”

    李桂姐心里高興,道:“那就多些都頭了,如果你要到我哪里去,請提前告知一聲,讓我也好做一個準備。”

    這女人說著,眼里帶著嫵媚勾魂。

    我看著心里癢癢的,索性坦白的說道:“待酒席過后,我與你一同起身,到你家如何?”

    “這……那奴家是求之不得。”

    李桂姐說著,整個人的臉蛋都緋紅起來。

    西門慶看著我跟李桂姐在調情,他心里是酸溜溜的,但是也有一點高興,如果因為一個李桂姐就能拉攏到我這個都頭,對他來說,這絕對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情。“都頭,桂姐,你們是情投意合,可別忘記了我這個媒人哦!”

    我微笑的道:“西門大官人,你真會說笑,我武松就是忘記誰,也不能把你忘記了。”

    西門慶道:“都頭,我看你也是豪爽之人,要不然我們來一個結拜兄弟如何?”

    靠,跟西門慶結拜?那以后我把他殺了,豈不是不仁不義,這樣的事情我是萬萬做不得的。于是道:“西門兄,這結拜不過是一個形式,我們行走江湖的,最不相信就是這一套,我們心里清楚就行,你說對嗎?”

    “對,武兄說得甚是。”

    西門慶見我這樣說,心里也不強求,倒是一旁那些想著混吃混喝的心理一陣失落,如果能跟清河縣最有權勢的兩個人結拜成為兄弟,那就等于有了靠山。實在可惜了這一次千載難逢的機會,他們是想不明白我為什么會不答應這一場結拜的。

    我看著西門慶,道:“西門兄,最近劉宏死在牢房里,不少人傳出風言風語,說是你下的毒手……”

    “武兄,你、你可不要聽別人胡說,這是絕對沒有的事情!”

    西門慶沒有想到我會在他府上提出這么敏感的問題,整個人都有點不知所措,也不知道我心里作何打算。

    我微笑的道:“我當然不會相信這些,辦案要講究的是證據,這些流言根本不足為信。”

    西門慶額頭都冒出了冷汗,道:“那是,這些人無憑無據,實在可惡。”

    我微笑的道:“不過那個劉宏死的樣子可真慘,那樣子就像含冤一樣,我看他做鬼也不會死心的。”

    西門慶心虛得很,道:“武兄,今天這么高興,不要說這些掃興的事情。我今天請武兄過來,無非是就是想讓武兄日后多多關照,咱們做兄弟的,自然少不了你的好處。”

    我心里想著,老子要是不敲你竹竿,實在對不起被里糟蹋的女人,于是道:“西門兄你可真是會做人,我武松也不是混人,心里明亮得很。反正這世界有錢能使鬼推磨,錢啊,真是好東西。”

    “對,對……”

    西門慶一連說了好幾個對字。

    我跟西門慶、花子虛對飲了幾杯,借著酒意就要離開。臨走的時候,西門慶給我送了一個錦盒,拿在手里沉甸甸,估計是貴重的首飾或者銀子。我心想,西門慶被我嚇這么一下,一定不會少花銀子的,反正他有的是錢,不會在乎多花幾個。

    我送李桂姐到她的門前,不想她姐姐李桂卿迎門出來,我一看這個李桂卿,也是一個美人。她秀發盤起扎成一個極有個性但有莊重的發髻,桃花眼、瓊瑤鼻、櫻桃嘴,一切美人應該具備的器官她都不缺。如雪的肌膚配上得體的紅色衣裙給人一種高貴又典雅的感覺。如果說李桂姐是株嬌艷無比的月季的話,那李桂卿則是株芬芳撲鼻的杜鵑。這兩姐妹真是各有千秋、不相上下。或許是出身風塵的緣故吧,李桂姐和李桂卿一樣也是高挑、修長但又略顯豐腴的身段。這可是最讓我著迷的豐腴型,我始終認為豐腴但不肥胖的少婦是最令男人心動的!

    李桂卿見了我,道了萬福。說道:“天么,天么!這不是清河縣的大英雄,新上任的武都頭嗎?大貴人啊,那陣風兒刮得你到這里?”

    我笑道:“還能有什么風,不就是你們姐妹的美麗春風!我很早聽說桂卿你和桂姐的大名,只是礙于早年貧寒,實在不敢上門拜訪,說來慚愧。”

    李桂卿讓我上首坐了。一面點茶,一面打抹春臺,收拾酒菜。“都頭說笑了,你能登門造訪,已經是我們姐妹的福氣。說實在話,我們姐妹可都是苦命的女人,哪里還能有什么奢望。”

    這個時候,李桂姐重新從房中打扮出來,旁邊陪坐,免不得姐妹兩個金樽滿泛,玉阮同調,歌唱遞酒。正是:琉璃鍾,琥珀濃,小槽酒滴珍珠紅。烹龍炮鳳玉脂泣,羅幃繡幄圍香風。吹龍笛,擊鼉鼓。皓齒歌,細腰舞。況是青春莫虛度,銀缸掩映嬌娥語,不到劉伶墳上去。

    當下李桂卿和李桂姐姐妹兩個唱了一套,席上觥籌交錯飲酒。我是沉醉其中,當然,真正讓我沉醉的還是這對姐妹花的嬌俏模樣,如果能將她們一起按倒在身下翻騰,那一定是別樣美妙的風情。

    我看她們也不是什么烈女貞婦,就算不能天長地久,一夕風流估計不會成什么問題。不過老子我就是這個脾氣,自己上過的女人,不管之前是什么娃,一旦給了自己之后,就要忠貞不一,矢志不移,不能再勾三搭四,要不然,這樣的女人自己寧可不要。

    我看著這讓人心動的姐妹花,心里開始盤算著自己的左擁右抱,一龍雙鳳的妙計。
真人欢乐捕鱼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