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修真小說 > 我是武松 > 第一部:清河稱霸 第79章 【新婚】
    從孟玉樓那邊行禮回來,薛嫂也給我帶來了好消息,吳千衛同意兩天后讓我把吳月姐娶過門。我高興之下,當下給了薛嫂二十兩銀子。

    為了籌備隆重的婚禮,我讓人將大觀園洗刷一新,并全部掛上紅燈籠,貼上大喜字,而且我安排白雪蓮、冰婕、谷筱媛三女跟吳月姐一起嫁給我,并且連輩份都安排好了,吳月姐是正室,也是大娘,白雪蓮是二娘,冰婕三娘,谷筱媛四娘,三天后嫁進來的孟玉樓只能是五娘了。春梅、冬梅、夏荷三女只能是做小妾,不可能安排夫人的身份。

    這一天,大觀園府第張燈結彩,這是我的大喜之日。新娘子共有四位:吳月姐、白雪蓮、冰婕、谷筱媛,因為白雪蓮三女都已經在府上居住,因此真正迎娶過門的只有吳月姐。

    我是新上任的都頭,而吳千衛則是清河縣的大戶人家,因此兩家結親,自然也是很轟動的事情。當然,最轟動的還是我帶著四位美貌如花的新娘向武大郎拜禮,因為在那一瞬間反襯,我跟武大郎差距如此巨大。怎么看也不像是同父母所生的親兄弟,至于新娘子真的長得如何,因為蓋著紅頭蓋,因此外人是看不到的,只有我這個新郎官才能一睹四美的芳顏。

    酒席擺了五十多桌,幸好這個年代的酒都不是很烈,因此盡管我喝過很多,卻沒有醉倒。

    新婚之夜,我首先找上的是受白雪蓮、冰婕、谷筱媛。因為跟她們三人都是熟人了,所以用不著羞答答。揭開三女的紅頭蓋,最讓我感到心動的,就是谷筱媛,只見她長長秀發斜批于肩上,雪白如霜的雙肩劃出兩條優美的弧線。朱唇輕啟、唇角微笑,上翹的睫毛下,一雙勾人魂魄的雙眸,深情地望著我。

    我正要托起谷筱媛下巴給她櫻唇一個痛吻的時候,卻被三女推出的房間,她們要讓我今晚陪吳月姐,畢竟她才是名正言順的大少奶奶。而且白雪蓮、冰婕都與我有過魚水之歡,姐妹之間也都和睦相處,眾女誰都不會計較我跟誰睡,反正都是遲早的事情。

    我被大家推進到吳月姐房里,一陣旖妮的氣氛讓我感受到新婚的味道,房里的擺設全都換過了,新房的大床上,吳月姐正端正的坐在床頭,紅頭蓋還沒有掀開,想來大概是害羞而不好意思吧。當然,按照風俗,這必須是由丈夫來掀開的。

    我關上門來,輕輕的靠近吳月姐,道:“娘子……”

    “嗯~~”吳月姐羞澀的應該一聲,我看見旁邊的一把尺子,于是拿起來,輕輕的將吳月姐的紅頭蓋掀起來。

    只見一個天香國色的麗人,瓜子臉龐、眉若遠山,秋水雙眸,瓏鼻櫻唇,膚白如玉,穿著—襲紅色衣裙,更顯得姿容絕麗,沉魚落雁。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吳月娘,想到如果不是我搶先一步,這女人就要成西門慶的老婆了。想到這里,我的心理盡是自豪。

    我不由贊嘆的道:“娘子,你真美!”

    的確,吳月姐雖然沒有谷筱媛那樣的絕色,但是跟冰婕、白雪蓮相比也是毫不遜色的美人,想不到我還是撿到了一個大美人。

    “官人,你過獎了。”

    吳月姐低低頭說道。

    “我可沒有夸大,你真的迷人。”

    我抓起吳月姐的玉手,道:“娘子,不如我們休息吧?”

    我已經有點迫不及待了。

    吳月姐羞澀的低頭,站內起來將我引到桌邊道:“官人,喝過合巹酒之后,我們才是真正的夫妻。”

    “你不說我倒忘記了。”

    我微笑著,于是跟吳月姐喝了那一杯合巹酒。

    吳月姐喝完之后,嬌嫩雪白的臉蛋頓起兩片紅云,煞是迷人,只聽她溫柔的道:“官人,隔壁還有三位姐妹,你還是先過去陪她們吧,奴家可以最后再侍奉官人。”

    我聽她如此賢惠的說話,微笑的道:“不瞞娘子說,三位娘子那邊房間我都已經去過,是她們把我趕到這里來的,如果娘子你今晚還把我趕走的話,我只能是在花園獨自露宿了。”

    吳月姐一聽,含羞道:“官人,你這么說可是折煞奴家了,想不到三位姐妹如此通情達理,我能跟她們一起服侍官人,也是幸福之事。”

    我含笑道:“我武松一介武夫,能得到娘子你的青睞,真是三生有幸。”

    吳月姐嬌羞道:“官人,我知道自己不能跟三位姐妹相比,賤妾只愿能長伴君側就心滿意足了。”

    我含笑道:“我的好娘子,我也不是俗人,我們既然已是夫妻,我當然會一視同仁,決不會辜負你的。”

    說著俏皮地一笑道:“娘子,春宵一刻值千金,咱們上床吧。”

    吳月姐嬌啐一聲,含羞的依了他,一同上床。羅帶輕解,吳月姐身上的彩衣一件件地飛落床下,最后只留下一件僅圍著前胸的上衣,吳月姐不肯再脫下去了。畢竟是大家閨秀人家,那種羞澀風情,無比動人。只見她雪白的肌膚白白嫩嫩的嬌艷動人,那是不經任何風霜雨打的嬌嫩肌膚,潔白而充滿水靈。

    我早已忍不住伸手過去,吳月姐的嬌軀一閃,動情的呻吟道:“官人……”

    她有點本能的想躲避,可是她如何抵擋得了我,最后僅能遮住前胸的上衣也給松脫了。

    吳月姐被看得嬌不自勝,嬌羞的嬌嗔道:“嗯……官人,還是把燈吹了吧~”“誰要你長得這么迷人呢?我就是要看。”

    我嘻嘻的說道,這夫妻間當然要打情罵俏才夠滋味,尤其是吳月姐這樣的千金,受封建禮教毒害太深,如果不調情一番,只怕到了床上都是很悶的事情。

    我帶著一顆跳動不已的心,來到雙人大床邊緣坐下,只見吳月姐她俏臉羞紅,一雙媚眼緊閉著,細長的睫毛輕輕顫動,表露出芳心的羞恥和悸動。

    望著她的媚態,我雙手老實不客氣地摟住她溫暖細滑的香肩,將頭一點點地往她的臉上移動。終于,我貪婪的嘴兒,印上了她小巧的紅唇。一開始,她像是欲拒還迎地緊閉著兩片香唇,在我努力不懈的熱吻之下,終于使她放棄了抵抗,唇兒半開,讓我的舌頭入侵她的嘴里,吻著、吻著,甚至還伸出了小香舌和我交纏吸吮。

    我吻著吻著,靈活的舌頭了她嬌靨上的每一寸嫩滑的肌膚,從她性感的小紅唇之中,不時流泄出低啞而嬌媚的哼聲:“嗯……”

    吳月姐的呼吸也漸漸變得急促起來,飽滿豐聳的胸脯也跟著上上下下地起伏個不定。

    吳月姐始終是大家閨秀,就算在春心大動的情況下,也是保持克制和矜持,因此始終都只是鶯鶯嗯嗯!

    我愛憐地看著吳月姐嬌艷的臉龐上透著暈紅的色澤,一只急色的魔手悄悄地解開她上衣的鈕扣,一顆接一顆地直到完全剝開她的衣服。吳月姐雪白的胸肌,在那艷紅的肚兜襯托下,顯得是那么豐滿白嫩,迷人已極。

    吳月姐實在太美了,我仔細地打量著,只見她一頭烏黑亮麗的秀發,又常又直地飄散在柔軟的枕頭上,還微微地散發出一股淡淡的玫瑰香味。再看她嫣紅的嬌靨上,水汪汪半開似閉的媚眼、柳眉彎彎長弧、挺直的鼻梁、紅嘟嘟的櫻唇,不時輕泄出令人銷魂的模糊哼聲;毫無斑點而白嫩又有彈性的雪膚,讓我百摸不厭;身材高窕,卻又顯得豐滿玲攏;胸乳肥滿,柳腰纖細。

    我一邊欣賞著,一邊輕柔地替她褪除其余的衣物。到了這時,兩個人就這么光溜溜地依偎在床上。

    吳月姐那櫻桃似的小嘴兒,兩邊菱角線條分明,充滿了女人特有的風韻與氣質;長長而卷曲的睫毛之下,是一對會說話的迷人媚眼,此時在半開半闔的情形之下,透射出無限的誘引與柔情;連結嬌軀與螓首的,是雪白而粗細適中的玉頸,體側兩條柔美的曲線,引人無限的遐思和幻想。

    吳月姐修長迷人的兩條玉腿,和款擺扭動的蛇腰,散發出極具性感誘惑力的絕代風華。葫蘆形的胸、腰、臀部,構成她美麗的嬌軀上令人難以抗拒的完美女性象徵。吳月姐的身材實在是太迷人了,讓我欲焰如烈火般在胸腔里焚燒,忍不住便將美妙的嬌軀緊緊地摟進懷中,然后倒在床上,把她壓在自己的身下。

    這個時候的我,像一只饑餓已久的老虎,逮到了待宰的羔羊,想要大肆朵頤一番。

    未經人事的吳月姐,哪還抵受得住這三面夾攻的侵襲,嬌軀就好像一片風中的落葉般地顫抖著……

    良久……

    暴風雨之后,恢復了難得的平靜。靜靜地,我也在全身舒暢中躺到她身旁,把她柔若無骨的嬌軀擁入懷中,兩人甜蜜地交頸入眠了。
真人欢乐捕鱼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