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修真小說 > 我是武松 > 第一部:清河稱霸 第81章 【旖旎春光】
    因為昨天已經擺個五十多桌的酒宴,今天也就是沒有再設酒宴,簡單的拜堂之后,我便在吳月娘她們的簇擁下進入新房。

    當我用尺子將孟玉樓的紅頭蓋掀起來的時候,相對行禮,我在她的臉上隱隱看到有淚痕,眼中淚光閃爍。

    我心中不忍,對著孟玉樓安撫的道:“娘子,你怎么了?心里有何委屈?”

    孟玉樓掩面哭泣道:“奴家是不祥之人,今天官人你也看見了,我實在不配嫁與你……”

    我心中贊嘆,緩緩走上前去,彎腰張臂抱住眼前的大美女,柔聲道:“瞧你胡說,你嫁給我是我前生修來的福氣,我盼都盼不到的幸福,誰說你不配嫁我了?”

    孟玉樓道:“可是我看大娘哥和其他三位姐妹,莫不是天姿國色,楚楚動人,我跟她們相比實在沒有什么可取之處。承蒙官人錯愛,奴家實在有愧。”

    說著,又是一陣哽咽。

    “好好的,怎么又哭起來了?”

    我安撫的說道:“你啊,就是多想了,我喜歡月娘她們,可是也喜歡你啊!如果不是這樣,我娶你干嘛。其實你是我欽點要娶的第一個娘子,只是月娘她哥哥硬是要我娶月娘做正室……”

    “官人,千萬不要這樣說。奴家何德何能敢跟月娘相比……”

    孟玉樓驚慌地抬起頭來,一眼看到我那俊秀的面寵,羞澀的道:“其實我能嫁給官人已經是莫大的幸福,我不計較什么名分,日后我一定好好侍候官人,絕不敢有生二心!”

    聽到孟玉樓這么說,我心中一股柔情升起,彎腰抱起孟玉樓,將她攬在懷中,伸手拂去她臉上的淚痕,柔聲道:“這就對了,你安心做我娘子,這比什么都強。”

    我一邊說著,一邊抱著孟玉樓坐在椅子上,柔聲勸慰。

    孟玉樓幸福的在我懷里,看著我臉上溫暖的笑容,心里充滿了溫馨幸福,經歷了種種生活經歷的少婦,現在正是心理防線薄弱之際,突然有一個英俊男人摟著自己,柔聲說著安慰的話,感覺著我身上的溫暖,孟玉樓徹底的心醉了,她不由將臉埋在我的懷中,嚶嚶哭泣,心中又驚又喜。看到大觀園如此豪華闊氣,知道我一定不是一個都頭這么簡單,若是服侍好了,將來自己一定是幸福至極。

    我看著孟玉樓梨花帶雨、惹人憐惜的嬌弱模樣,心中也不由升起愛憐之意,一邊輕輕吻著她的面頰,柔聲勸慰,雙手一邊在她身上游走,順便揩著油。

    不多時,孟玉樓便被我摸得渾身滾燙,櫻唇中也逐漸發出銷魂的嬌吟,將臉抬起,鳳眼迷蒙,看著我俊秀面龐,呆呆地發怔。

    我輕聲微笑著,低下頭,將唇印在她鮮艷的紅唇上,舌頭挑動,探入櫻唇之中,與孟玉樓的香舌糾纏在一起。

    我的手,滑入孟玉樓的衣衫之內,撫摸著她那吹彈得破的嬌嫩肌膚,上下其手,不亦樂乎。

    長吻過后,我抬起頭來,看著孟玉樓迷離雙眼,微笑道:“娘子,我好想你這樣嬌嫩的身子,要不我們上床休息吧!”

    “現在天還早著~~”孟玉樓一邊說著,一邊是低垂著頭。

    “那算什么,今天可是我們新房花燭夜!你這么美麗的人兒,在大白天看起來才更加的清晰動人,也更讓為夫的喜歡……”

    我一邊說著,一邊便動手脫去孟玉樓身上的新娘服飾。

    聽著我溫柔的話語,孟玉樓又驚又喜,將玉面埋在我的胸膛,嚶嚶哭泣起來,一雙玉臂緊緊抱住我的腰,生怕一松開后,這個美夢便就此醒了。

    我一邊說著安慰的話,一邊下手脫去她的衣衫,不多時,玉臂粉腿,畢呈眼前。

    看著半裸的妙人兒,我不由咽了一口口水,只覺下面一片火熱,索性抱起孟玉樓,向臥室走去。

    我抱著孟玉樓登上繡榻,動手脫去她最后的遮蔽,但見玉體橫陳面前,孟玉樓玉頰飛紅,眼神迷離,眼睛里面水汪汪的,似要滴出水來,看向我的目光,柔媚無比。

    我低低地笑著,垂下頭,輕輕吻在她的唇上,順著她的玉頸一直向下吻去,弄得孟玉樓嬌軀又是一陣顫抖,不由自主地抬起玉臂,抱住了我的頭。

    這正是:頸鴛鴦戲水,并頭鸞鳳穿花。喜孜孜連理枝生,美甘甘同心帶結。誓海盟山,搏弄得千般旖旎;羞云怯雨,揉搓的萬種妖嬈。恰恰鶯聲,不離耳畔。津津甜唾,笑吐舌尖。楊柳腰脈脈春濃,櫻桃口微微氣喘。星眼朦朧,細細汗流香玉顆;酥胸蕩漾,涓涓露滴牡丹心。

    我在繡榻之上,與孟玉樓云雨糾纏,嬌喘呻吟之聲,傳了開去,透過墻壁,傳到了隔壁的臥室里面。

    這隔壁的臥室,卻是四娘谷筱媛的房間。

    古時的建筑物,隔音設施比之后世要差了多好,即使隔著厚厚的板壁,還是能夠傳過去,進入了谷筱媛的耳中。

    這個時候,谷筱媛正躺在床上午睡,卻怎么也睡不著,心中升起的,都是我那英雄的模樣,以及那令人神魂顛倒的一個長吻。

    正當谷筱媛芳心亂跳、輾轉反側不能入眠之際,耳邊忽然聽到一陣嬌吟之聲,柔媚纏綿,孟玉樓在隔壁呻吟,讓她實在是難以抗拒。

    緊接著,便聽到我聲音,正在溫柔地說著話,語聲溫柔,隱含著激動興奮之意,讓谷筱媛一聽,便渾身發熱起來。

    谷筱媛玉手緊緊抓住自己身上的錦被,聽著隔壁孟玉樓的嬌吟之聲越來越響,而我那可惡的笑聲也在輕輕回響,喘息聲也漸漸增大。谷筱媛眼前不由浮現出我在隔壁摟著孟玉樓云雨的模樣,她又驚又羞,將臉埋在被子里面,低低地喘息,想不到我果然是白雪蓮、冰婕她們說的那樣,竟如此強悍,金槍不倒。

    想到這里,谷筱媛的心中一陣搖蕩,耳邊所聽嬌喘呻吟之聲,似乎也變成了自己的呻吟聲,仿佛自己在我的承歡一般,不由又是羞慚,又是害怕,拼命地搖著頭,想把這古怪的念頭從心里趕出去,卻又哪里能夠靜下心來?只是緊緊抱住錦被,紅透雙頰,低低地嬌喘而已。

    谷筱媛在床上,渾身如墮火爐一般,暗恨自己水性楊花,竟然這聽了聲音之下便動了念,實在是不應該。

    傍晚的時候,我肚子餓了,孟玉樓還舒服的躺在床上,她是徹底的癱軟了,那一股沖擊差點沒讓她骨頭都散架。

    蘭香、小鸞給孟玉樓梳洗和準備吃的,我則是精神愉悅的在大堂陪吳月娘、冰婕、白雪蓮、春梅、冬梅、夏荷她們吃過開心的晚餐。

    “咦,筱媛呢?她怎么不來?”

    我看著吳月娘她們問道。

    吳月娘微笑的道:“她啊,身體不舒服,一會兒我安排人給她送飯都房里去。”

    我道:“這個不用勞煩下人了,一會兒我親自送過去。”

    白雪蓮微笑的道:“官人,這不太合適吧,一般都是下人做的活。”

    我道:“沒什么不合適的,現在我們家不富裕,哪來這么多的下人。”

    吳月娘微笑的道:“官人,你不是讓薛嫂給我們找二十來個丫頭嗎?剛才她來了,問你什么時候合適去挑人,她都給你準備好了。”

    我道:“讓她把人帶來不就行了嗎?”

    吳月娘點點頭,道:“那下次我讓她把人給帶來。”

    我道:“我不在的時候,月娘你也可以做主的,這家里全仗著你們打理了,我安心做生意去。”

    吳月娘道:“官人,說到生意,我看姐妹幾個不太適合去茶樓……這拋頭露臉的,給人感覺我們是沒人似的。”

    我看你一下吳月娘和白雪蓮她們,道:“大家都是一家人,你們心里想什么盡管說出來。這個去茶樓幫忙,坦白一點,你們是不是覺得不太合適?”

    話說完,頓時整個大堂都安靜了下來,看得出大家都不好意思不聽我的吩咐,只是心里正如吳月娘所說,又不愿意拋頭露臉的。

    “你知道了,既然都不愿意去,那就好好呆在家里。”

    我只能這樣安慰眼前的美女們,這古代人的思想,并不能因為的幾點要求就能改變的。

    吳月娘道:“官人,雖然我們不去茶樓幫忙,不過我們在家里會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比如手工刺繡的,這也是能賣錢的。”

    我點點頭,道:“可以,你們喜歡就好。”

    我嘴上說得輕松,心里卻已經想著如何補救,沒有美女出現的茶樓,生意想紅火是有點難度的。

    如果沒有茶樓,單獨靠著我當都頭的一點薪水,根本就不夠這個家庭的支出。在怎么說這個家這么多人,一天也要三四兩銀子的花銷吧。

    還是要把美女概念引進到茶樓里,尤其是評書彈唱,這清河縣以唱曲最初出名的,非李嬌兒、卓丟兒莫屬,如果能把她們拉過來,那生意可就是客似云來。

    沒想到要做這古代生活,還真是要花費一番的苦功夫才可以,跟網絡小說那些yy寫的完全是兩碼子事情,如果不是因為我身子夠硬朗,只怕一早死了千百次都不知道。哪里還能享受這無邊的春色和幸福,看這日子把我美的,簡直就是天上有,地下無。

    唯一一點遺憾,就是錢少了一點。

    六女環繞著我坐著吃飯,那種心里舒服的感覺,讓我一次次的充滿著自豪。
真人欢乐捕鱼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