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修真小說 > 我是武松 > 第一部:清河稱霸 第82章 【洞房花燭】
    我吃了晚餐之后,端著飯盒往谷筱媛的房間去。

    谷筱媛是這成親以來,我唯一沒有合歡的娘子,可能是因為這樣,她才會郁郁生病吧。想到這里,我心里就是一陣愧疚,恨不得好生撫慰她一番。

    進入房間,我才發現谷筱媛并沒有生病的樣子,而是穿著大紅喜服坐在床沿,而且蓋著鮮紅的新娘頭蓋。

    我看著谷筱媛,輕聲道問道:“筱媛,你不是病了嗎?”

    谷筱媛坐在新房床上,心頭鹿撞,搖搖頭,低聲的道:“官人,我……我沒病,只是……”

    我看著谷筱媛,心里微笑的黨道:“你先不說,我猜一下,這一定是月娘她們搞的鬼,今天是我跟你洞房花燭,對嗎?”

    谷筱媛羞慚無地,輕輕的點頭,不知該怎么面對自己的夫君。從我兩次救翠兒,讓她心里完全認可了我,而且身為弱女子,在這男子主宰的世上,也只能任由命運之風,將自己吹來吹去,嫁給我已經是不錯的選擇,除此之外,還能有什么更好的選擇呢?

    我借著房中四面燃起的大紅喜燭的光芒,看著谷筱媛俏生生地坐在新床上,不由越看越愛。

    我微笑著,輕輕撫摸著谷筱媛的秀發,伸手從桌上托盤上拿起一根紅色細棒,微笑道:“娘子,為夫來了!”

    細棒挑在蓋頭上,輕輕地將大紅蓋頭挑起來,露出了一張絕色驚艷的美麗面龐。這般艷麗模樣,比之我記憶中更美上百倍,讓我不由看得眼睛都有些直了。

    谷筱媛微垂臻首,紅透雙頰,嬌羞不已,美目低垂,不敢抬頭看面前的我一眼。

    我卻不肯放過她,放下手中細棒,伸手挑起她光滑如玉的下巴,細細打量著她含羞雙眸,見佳人如玉,端麗無雙,不由贊嘆道:“果然是美若天仙,能得到娘子這般神仙眷侶,實在是我的福氣啊!”

    谷筱媛含羞看著我,想起從前種種過往,又羞又又喜又悲,眼圈不由微微泛紅了。

    “娘子,我們來和交杯酒!”

    我微笑的是說著。拉起谷筱媛,走到桌邊坐下,端起酒杯,拉起谷筱媛玉手,將酒杯放在她的手中,順便摸摸小手,自己又端起一杯酒,笑道:“來,娘子!”

    谷筱媛雖是滿心羞澀,沒奈何也只得與我雙臂環扣,喝了這杯酒下肚。雖然是薄酒,卻也讓她臉色更形紅潤,看得我口水暗流不止。

    我看著谷筱媛,心里充滿激情澎湃,將臉湊近谷筱媛如玉的面頰,直看得她羞得幾欲流淚,才伸出雙臂,將她從椅子上抱起來,一邊低頭吻著她的玉頸,一邊向床上走去。

    谷筱媛仰起頭,輕聲呻吟著,修長玉頸在我的親吻之下,陣陣熱力從體內泛起,弄得她嬌軀滾燙,對今晚將要發生的事充滿了向往和恐懼。

    就象她預料的那樣,我將她放在床上,二話不說便來脫她的衣服。谷筱媛還未覺得什么,大紅新娘禮服已經被他快手快腳地脫了下來,露出了里面衣衫。

    我流著口水,將手悄悄地印在她的酥胸,只覺觸手綿軟,雖是隔著衣衫,亦可令人銷魂。正要一鼓作氣將她剝光,忽然看到佳人美目微睜,櫻唇輕啟,低低地叫了一聲:“官人~~”這一聲,比之任何仙音都要動人,我只覺渾身上下無數毛孔無不暢快,連忙將耳朵湊上去,興奮地笑道:“娘子,叫官人做什么?”

    谷筱媛玉面緋紅,低聲道:“官人,讓妾身來服侍夫君寬衣吧!”

    我喜不自禁,起床站在床邊,看著玉人從床上下來,滿臉紅暈地替自己脫去大紅喜服,溫軟的玉手碰觸在身上,讓我的興奮不斷地高漲。

    象一切溫柔體貼的妻子一樣,谷筱媛細心地替他脫去衣衫,緩緩跪在地上,替我除去褲子,看著我上高高挺起的部位,她滿心嬌羞,卻也不能停下來,一點點地替我除去衣衫,只留下一條,卻再也不敢去脫了。

    我低聲笑著,伸手將她溫軟嬌軀抱在懷中,和她一起上床,三下兩下,將她剝得如同白羊一般,順手便將手掌印上了她的酥胸,感覺到掌中豐滿綿軟,亦帶著少女般的柔嫩彈性,隨著自己的動作,在掌中不斷變形,不由心中大暢。

    低頭欣賞著身下美妙無限的玉體,我握住谷筱媛的玉掌,引著她,替自己除下,隨即伏上她的身子,與她緩緩地合為一體。

    谷筱媛一絲不掛地躺在床上,娥眉微蹙,被我溫柔地深入自己玉體之內的堅硬弄得喘不過氣來。

    “啊~~”谷筱媛一陣驚呼,緩緩抬起美眸,兩行晶瑩的珠淚,卻抑制不住地,從美目中滑落,而身下更是桃花點點灑在繡著鴛鴦戲水圖案的被子之上。

    “筱媛?你、你是?”

    我驚訝不已的看著眼前這不可思議的一切。如果她是第一次,那、那翠兒又是如何的解析!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谷筱媛盡強忍著疼痛,緊緊的抱著我,輕聲的道:“翠兒其實是我撿來養的,并非我親生。”

    “撿來養的?”

    我驚訝的道:“這是為什么?”

    谷筱媛故鄉在幽州,因為戰亂,家里人一直南下避難。后來遇上賊寇,與家里人失散了,谷筱媛只能一個人流浪,為了掩飾身份和不被別人擾,她半路收養了無父無母的翠兒。遇上外人,她就說這翠兒是自己的女兒,而丈夫是參軍。這樣一來,上門來煩的人就少了很多,當然這并不能完全根除那些登徒子對她的垂涎和擾,只是自己可以安心一點罷了。

    不能不說,谷筱媛的辦法有點愚蠢,但是在現實中卻是可行的,至少在遇到我之前,她都是清白的。在這兵荒馬亂的世界,一個這么漂亮的姑娘家能保存自己的一份清白,這是極為難能可貴的。

    這一夜,我與谷筱媛翻云覆雨,幾度狂潮,讓她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作為一個女人的幸福,絕對的幸福,我相信這是谷筱媛所希望的歸宿。從她一夜的激情中,完全可以看得出來,那種發自內心的喜悅,這是一個男人最引以為自豪的事情。

    瘋狂……

    接下來的幾天就是瘋狂,我一直呆在自己的新居之內,每日擁著吳月娘、谷筱媛、孟玉樓、白雪蓮、冰婕她們尋歡,似要將自己多日來對她們積累的情思盡都痛痛快快地發泄出來。

    當然,諸老婆當中,我最喜歡就是谷筱媛這絕色美人,她原本自己流浪客居在清河縣這么久,原本以為已經絕望的生活,現在又有了寄托。谷筱媛一心愛著我,當我是終身之主,對我盡心服侍,不管我要她做什么羞人的事,也只得咬牙閉目去做,一切只要侍奉我歡喜才好。

    有這樣溫婉美麗的佳人服侍,我自然是樂不思蜀,再舍不得離開了。

    吳月娘跟谷筱媛同樣是大家閨秀,可是她有一事讓我不能盡興:就是在交歡之時,谷筱媛已經放開的配合我,但是吳月娘卻還沒有,我要買雖是溫柔承歡,卻總是拼命地咬牙忍耐,或是咬住被角枕巾,死也不肯發出一絲聲。大概是生怕其他人聽到,讓自己難以為情。

    不過,吳月娘的矜持倒給了我一個機會,每天用盡辦法來挑逗蹂躪她,弄得她死去活來好幾次,看著她仍在苦苦忍耐著不叫出聲來,讓我大感有趣,驚奇之余,亦復好笑。

    這天真院子里休閑的在漫步,迎面碰到了冬梅,正手挽花樹,神色怔忡,象在想著什么心事。見我來了,一時不及躲閃,玉容之上,盡是尷尬羞怒之色。看得出來,這幾天我都陪新娘子去了,冷落了冬梅這幾個丫頭。

    我也沒想到會在這里碰見她,這些天,自己一直躲在房中和吳月娘、谷筱媛她們行云布雨,而冬梅她們也是小心的侍候著,頗讓人感動。

    我心里有些愧疚,于是上前陪笑道:“冬梅,你在干嘛呢?”

    看著我嬉皮笑臉的模樣,冬梅掩面嗔道:“官人,我還能做什么,看看桃花唄!”

    我微笑的道:“原來冬梅不愛梅花愛桃花,來,我陪你看看!”

    冬梅掩請選擇風吹雪電子書http;// <a href="fengchuixuecn" target="_blank">fengchuixuecn</a>

    <a href="fengchuixuecn" target="_blank">fengchuixuecn</a> 面啐道:“這桃花長子院子里,何須陪著我看?”

    我道:“我怎么看都覺得你比這桃花好看,難道不是嗎?”

    說著,我心頭暗笑,一邊悄悄地貼近到冬梅,伸手摸弄她的美腿香軀,冬梅雖是羞懼,卻也不敢躲開我的愛撫,只能強自淡雅微笑著,在光天化日之下,任由我輕薄了。

    桃花院子里,突然充滿了春色的陽光。這里的春天雖然有點遲,但是卻別樣的絢麗、動人。
真人欢乐捕鱼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