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修真小說 > 我是武松 > 第一部:清河稱霸 第68章 【說親】
    一龍三鳳,無盡春色,直到運動中有些疲倦時,才相擁睡去。在夢里,我跟三女還有白玉蘭、潘金蓮、覃香蓮她們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諸女還有了孩子呢。

    那夢美得,就像真的一樣,恨不得自己就活在夢里不再醒來。

    一個幸福的美夢之后,天亮了,我一抓身邊,一個人都沒有,陽光從窗戶外照射進來,我知道,全新的生活也開始了。

    春梅三女早早的起床離開我的房間下樓工作去了,我是肚子餓得咕咕叫才醒來的,一看時間,已經是日上三竿了。

    洗漱之后,我發現茶樓的生意非凡,幾十張桌子差不多全滿員了。看來這生意要擴大,而且還要招人,不然根本無法滿足目前顧客進店的需求。

    到處都聽得顧客叫道:“小得美女,給我找個地方。”

    “我要三根油條,兩碗豆漿~~”“還有我的油果~~”……

    冬梅前臺接待和收銀,武大郎、鄆哥在廚房做油條油果、春梅、夏荷、秋菊忙著給顧客上油條、油果……一派忙碌的景象。

    沒人伺候,只能自己動手豐衣足食。我到廚房,一邊幫忙一邊吃早餐,每個人都跟我打招呼,那種其樂融融,也不失為一種快樂的生活。

    盡管我的心理想著覃香蓮、白玉蘭她們,但是現在的情況下,我也沒有太好的辦法,又不能跟府內的何鐘他們聯系上。只能干等著,我相信何鐘他們知道我離開了張府,肯定會來找我。

    忙的時候,我就在茶樓幫忙,不忙的時候,我就在清河縣游逛,其實最主要還是要找一處房子,因為我想著生意這么好,不如把整棟茶樓都拿來經營,住就搬出來,多招點人手多賺點錢更好。

    當然,我也沒忘記薛嫂給我辦的事情,她一聽說我有空,就屁顛屁顛的跑來了,就像看到了錢似的。

    薛嫂來的時候,正巧下午時間,顧客沒那么多了,我正打算忙里偷閑一下。只見薛嫂一直走到鋪子門首,掀開簾子,見我正與冬梅在算帳,便叫跟我打招呼:“武大官人,幾天不見,你更加精神了。”

    我見是薛嫂,招呼她到茶樓的包廂里坐下,吩咐夏荷拿了點心上來。

    薛嫂剛坐下,我便問道:“薛嫂,事情辦得如何?”

    薛嫂道:“這個楊家嫂子的底細我都給你打聽清楚了,就看你什么時候過去相親了。”

    我道:“你說說這楊家嫂子到底是什么底細,我也好心里面有個底。”

    薛嫂道:“這位楊家嫂子,就是南門外販布楊家的正頭娘子。嫁給楊家不到三年,不料他男人外去販布,兵荒馬亂的,也不知道是遇上兵禍還是賊寇,死在了外邊。楊家嫂子守寡也有一年多,身邊又沒子女,止有一個小叔兒,才十歲。這娘子今年不上二十二三歲,生的長挑身材,一表人物,打扮起來就是城南第一美人,就跟燈人兒一樣動人。風流俊俏,百伶百俐,當家立紀、針指女工、雙陸棋子不消說,都精通。而且她家底殷實,男人死了,家產都在她手上,南京拔步床也有兩張。四季衣服,插不下手去,也有四五只箱子。金鐲銀釧不消說,手里現銀子也有上千兩,好三梭布也有有三二百筒。不瞞大官人說,她娘家姓孟,排行三姐,就住在臭水巷。又會彈一手好月琴,難怪大官人你托我去說媒去,這樣好的娘子,哪里找去。”

    我聽了薛嫂這一頓啰嗦品,也沒說到重點,于是問道:“薛嫂,你就說我什么時候去跟這個楊家娘子相親便是了。”

    “喲,我的大官人,你倒是比我還急。”

    薛嫂打趣的笑道。

    我心想,又不是你娶老婆,你當然不急了。

    薛嫂又說道:“武大官人,相親的事情都好說,有個事情我們還要計劃一下:如今楊家娘子那家里,還有她和十歲的小叔子,如果要改嫁,必須要征得楊家長輩的同意。如今在楊家輩分最大的,就是楊家的老姑婆。這婆子原是楊家男人的姑姑,嫁與北邊半邊街徐公公房子里住的孫歪頭。孫歪頭死了,這婆子守寡了三四十年,男花女花都無,只靠侄男侄女養活。大官人只要征得這婆子同意,一切都好辦。這婆子愛的是錢財,明知侄兒媳婦有東西,隨問什么人家她也不管,只指望要幾兩銀子。大官人你明天準備買上一擔禮物,親去見她,再給那老婆子幾兩銀子。就算有人非議,只要這婆子一力張主,誰敢怎的!”

    我瞅著薛嫂說這話,娶一個老婆就像搶來似的,不過她也是在提醒我,流言可怕。因此要想日后不生是非,這計劃越是周詳越好。“行,那我們明天就先過去拜會一下這位姑奶奶,如何?”

    “行,那我這就是張羅一下~~”薛嫂高興的說道。

    我自然不能讓她白跑,又給了二兩銀子,這薛嫂笑得眼睛都瞇成了一條直線。

    “謝謝武大官人,謝謝~~”薛嫂是一個勁的對我點頭,錢啊,真是個好東西。

    既然約好了明日去拜見孟玉樓的姑奶奶,自然不能少了禮物,辦禮這種東西,武大郎比我熟悉,自然是讓他去張羅。

    武大郎有點納悶的問道:“二弟,你為什么要娶一個寡婦?”

    按照武大郎的想法,現在的我已經有條件娶大家閨秀了。

    我道:“大哥,你放心好了,我這只是納妾,真正的娘子,還養在閨閣里。”

    “二弟,你這是納妾啊?”

    武大郎覺得有點不可思議的說道。

    我點點頭,道:“那是。”

    武大郎高興的說道:“那行,大哥這就給你張羅去。”

    武大郎去給我準備聘禮,我就在廚房忙活。春梅低低頭,顯得很不開心。

    “春梅,你生氣了?”

    我看出這小丫頭的心思,關心的問道。

    春梅搖搖頭。

    我放下手中的活,抓住她的玉手,道:“別傻,我又不是不要你們了,干啥這樣不開心呢?”

    春梅道:“官人,我、我怕新來的夫人不好侍奉。”

    我呵呵的道:“說什么呢?她不是你們的夫人,是你的姐妹。知道嗎?在我心里,她跟你們是一樣的。”

    “官人,你說的都是真的?”

    春梅有點忐忑又興奮的問道。

    我拍拍胸膛,道:“當然,騙你天打雷劈!”

    “別~~”春梅急忙伸手封住我的嘴,道:“別說這些不吉利的。”

    我微笑的抱著春梅,道:“春梅,今晚到我房間里,讓我好好的愛你。”

    “羞死人了。”

    春梅頓時臉都紅到了耳根,樣子迷人至極。……

    第二天,我有點興奮的早起,穿了新衣服,把武大郎準備好的禮數,請了四個人一起扛著。薛嫂在前面領路,直奔楊家姑奶奶家去。

    來到楊姑娘家門前。薛嫂先入去通報。

    薛嫂不愧是靠嘴皮子謀生的人,只見她一見到那楊婆子,張嘴便說道:“姑奶奶,外邊一個財主,要和大娘子說親。我說一家只姑奶奶是大,先來覿面,先見過你老人家,講了話,然后才敢去大娘子家相親。今日小媳婦把這大財主領來了,現在門外伺候。”

    楊婆子聽了,便道:“阿呀,薛家嫂子,你干嘛不早說啊,快吧人請進來。”

    一面吩咐丫鬟頓下好茶。

    薛嫂一力攛掇,先讓苦力把盒擔禮數抬進去擺下,打發苦力出去,就請我進來相見。

    我從沒有這么正經,一邊小心翼翼的走進來,一口一聲的道:“姑奶奶請受禮。”

    “好~~好~~”楊婆子也給我還了禮,分賓主坐下,薛嫂在旁邊打橫。

    楊婆子打量著我,說道:“大官人貴姓?”

    薛嫂道:“他便是咱清河縣數一數二的名人,武松大官人。在五福街開了一間三層的茶樓,前兩天還替覃家娘子從五嶺山寨匪徒手里救回了張員外。那可是大大的有名,誰人不知,誰人不饒啊。這不,武大官人沒個當家立紀的娘子。聞得咱家門外大娘子要嫁,特來見姑奶奶講說親事。”

    楊婆子道:“官人儻然要說俺侄兒媳婦,來就是了,何必費煩又買禮來,使老身卻之不恭,受之有愧。”

    我道:“姑奶奶在上,我們這些做晚輩的,沒有些許禮物,好真不好意思來。”

    那婆子聽了,心里喜歡不已,一面對我拜了兩拜謝了,收過禮物去,拿茶上來。

    過了一會兒,那婆子開口說道:“我也是一把老骨頭了,想當初我那侄兒在時,也掙了一點錢,可是命薄,不幸先死了。如今這些家當都落在大娘子手里,說少也有上千兩銀子東西。官人你娶大娘子做小做大我不管你,只要給我那死去的侄兒念上個好經,讓他死也瞑目。至于我,一把老骨頭了,等我百年之后,你給我一個棺材本,也不要你家的一分一毫。死人哪能跟活人過不去,再說大娘子還這么年輕。今天我就破了這個老臉,替你和大娘子兩個硬張主。我只盼著大官人你娶了大娘子過門,逢年過節的,官人放大娘子來走走,就認俺這門窮親戚,我也心滿意足了。”

    我笑道:“你老人家放心,所說的話,我都知道。只要你老人家肯為我們做主,休說一個棺材本,就是十個,小人也給得起。”

    說著,取出五錠一共五十兩雪花官銀,放在面前,說道:“這是一點小小心意,先給你老人家買盞茶吃,到明日娶過門時,再送你一百兩、兩匹緞子,與你老人家為送終之資。逢年過節的,我都不能把你忘了。”

    楊婆子黑眼珠見了五十兩白晃晃的官銀,滿面堆下笑來,說道:“官人在上,你、你實在太客氣了,自古……”

    薛嫂在旁插口說:“姑奶奶,你老人家忒多心,那里這等計較,放心便是!你老人家不知,如今縣衙捕快師爺那個不跟大官人來往,大官人現在還有擴大生意,別說養你一個,就是十個也不是問題。”

    “薛家嫂子,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這事就這么定了。”

    楊婆子是心歡喜,連連道謝。

    我吃了兩道茶,道:“如此甚好,謝謝姑奶奶成全。”

    拜謝之后,我便要起身,楊婆子挽留不住。

    薛嫂道:“今日既見了姑奶奶,明日我們便去見那大娘子了。”

    楊婆子道:“行,我一會兒就跟她打聲招呼去。你說我家侄兒媳婦不嫁大官人嫁誰?像大官人這樣的,就是打著燈籠也找不到這么好的。”

    我作辭起身。

    楊婆子也站起來道:“老身不知大官人過來,匆忙不曾預備,招呼不周,莫怪!”

    說著,她拄拐送我跟薛嫂出去。送了兩步,我讓她回去了。

    薛嫂得意的對我說道:“大官人,你看我說得準吧?只要把姑奶奶搞定了,什么都好說。大官人你先回去,我還要留在這里和姑奶奶說些話。記住,明日須早些往楊家去。”

    我便拿出二兩銀子給了薛嫂,道:“給你點茶點和路費,辛苦了。”

    “哎喲,大官人你可真好。”

    薛嫂一邊接著,一邊不忘記的稱贊我,眼睛都瞇成了直線。其實這薛嫂比起楊婆子更貪財,之前她一直跟我說給楊婆子三十兩足夠了。可是我一出手就是五十兩,讓她心疼不少,心想要是她得了這五十兩,估計會樂顛變烏龜爬都愿意。

    我跟薛嫂道了別,一個人回五福茶樓去了。薛嫂還在楊楊婆子家說話飲酒,到事情談得七七八八,日暮才歸家去。
真人欢乐捕鱼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