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修真小說 > 我是武松 > 第一部:清河稱霸 第70章 【三美歡娛】
    站在偌大的府第前,我心里終于是有了成就感。擁有五福茶樓的時候,我只是一點興奮,只有擁有這么大的莊園,我才覺得自己有了家的感覺。我用一千兩銀子和十顆子彈換回的豪宅,別的不說,這府第是僅次于隔壁張府的清河縣第二大宅院。

    這就是我的家,一個大大的家,里面也是亭臺樓閣假山花園,房間近百。七間到底十進的府第,是什么概念?

    這樣說吧,古代一個大莊園(好比皇宮)一排房子算一進,每一進之間是連成排或者是錯落的,每一進基本上是按門算的,從中軸線上的院子算起。比如進門院子算是一進,過了大廳到二院是兩進。七間到底十進的房子,也就是說七間房子為一進。七間到底十進,算起來就是這個府第有七十間大大小小的房間,而紫禁城的皇宮是多少間,據說沒算清,大概的說法是九千多間。一個縣城有七十間房子的府第,這算是大戶人家了。當然,張大戶府第是三百多家,那是超豪華的首富。

    我細數了一下,這府第有花園三個,主人住的房間集中在中心花園的七八進房間當中,前后都有花園水池假山隔離,就像皇宮內宮布局一樣,前面兩進是會客的大廳和來客借宿用的。三四進的房子是護院和下人的住所。四進和五進之間有一個花園相隔,五六進的房子都是婢女居住的房子,六進和七進之間則是一個大荷花池塘的花園,要從六進前往七進和八進這個“后宮”就必須穿過池塘上面架起的一百米長廊,這是唯一的通道,否則只能游過池塘。七八進的房子比起府第其他的房間都要闊氣和豪華,七進和八進的房子是錯落不規則的院子排列,跟之前的整齊劃一不一樣,而且這里足足有二十間的房子,兩進的房子的占地,居然是整個府第的一半,因此這里是中心無疑。八進和九進也是一個花園水池還有假山,后面的九進十進就是“后宮”婢女住的地方和庫房。

    府第的高墻跟張府一樣,有三米多高吧,前面有大門,后面則是沒有側門,只有在東南面三進的房間有一個側門。西邊是跟張府共用一堵高墻,東面是跟花家莊園相連,因為花家莊園沒有那么大,所以高墻是獨立,中間還有一個小小的過道,也就是能走一個人過,府第的側門就通往這個小道。

    這府第也有一座高的閣樓,八是在七進主人居旁,有五層樓高,比張府的閣樓還要高,登上這閣樓,基本可以俯瞰清河縣了,張府東院的鬼屋,正好就挨著五進最西邊的房間。只要爬上五進房子的房頂,就可以越過高墻,然后跳落在張府東院的鬼屋花園之內。

    我找來了樓梯,爬上房子的屋頂,從三米高的墻體躍下對我來說并不是什么難題,我考慮的是,今晚月黑沒人的時候,我該怎么把冰婕和白玉蓮帶到這邊房子來。我多找了一個竹梯子放在房頂,打算今晚趁沒有人的時候將梯子放到張府的墻體下。

    此刻大白天,我總不能翻墻過去找白玉蓮和冰婕,畢竟太明顯了,萬一被看見就不好脫身。我想了一下,于是拿來一個包袱,寫了一封信,大概的意思就是說我今晚子夜時分會從這邊翻墻過去,讓白玉蓮和冰婕做好準備,等我一到就跟我一起離開。之所以用包袱,是因為包袱比較醒目,扔到花園內容易被冰婕和白玉蓮發現。同時叮囑她們收到信后就給我回復信一封。

    把包袱和信一起扔下花園,果不出然,正巧被前來送晚餐的紫嫣發現。我在這邊房子等了差不多一個時辰,包袱從隔壁飛了回來。打開一看,里面是白玉蓮親手書寫的家信,知道我要來營救她們,心里十分高興。這幾天不見我來,她們得知我被趕走了,心里特別的害怕,尤其知道覃海請來法師要硬闖鬼屋,心里更是害怕被人發現其中的秘密。信里還說最好要提前,因為法師極有可能今晚即到,還說什么子時是陰氣最重,鬼怪出沒之時,這個時候進行抓鬼雖然最危險,卻也最能遇到真正的鬼。

    我一看,于是又回信一封,說提前在亥時營救,讓二女盡量不要帶任何東西,穿緊身的衣服,不要穿裙子,要便利于爬梯子翻墻。

    不一會兒,我又得到了回信,一切按我說的照辦。

    剩下來的事情,我只有等待,等待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我吃了晚飯來到自己的府第,在一墻之隔的房里,他尋思著今晚的偷香竊玉如何才能順利不讓人發覺。在屋里我坐臥不安,心生一計。好不容易等到了天黑,但是距離亥時還有一個時辰,我推開窗子,夜風吹入,屋里空氣一新。天上已經繁星點點了,四面的人聲也越來越少。我想起到過了今晚就能把白玉蓮和冰婕帶出來,從此長廂廝守,心里就莫名的興奮。今晚把白玉蓮和冰婕救出來,一定要盡情地玩玩她們,有好些日子沒玩她們了,想必是更迷人了吧。

    想到白玉蓮和冰婕的迷人之處,我立刻“火冒三丈”褲襠里的家伙一跳一跳的,大有沖鋒陷陣之意。回想跟她們以前的纏綿,我呼吸都急促了。

    這時間怎么過得這么慢,一想到今晚有美女相伴,我心里如春風吹拂一般,說不出的快意跟舒適,只盼著時間能過得快點。

    我越想越高興,越想越快活,臉上的愁容一閃而光,取而代之的是滿臉紅光,像是在路上撿到黃金,又像是要當新郎倌了似的。

    不久,張府之內的房間都熄燈安歇了。我也吹了燈,就在黑暗中坐著,約莫時間差不多了,這才換了套深色衣服。

    準備好了,我出了房,從梯子上爬上了房頂,從房頂看張府之內沒什么人巡查,于是輕輕的將竹梯放到墻根下,我從房頂躍下,迅速穿過花園,很老練地跳進鬼屋的院子里,我觀察了一下動靜,到門口輕聲的叫道:“玉蓮、冰婕,我來了。”

    “武郎~~你來了。”

    白玉蓮和冰婕一聽到我的聲音,驚訝之中帶著歡喜叫了出聲來,將門打開。這屋里居然還有紫嫣一起。

    二女都是按照我的意思穿上深色的緊身衣服,因此顯得更加的曲線玲瓏動人,看得我大感吃不消。

    我道:“小聲一點,你們快點到花園的墻邊去,我在哪里準備好了梯子,你們爬上梯子翻過墻就是屋頂,從屋頂那邊還有一架梯子,從梯子下去就可以了。”

    冰婕欣喜的道:“武郎,把紫嫣一起帶走吧,她、她一個人太可憐了。”

    白玉蓮也附和說道:“對啊,武郎你就答應了吧,紫嫣挺可憐的。”

    我看了一眼紫嫣,只見她眼神中露出期盼的神色,如果帶上一個丫鬟,張府發現少一個紫嫣,勢必會四處搜尋,只怕會惹出事端。但是話說回來,不見白玉蓮同樣也是會引起張府人的注意。既然都是失蹤人口,不在乎多失蹤一個。

    “一起走吧,小心一點,盡量不要出聲。”

    我說著,帶著三女摸黑穿過花園三米的高墻并不難翻越,尤其是冰婕和紫嫣還是有點武功底子的人,三個女人都只是帶了一個小包袱而已。

    我等三女順利翻過墻回到我的屋子之后,一個人再折返鬼屋。

    冰婕見了,叫道:“武郎,你干嘛去?”

    我道:“我要毀尸滅跡。你們先回房等我,一會兒我就過來……”

    我到了鬼屋,將所有的衣服桌椅全部堆在一起,然后將蠟燭和煤油全部灑在上面。

    “法師……里面好像有聲音……”

    “莫非真的有鬼?”

    “大膽妖孽,還不束手就擒……你們讓開,我來做法!”……

    我聽到外邊有人交談,想不到這法師這么快就來抓鬼,幸好我提前了行動,要不然結局是怎么樣還不知道。

    我點起打火機,“轟~~”衣服和桌椅上的煤油很快就著火,瞬間變得火光沖天。

    我把梯子也扔到了火堆里,因為翻越這三米的高墻,我早準備了鉤繩子,輕松翻越。

    “著火了~~”“法師,著火了!鬼火!”

    “人來,快點來滅火。”

    “慢著,這是我做法點燃的三味真火,任憑他是多厲害的妖魔鬼怪,也一定會喪命的。”

    那法師胡扯一番的解釋道。其實這江湖騙子的把戲,我心里清楚得很。既然沒有本事抓鬼,索性就讓這一把火把鬼屋燒得徹底,回頭一片瓦礫,什么也沒留下。鬼屋不存在了,鬼也自然沒有了。而這些鬼則是被他這個大法師用三味真火燒死的。

    我還不知道如何解釋白玉蓮、紫嫣她們的失蹤,這回好了,這個大法師也給我這把火幫忙,我索性再幫這個法師一把。于是我用怪里怪氣的聲音呻吟在屋頂喊道:“啊~~臭道士,你好歹毒,燒……燒死我了,我……到了陰曹地府也不會放過你們的。啊~~”“鬼!鬼!”

    張府之內眾人聽了無不膽戰心驚。

    法師自己也不明白這火是怎么起來的,但是聽到有鬼在嘶喊,這等表現的機會,他當然不能錯過,于是裝模作樣的喊道:“大膽妖孽,你在此作孽多時,貧道今日來就是要降伏你的。”

    “啊~~啊~~燒死我了。”

    我有故作痛苦的叫喊幾聲。

    “法師,法師,二夫人還在里面……還有紫嫣送晚餐進去還沒有出來,你快停手!”

    不知道什么時候,那個巧蓮跑過了對法師求情說道。

    那法師這個時候豈能讓別人破壞他的大事,于是道:“那二夫人和紫嫣一早被鬼魂攝取了魂魄,在已經不是人了,可笑你們居然還以為她活著。”

    “啊~~臭道士,我就是白玉蓮,我不會放過你的。”

    我又開始用另外一種聲音叫喊。

    那抓鬼道士聽到我的聲音,更加得意,道:“看見沒有,這二夫人已經成鬼多時,你們竟然還被瞞在鼓里。閑人都給我走開,看本法師如何收拾這惡鬼……天靈靈,地靈靈,太上老君請顯靈……”

    我看著這法師在裝神弄鬼,又配合著他叫了幾聲,此時大火越燒越旺,映紅了黑夜里的半邊天,整個清河縣都看得見。

    大法師三味真火抓鬼成功,為張府徹底消除鬼患,覃海和蕭舜天自然是高興不已。我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結果,成功營救出冰婕和白玉蓮,順帶還多賺了一個紫嫣丫頭,穩賺不陪啊。

    我躍下屋頂,冰婕迎上來抱著我道:“武郎,聽到你叫聲,嚇死我了,你沒事吧。”

    我微笑的道:“我怎么會有事呢?我是故辦成你們的鬼魂騙那個法師呢。對了,玉蓮呢,她去哪里了?”

    冰婕羞紅著臉蛋低低的說道:“她去洗澡了,說今晚陪你。”

    我抱著冰婕,哈哈大笑,道:“怎么,今晚你不陪我嗎?”

    冰婕羞澀的道:“武郎,今天我、我來那個,不能陪你。”

    “那不打緊,不做那事也可以在一旁陪著,再說你身上不是還有好幾個洞嗎?”

    我哈哈的說道。

    “羞死人了~~”冰婕聽我這么一說,嬌嗔的跺跺腳,一個人羞澀的飛快回房間去了。

    我把白玉蓮和冰婕、紫嫣她們帶去七進那邊的主人居室,對于這個大房子,三女顯得無比的高興,畢竟這是屬于她們真正意義上的家。

    冰婕和紫嫣洗澡去了,畢竟累了一天。而白玉蓮一早洗澡完了,正在我給她安排的房間里等著我。

    我進房間的時候,白玉蓮并沒有發現,她正坐在梳妝臺前打扮自己呢。這個時候不睡覺卻在打扮,自然是等著男人來作樂了。

    鏡子里的白玉蓮,眉毛好彎,眼睛好亮,頭發好黑,鵝蛋形的臉蛋正透著緋紅,眼角眉梢春意正濃。她已經換上了好薄、好露,上身只是一件紅肚兜,下邊是薄紗料的長褲,透出了里邊肥白的大腿,跟豐滿的。那隱約可見的股溝誰見了都會口干舌燥的。

    我看得“上火”就在房門外學了幾聲貓叫。由于口干,聲音不如平時那么潤澤。

    白玉蓮在屋里聽見了,美滋滋地站起來,嘴里嘟囔著:“這只死貓,怎么現在才來呢?你如果再遲一點來,我和冰婕可正要成了別人手中燒死的死鬼了。”

    我像一只鳥一樣投入屋中,在經過白玉蓮身邊時,還不忘在她的飽滿的胸上捏上一把,嘴里說:“誰把我的寶貝燒死,我變鬼也不放過他。”

    “我死都成鬼了,你再如何給我報仇,也換不回咱們的長廂廝守啊~~”白玉蓮還是有點生氣的說道。

    我呵呵的說道:“如果是你變成了鬼,我也跟著做鬼,咱們做一對風流冤鬼~~”“去你的~~”白玉蓮咯咯笑著,說道:“你很是名副其實的大色鬼。”

    我往床上大模大樣地一坐,像是主人一般。白玉蓮媚笑著湊上來,往我的懷里一坐,我便溫香軟玉抱滿懷了。

    我一邊大口呼吸著,聞著她的香氣,一邊問道:“玉蓮,今后這就是我們的家,喜歡嗎?”

    白玉蓮嬌嗔道:“喜歡~~這幾天真是把我嚇死了,以為以后都見不到你了。”

    我眼睛一瞇,說道:“你是多心了,就是你不說我也知道。我怎么會舍得離開你和冰婕,就算我死了,我的魂魄也會回來的。”

    白玉蓮嬌嗔的說道:“好端端地,別說鬼了!”

    我嘻嘻的道:“不說鬼,我們說點什么呢?”

    說著摸摸她的胸部。

    “說壞蛋~~”白玉蓮雙臂勾著我的脖子,坐在我的敏感地帶,不時動著,暗暗挑逗著我的家伙。這樣做使雙方都覺得舒服,是一種提高的有效手段。

    作為一個成熟的懂風情的女人,白玉蓮知道自己該做什么了。而我望著天生媚骨的尤物白玉蓮,也是熱血翻涌。我覺得不痛快地一次,讓她欲死欲仙,就對不起她對自己的真情。

    如果白玉蓮是一團火焰的話,那么我是愿意當那只果敢沖鋒的飛蛾的。白玉蓮熟練地抓弄著我的同時,媚眼如絲,透著無窮的誘惑性,令男人火氣上升,想不干都不行。

    “你看看你,照鏡子看看都成什么樣子了,你真是一個標準的色狼。”

    白玉蓮用嬌滴滴的聲音取笑我說著。

    我嘿嘿笑著,摸著白玉蓮烏黑的秀發,色色地說道:“那還不都是你惹的,誰叫你老是勾引我呢?”

    白玉蓮嘴上嬌嗔的說道:“我可沒有勾引你,是你自己上鉤的。”

    白玉蓮俊俏的臉蛋,裸露的肩膀,微蕩的眼神,我真要大呼小叫了。真是令男人發狂的天生尤物呀!

    一時間,屋里聲大作,有男人的喘息聲,女人的叫爽聲,還有一種聲音像極了腳踩稀泥的動靜。
真人欢乐捕鱼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