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修真小說 > 我是武松 > 第一部:清河稱霸 第72章 【孟玉樓】
    親熱過后,吹了燈,我和白玉蓮、紫焉躺在床上交纏在一起,享受風雨之后的安靜。那種靜謐的美,也是令人終生難忘的。

    黑暗之中,看不到剛才的畫面了,但聲音是不受光線影響的。我說道:“玉蓮,今后你就是我武松的人了,明天一早你也到五福茶樓去幫忙吧,也讓我哥哥認識一下你們。”

    “這……這適合嗎?”

    白玉蓮擔心的說道:“萬一、萬一被張府的人發現了怎么辦?”

    我嘿嘿一笑,說道:“有什么怎么辦?張大戶、管家張福都已經死了,張福的下人在覃家人的接手下,走的走,散的散,誰還記得你。再說了,就是認出又如何?我不相信覃香蓮敢跟我要人,只要你不是從張府走出來的,都不必害怕。她們問你是誰,你就說是自己是白雪蓮,你告訴我,誰還能證明你是白玉蓮?”

    “你這么一說,我倒是放心了。”

    白玉蓮吃吃笑道:“我剛才還擔心著一輩子都要躲在院子里生活,生怕被別人認出呢。不錯,從今天起我是白雪蓮,不是白玉蓮,白玉蓮是張大戶的小妾,已經死了。白雪蓮是武松的小妾,跟白玉蓮沒有關系。”

    “這就對了,你們是我的好壓娘子,不僅僅是養在籠子里,還要享受這個世界的精彩。”

    我欣喜的贊嘆說道。

    白玉蓮嗯了兩聲,說道:“官人,現在我只想一件事情!”

    我嘿嘿笑著,說道:“讓我猜猜,是不是想給我生兒子!”

    “什么都瞞不過你~~”白玉蓮嬌笑的說道:“所以今晚也休想離開了。”

    說完,白玉蓮的四肢像藤蔓一樣將我纏個結實。我就算本事再大,也無法擺脫,心里暗暗嘆氣,最難消受美人恩呢。再看一旁,紫焉已經疲累到了極點,已經在夢里香甜,根本不知道什么發生的這一切。

    我說道:“玉蓮~~”“要叫雪蓮!”

    白玉蓮固執地糾正我的稱呼。

    我微笑的點點頭,道:“雪蓮,我可是先跟你說,我外頭還有幾個小妾,過不久還要去娘子,你可不能對其他的姐妹發牢,杜絕一切窩里斗,知道嗎?”

    白玉蓮,不,現在起應該叫白雪蓮,只見她點點頭,道:“官人,我知道。放心好了,只要你心里有我,就足夠了。”

    我笑了笑,說道:“這才是我的好娘子。”

    說著,抱起白雪蓮又親又抓的。

    白雪蓮當然不會示弱,像柔弱無骨的美人蛇一樣纏著我,翻滾在一起,云雨大作!

    第二天,我把白雪蓮和冰婕、紫焉帶到了五福茶樓,武大郎見我一下子帶回來三個美妾,當然是大吃一驚。

    我讓白雪蓮協助冬梅一起在前臺收銀,冰婕帶著紫嫣跟春梅學手藝,只是學,我不忍心讓她們動手做,因為太辛苦了。

    春梅對于白玉蓮和冰婕她們的突然出現并不感到意外,但是冬梅多少有點失落,在她看來,競爭做夫人的又多了,而且還是如此的漂亮動人。

    白雪蓮和冰婕的出現,讓五福茶樓真正意義上變成了美女茶樓,在清河縣是遠近聞名,且不說好色的登徒子,就連平常的商旅,也會在過往清河縣的途中在五福茶樓停留,喝一杯熱豆漿和品嘗一下點心,其實為了就是看看賞心悅目的美人。

    美女的經濟效應不容置疑,憑著著武松在清河縣混出的名堂,目前還沒有誰敢打我身邊這些美女的主意,更何況杜豪是不是帶著捕快兄弟上茶樓來,這自然對一般的好色之徒也有一定的威懾作用。

    面對著蜂擁而至的顧客,尤其那些為了一睹美人風采的登徒子,唯一的辦法就是抬高價格。我將所有點心包括豆漿的價格都翻一番,武大郎開始還擔心顧客會被嚇跑,但是很快他就放心了,顧客還是那么多,收入卻是翻一番。平常一天賺五兩,現在就是十兩。這對于平常人家來說,已經是不可思議了,但是對我來說,這遠遠不夠。想想西門慶的藥店,隨便買點人參之類的,就賺十幾二十兩銀子,一天下來,估計西門慶的收入不會少于五十兩。

    我不能滿足于一天這一點收入,除非我不想壓倒西門慶,不想在清河縣混出一片自己的天空。

    我盤算自己的發財大計,薛嫂卻已經過來,催促著我去楊家嫂子家相親。我交待了一下,換上新整的衣服,騎著匹白馬(馬是借來了,古代的馬就是現在的跑車,騎馬是身份的象征,相親和娶親的時候是必須的)而薛嫂兒騎著驢子,出的南門外來。不多時,到了楊家門前。

    這是一間坐南朝北的門樓,兩層樓,下面是鋪面,樓上是居所,門前還種了幾棵楊柳。

    薛嫂請我下了馬,一同進去。我沒什么心思觀看著房子內的裝扮,薛嫂帶著我進了房子的大廳坐下,她自己一面走進屋子里邊。

    片刻不久,薛嫂出來,在我耳邊低聲的說:“大娘子梳妝未完,大官人你請坐一坐。”

    只見一個小廝兒拿出一盞福仁泡茶來。

    我拿起茶杯,心里不由想起古龍常說的一句話,“一個男人的生命有十年是浪費的,其中五年是等女人穿衣服,另外五年是給女人脫衣服。”

    看來這一切不假。

    薛嫂生怕我生悶,對我說:“這家中除了昨天我們見到的姑奶奶,就是這位楊家娘子最大。雖然她有一個小叔,才十歲,還小哩,不曉得什么。當初楊家嫂子過世的官人在鋪子里,也是楊家嫂子管帳,楊家娘子主里主外,是一個能手。她手下還有兩個丫頭,一個小廝。大丫頭十五歲,名喚蘭香。小丫頭名喚小鸞,才十三歲。哪天過門的時候,這兩個丫頭都跟她過來。所以我替大官人你說成這親事,你還要多準備兩間房間。”

    我道:“房間不是問題,你就放心吧,我剛買了七間到底十進的大院。”

    “七間到底十進的大院?”

    薛嫂驚訝的說道:“這么說你是發了?”

    我微笑的道:“其實也沒什么,不過一點小錢。”

    薛嫂高興的道:“大官人你真闊氣,到時候可不要忘了我這個說媒的,多光顧光顧才是。”

    我微笑的道:“只要你幫我把該辦的事情都辦了,我不會虧了你的。”

    薛嫂道:“大官人喲,只要你吩咐的,我一定盡心盡力去辦,你可比西門大官人闊氣多了。前些日子我給他找了丫頭,他欠我的三匹布,現在還沒給呢!”

    聽到找丫頭,我心里咯噔一下,道:“你不說我還真煩惱著,薛家嫂子,你給我找幾個丫頭和小廝,我新買的房子大,要一些下人,還有五福茶樓也要擴大經營,沒人是不行的。”

    薛嫂點點頭,道:“行,這個沒問題,你就說要多少人吧。”

    我道:“不過,十個丫頭十個小廝吧,沒小廝就全要丫頭,反正都是一些輕活。”

    “那這個事情我就幫你忙了。”

    薛嫂笑著應道。

    我道:“你可不要給我弄三十兩一個人,另外太難看的我也不會要的。”

    薛嫂道:“放心,我一定給你找價廉物美的。”

    “這就好。”

    我點點頭,我知道黃河泛濫造成的市場還在的,只不過已經從以前的公開拍賣轉到了地下,如果我去找是有點麻煩,且廢時間,交給薛嫂,雖然貴一點,但是能省下不少的時間。

    正說著,只見那個叫蘭香的丫鬟出來叫薛嫂。薛嫂跟著那蘭香進去,不多時,只聞環佩叮咚,蘭麝馥郁,薛嫂走在前面掀開簾子,后面跟著一位少婦出來。

    只見那少婦人月畫煙描,粉妝玉琢。她一身粉紅嫩裝,面帶羞澀,鳳眼挺鼻,柳葉眉、秀發如稠似緞,櫻口雪肌,身材豐滿勻稱,纖幻的蠻腰,修美的玉項,潔白的肌膚,輝映間更顯撫媚多姿,明艷照人。眸子又深又黑,顧盼時水靈靈的彩芒照耀,身子亭亭玉立,婀娜多姿。行過處花香細生,坐下時淹然百媚。的確是一個難得美少婦。

    她就說楊家的寡婦,楊家娘子,孟玉樓,因為在娘家排行第三,人稱孟三姐。

    我一見這孟玉樓,滿心歡喜。

    孟玉樓顯然也看到了我,一表人才,倜儻風流,而且如此偉岸,自然也讓她打心底里喜歡。孟玉樓走到堂下,對著我不端不正道了個萬福,而后就在我對面椅子上坐下。

    我眼不轉睛的打量著孟玉樓,美婦不好意思,只得把頭低下。我開口說道:“小人尚未娶妻,欲娶娘子管理家事,未知尊意如何?”

    孟玉樓偷眼看我,見我不但長相堂堂,而且彬彬有禮,心下已十分中意,遂轉過臉來,問薛婆道:“官人貴庚?”

    我道:“小人虛度二十五歲。不敢請問,娘子青春多少?”

    孟玉樓低聲的回道:“奴家是二十三歲。”

    我道:“比我小兩歲,甚好。”

    這個時候,只見小丫鬟小鸞拿出三盞蜜餞金橙子泡茶來。孟玉樓起身,先取頭一盞,用纖手抹去盞邊水漬,遞與我,道個萬福。

    吃了茶,我便叫讓人用方盒裝好的禮品全部呈上,無非就是布匹金銀首飾。具體就是錦帕八方、寶釵一對、金戒指六個,放在托盤內送過去。

    薛嫂一面叫孟玉樓拜謝了,孟玉樓謝了之后,一邊向我詢行禮日期:“你早一點定時間,奴這里好做預備。”

    我心里想著自然是越快越好,但是也要遵循娶婚論嫁的風俗,這些我不懂,只能讓薛嫂回答。

    薛嫂站起來,道:“我看這樣,三天后還有些微禮過門來。七天后,也就是四月二十五日準娶。”

    孟玉樓聽了,心里也歡喜,道:“既然如此,奴明日就讓人去跟姑奶奶說去。”

    薛嫂道:“大官人昨日已到姑奶奶府上講過話了。”

    孟玉樓道:“那我家姑奶奶都說甚來?”

    薛嫂道:“姑奶奶聽見大官人說此椿事,好不喜歡!說道,不嫁這等人家,再嫁那樣人家!我這才硬主媒,保這門親事。”

    孟玉樓羞澀的道:“既是姑奶奶都這般說,那就沒什么可說的了。”

    薛嫂道:“大娘子,那這個事情就這么定了,你看如何?”

    說畢,我作辭起身。

    孟玉樓羞澀的將我和薛嫂送出大門。

    走到了街道轉彎的巷口,薛嫂向我說道:“大官人,你看了這娘子,心下如何?”

    我道:“薛嫂,其實累了你。”

    說著,我又掏出了五兩銀子給了她,這是給她的賞銀。

    薛嫂見了銀子是滿心歡喜,一個勁的道謝,說道:“大官人你先行一步,我回頭和大娘子說句話就來。”

    我點點頭,獨自騎馬進城去了。

    薛嫂轉了一圈,回到楊家,找到孟玉樓說道:“娘子,你覺得武大官人如何?”

    孟玉樓羞澀的點點頭,接著問道:“但不知他有沒有其他的心上人和指腹為婚的女子?”

    薛嫂道:“好奶奶,不瞞你說,他家里現在有兩個小妾,都是買來扶正的,正娶的還沒有。現在正說的是吳千衛的妹子,因為她還在守喪,未能過門,所以你過去算是他第一個娶的,雖然不是正房,卻也是二姐啊。而且大官人昨天才買了七間到底十進的大宅院子,在咱們清河縣,就算是西門大官人都比不上。而且有一點,他娶你過去,就是讓你替他掌管茶樓的帳目,你想啊,只要你管了帳房,日后你憂沒有地位嗎?”

    “你這么說,我就安心了。”

    孟玉樓心里歡喜不已,安排酒飯,接待薛嫂用餐。

    這個時候只見楊婆子派了個小廝安童,拿了盒子裝著四塊黃米面棗兒糕、兩塊糖、幾十個艾窩窩過來,問道:“大娘子,奶奶說了:武大官人這人家不嫁,待嫁甚人家。這是給你的一點心意,讓你嫁了,日后逢年過節的,也記得回來看看姑奶奶。”

    孟玉樓連忙點頭致謝,道:“多謝姑奶奶掛心。事情今已經定下了。”

    薛嫂道:“我說沒錯吧,我這個媒人婆從來不說謊,姑奶奶早說武大官人好,讓你嫁。”

    孟玉樓收了糕,取出盒子,裝了滿滿一盒子點心臘肉,又給了安童五六十文錢,說:“你拿這些去謝謝姑奶奶。就說武大官人把日子定在二十四日行禮,本月二十五日準娶。”

    “好的。”

    小廝接了東西,便回去了。

    薛嫂吃飽了人家招待了,又貪戀的說道:“姑奶奶家送來什么?給我些,也好帶回家去孩子吃。”

    孟玉樓微笑的給薛嫂一塊糖、十個艾窩窩。

    這個薛嫂連謝帶鞠躬,方才出門,不在話下。
真人欢乐捕鱼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