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修真小說 > 我是武松 > 第一部:清河稱霸 第71章 【沐浴齊歡】
    “我的大官人!我,我不行了~~~”白玉蓮身心俱被我所征服,縱然身體已經承受不住,也是振奮精神,拼命迎合著我,好討得我的歡心。白玉蓮嬌喘著氣,對身后側的我說道:“官人,你真是我宿世的冤家啊!今日,玉蓮就……拼盡全身力,也要讓官人……須盡歡!”我輕笑著說道:“不用說得那般壯烈!我想死,頂多就是!”“嗯……”

    白玉蓮剎那間,臉蛋和脖子都羞紅起來!

    云情雨意兩綢繆,戀色迷花不肯休。

    我和白玉蓮這好一番云雨!從天上到地下,足足下了一個多時辰方才結束。

    白玉蓮看著仍舊生龍活虎的報我,媚笑著說到:“官人!你這么厲害,大概神仙也沒有你勇猛吧!”男人都喜歡女人稱贊自己的精力強,我自然也不例外,于是笑著說道:“神仙自有神仙惱!不然為何這春情迸發的女神仙總要感嘆‘只羨鴛鴦不羨仙’,這便是說,神仙亦有無法滿足的時候。嘿嘿,所以呢,凡間的男人未必就輸與那男神仙了!你覺得呢?”“別的男人嘛,我自是不知,不過你嘛——”

    白玉蓮紅了臉笑道:“你自然比神仙強!若是這仙宮的仙女知道了你的厲害的話,只怕也要春心大動,忍不住下凡塵來了!只是——”

    “只是什么?”我說道,“難道你還怕真有仙女來找我,我就棄你不顧了?放心吧,就算有了仙女也舍不得你在狐貍精啊!”白玉蓮柔情依依地橫了我一眼,然后說到:“你笑話我!可憐奴家擔心的是我一個人就好像根本無法滿足你,就像剛才,人家拼盡了全身之力來迎合你,可是你根本就還意猶未盡嘛!”回到宋代,我才嘗到了男女之間那消魂滋味后,特別是白玉蓮的身上!正所謂“食色性也。吾未見好德者有如好色者甚也!”所以說,即使是古代圣人,也不能免俗。

    我亦非圣人,所以圣人都控制了不了的色欲我自然更控制不了,于是我便邪笑著對白玉蓮說到:“意猶未盡?自然是有那么一點了!不過嘛,不妨等你歇息一番,再尋個二度梅開的韻味!”白玉蓮嫵媚地說到:“你算你不要,玉蓮也不會放你走的!等下叫紫焉準備好熱水、香料,如此鴛鴦戲水,豈不更有一番風情!”我本就未曾滿足,這刻聽見白玉蓮的提議,立即心生向往,按捺不住,說到:“今我,已經上天下地了一回,果然還要戲水一番,湊個大周天?”“正該如此!”白玉蓮說道,將手拿退出了我的衣衫,打開門叫到:“紫焉!去準備沐浴的熱水!”過了一會卻不見紫焉的回應,白玉蓮納悶地說道:“這丫頭今天是怎么回事?往日里倒不似這般拖沓的!”我笑著說道:“你都不知道,剛才她是想進來的,只不過你把她給嚇呆了,這刻可不知躲在哪里去了!”白玉蓮納悶的說道:“我什么時候把她給嚇了?我怎么不知道?”

    “你看——”

    我指著窗戶紙上的一個說到:“紫焉剛才怕是大飽了眼福吧!你表演倒也賣力了,她能不嚇著嗎?!”白玉蓮單手叉著腰笑道:“這丫頭!春心動哩!”原來,冰婕今天來月經,不能進行房事,洗澡之后就累著睡覺去了。但是冰婕知道我跟白玉蓮小別勝新婚,白玉蓮一定會承受不了,所以叫紫焉過來,目的是讓紫焉也成為我的女人,這樣也可以減輕一下白玉蓮的壓力。可是沒有想到紫焉在房外看得里面的精彩表揚,整個人羞愧難當,一個人跑遠了。

    白玉蓮只得穿起衣服去找這個受驚嚇的小綿羊回來。……

    “夫人!熱水、香料俱已準備妥當,請夫人更衣沐浴!”過了一會,紫焉的聲音在里屋內響起。

    白玉蓮心想自己和男人的好事,橫豎也是給這小丫頭瞧見了,便也懶得裝模做樣了,直接拉著我往里屋內而去。

    我一時性起,索性將白玉蓮摟了起來,橫在懷里,嘴也不閑著,已經開始使起壞來。白玉蓮在我的臂彎里不住地“咯~~咯”嬌笑著,挑撥著我的。

    里屋內這刻是熱氣騰騰、香氣陣陣,真是個神仙境地一般。

    我卻無心欣賞這臥室中的種種布置,眼光早被擺在屋中央的大澡盆給吸引了過去。將近一人高、足夠三人合抱的寬大澡盆,會令人產生怎樣的遐想呢!紫焉紅著臉、低著頭立在澡盆旁邊,在乳白色的水霧襯托下,顯得更加鮮艷欲滴。

    我見狀,大敢有趣,成心想逗樂一下這個俏丫鬟。于是野性大發,一只手托著白玉蓮那不看盈握的腰肢,一只手肆無忌憚地撕扯著白玉蓮的周身衣物。

    在一陣“嘶~嘶~”地裂帛聲中,裹在白玉蓮身上衣衫已經變做了布屑,飄散在空中。

    紫焉剛才偷看白玉蓮與這我歡好的時候,已經是春潮泛濫,情難自禁了,剛開始還因為女兒家的嬌羞一直都不好意思的低著頭,這刻聽得那衣衫碎裂的聲音,心頭一顫,大感刺激,忍不住抬起頭看著眼前這綺麗、刺激的畫面。……

    我見時機已經成熟,悠然地甩落了身上這些阻礙自己行事的衣物障礙,露出了經過談寂悉心改造而成的虎狼之軀,大步往澡盆跨去。

    紫焉心神迷醉地看著我的身軀,心中是如此震撼。

    盆內熱氣翻騰,蘭香四逸。

    這澡盆內真是水深火熱,紫焉緩慢地往澡盆里加著水,目光卻緊緊注視著我的身體,似乎在期待著什么發生,可惜這三尺的浴水中,足夠掩蓋一切動作了,讓這丫頭心里一陣焦急。

    這一切都落在了白玉蓮的眼中,于是她笑著說到:“丫頭,剛才看了一個時辰都還沒夠嗎?你的腳也該站麻了吧?”紫焉聽見夫人這么說,顯然是自己剛才的窺視已經被發現了,臉羞得更紅了,低聲說道:“玉蓮姐姐,你又在取笑人家!紫焉不知道夫人在說什么哩!”白玉蓮逗笑著紫焉說道:“是嗎?你的腿沒事就算了,不過書房的窗戶紙呢,不知道被誰那么調皮戳了一個洞?”紫焉這才肯定我和白玉蓮確實已經知道了剛才她偷看的事情,喏喏地低聲應著,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我亦覺得逗這俏丫頭頗有意思,于是笑著說到:“玉蓮,你怕還不知道,紫焉剛才偷看的時候,嘿嘿,還帶著一根凳子哩!”紫焉低聲說到:“大官人,你,你怎么知道?”“你若不帶凳子,站得穩嗎?”我邪邪地說著。

    “哈~~哈~~!”白玉蓮再也忍不住了,花枝亂顫地大笑了起來,將盆中的水都濺了出來,對著紫焉道:“死丫頭!想不到你這膽子倒也太大了!不過念在你跟冰姐一場姐妹的份上,也不跟你計較了。一定是冰姐怕我承受不住,讓你來支援我陪官人的吧~~”“玉蓮姐,我——”

    紫焉本是女兒身,自有一份嬌羞,怎么會出口答應,但是看見這我的虎狼軀體,又忍不住想嘗試一番,像自家夫人那樣在云端飄浮一遭。

    白玉蓮如何會不知紫焉心頭的想法,打趣她說道:“不要扭扭捏捏了!你看你,這瓢里的水早就流光了,還在等什么哩!”“呀~~~”紫焉驚呼一聲,卻是我在白玉蓮的慫恿下將這丫頭連衣帶人一起提進了澡盆中。

    衣衫翻飛、熱水四濺。

    澡盆里很快又多了一只光溜溜的魚兒。

    紫焉畢竟是沒有經歷過這等事情,心中自然是惴惴不安。

    她在興奮、期待地同時,又有一點懼怕,似乎是擔心自己會在那劇烈的撞擊下,魂飛魄散。白玉蓮與我的場面她是見過的,雖然白玉蓮臉上的那種的神情讓她很是羨慕和期待,但是回想起那驚心的撞擊聲以及白玉蓮那好似丟了魂兒的叫聲,她不禁懷疑地問自己:“我能行嗎?”雖然紫焉的貼身衣物早已經隨著我的手指化為了布片,但是她仍然不敢輕越雷池一步,只蜷縮在澡盆的邊上,不讓我向她靠攏。

    白玉蓮見此情形,取笑紫焉道:“丫頭!你剛才還大膽得很哩,巴巴地要過來觀望!現在好了,讓你享受一下這魚水之歡,你卻偏偏要躲躲閃閃了!”我自然也不會迫她,笑著對白玉蓮說到:“既然紫焉只喜好觀賞,那便也不要強迫她了,我們自行快樂吧!”我心想,這丫頭剛才連番偷看,顯然已是春心涌動,情難自禁了,這刻若讓她再看上一會兒,她必定無法自制,定要一嘗這魚水之樂。這以后,她自然也就會更加用心地和我歡好。

    于是我伸出了大手,將白玉蓮攬在了腰間。這媚女甚為知趣,立即如水蛇一般纏繞了上來。

    盆中的水,悠悠地蕩了起來。

    細浪轉為了怒濤,泥響換作了水響。

    屋子中,是水亦是火。

    哎,真是如水,易開難斷啊!紫焉沒有聲嘶力竭的尖叫,沒有突如其來的痛呼。一屢屢紅絲悄悄地浮上了水面,逐漸綻開成為一朵美麗的鮮花,如同那湖面剛剛盛開的紅色睡蓮。

    窗外風的月兒悄悄地掛在了樹梢,肆無忌憚地把光輝灑在了窗戶上,決定要好好地觀望一番。

    只可惜,人去水冷,澡盆之中已經不再冒煙了。明凈的月光之中,那張雕飾豪華、珠光寶氣的大床吸引了月宮嫦娥的眼光。

    只是除了那翻騰不已的香帳,和“唧唧喳喳”地響動,誰也不知道里面究竟正在發生著什么。

    六只腿有意無意地伸了出來,在月光的輝映中顯得白皙而富有風情。……
真人欢乐捕鱼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