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修真小說 > 我是武松 > 第一部:清河稱霸 第67章 【三鳳】
    到了五福茶樓,這個時候已經是關門了,我用力的敲門,一邊叫道:“大哥,春梅,我回來了~~”“二爺~~”屋里突然傳來一陣驚呼,原來春梅正在大廳收拾東西,聽到我的叫門,忍不住的驚呼起來。

    “吱~~”的一聲門響,春梅將門打開,欣喜的叫道:“二爺!”

    我一聽這話,心里頓時感覺好溫暖,畢竟是自己的家和自己的女人好啊。我激動之下,顧不上什么男女授受不親,伸出雙臂,抱住春梅的細腰,同樣欣喜的道:“春梅,想我了嗎?”

    “嗯,你、你走了之后,我天天都想你。”

    春梅在我懷里低低著頭說道。

    我聽了感動,說道:“春梅線,你對我真好。告訴你一個好消息,這次我回來哪里也不去了~”“真的!”

    春梅驚喜的道:“你不去張府當護院了嗎?”

    我微笑的道:“不需要了,立了大功,解脫了。”

    “太好了~~”春梅顧不上自己是在我懷中,更加緊的貼在我胸膛之上。

    “二弟,你……你回來了。”

    武大郎和冬梅她們這個時候也下樓來了。

    春梅急忙推開我,羞澀的低低頭站在一旁,臉蛋紅的就跟熟透的蘋果一樣迷人。

    我點點頭,道:“大哥,這一次我不用再回張府做護院了。”

    “太好了,二弟,我一直都盼著這一天。”

    武大郎拉著我的大腿,高興的道:“現在我們生活好了,也不缺銀子,我早盼著你回來了。”

    我微笑的道:“大哥,我們一起打理這個茶樓,一定會把生意做得紅紅火火的。”

    “嗯。”

    武大郎高興的點點頭,道:“我今天聽到你去五嶺山贖人,還跟王老大那些匪徒打了起來,你都不知道心里多焦急。聽到你沒事回來,我都恨不得去張府看你,可是張府的人又不給進去。這下好了,再也不用去過那些提心吊膽的日子了。”

    我道:“大哥,我讓你受驚了。”

    “二弟,咱們是兄弟,你回來就好。”

    武大郎高興的道。

    我把覃香蓮給的銀子拿出來,道:“大哥,這是我跟五嶺匪首拼了命掙得的,看看,夠我們再開一間五福茶樓。”

    說著,將包袱打開,我傻眼了。

    我拿在包袱的時候,一直沒打開,根據重量衡量,也就四五百兩重。四五百兩銀子的確不少了,可是我打開才發現,這哪里是什么銀子,居然是整整五百兩的黃金,折算起來,那就是五千兩的白銀了。好家伙,想不到覃香蓮如此慷慨,不過我的心里非但快樂,反而更加的難受了。原因很簡單,她給這么多的銀子,分明就是要跟我斷絕關系,擺明就是分收費。

    武大郎他們誰也沒見過這么多的金子,一下都看愣了。大家都有一個感覺,好日子要來了,這些金子加上五福茶樓,頂得上富有的生活了。按現代人的說法,這至少是百萬富翁的生活了。

    我把錢數好,給了武大郎,說道:“大哥,這些金子你拿好,我有點累了。”

    武大郎點點頭,對我說道:“二弟,你也不小了,大哥沒什么本事,找不到合適的人。但你不一樣,你看是不是考慮一下你的人生大事了。”

    我一愣,沒有想武大郎會當著春梅她們的面說這樣的事情,于是也不遮掩,道:“既然大哥都說了,我也把自己的想法跟你們說。我已經托著在在面找人了,很快就有回復。但是你們都是我買來了,都是一家人,春梅和夏荷都已經是我的人。公平的說,我也不想讓你們一輩子做下人,尤其是做了我女人的。等我買了莊園,你們愿意跟我都可以做妾侍,如果能為我們武家生一男半女的,都可以做個三夫人四夫人什么的。”

    武大郎一聽,高興的點點頭,道:“這個好,這個好。”

    春梅和夏荷已經羞澀得都抬不起頭來,冬梅則是覺得自己太愚蠢了,居然落在了春梅和夏荷的后面,生一男半女,母憑子貴,到時候麻雀變鳳凰都是可能的。作為冬梅、春梅她們來說,這當然是一個極大的誘惑,尤其是我剛才把金子一亮,怎么說也是一個富裕家庭。

    四女當中,我看只有秋菊是不太懂風情的女人,而且瘦弱小巧,跟武大郎真的還挺合配的,當然她比武大郎要高很多,再不濟也是一個小巧女人,不過把她許給武大郎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不說了~”我拉住春梅的手,說道:“春梅、夏荷,去拿水給我燙燙腳,我要睡覺了。”

    “我去拿水,春梅姐給二爺鋪床吧。”

    夏荷顯得特別勤快的跑進了廚房。

    冬梅聽了,只能氣鼓鼓的回自己房間。武大郎和秋菊也是各自回房了,只留下春梅陪我。

    我牽著春梅的手回到房間,春梅在月光下望著我,心里充滿感激的說道:“官人,我真心的感謝你,給了我和夏荷名份。”

    “你讓我再為你感動一次好了!”

    我也顧不上許多一把摟住春梅,緊緊摟住半天都不放開。

    春梅嬌羞不已,說道:“你,你讓我如何讓你感動?”

    我嘻嘻的說道:“當然是你為我生一堆白白胖胖的兒子了~~”“嗯~~”春梅聽了心里舒暢,羞澀不已。

    我看著她迷人的模樣,親吻起春梅的臉來。春梅哼了兩聲,說道:“夏荷就上來了,等等吧~~”我一邊吻著,一邊回答道:“不管了,她上來就一起到床上來。”

    春梅心理也想著為我生孩子的事情,自然也不會反抗,畢竟這三人同床第一次的時候就經歷了。

    我吻住春梅的紅唇,貪婪地舔著,輕咬著,一會兒就把大舌頭伸進她嘴里。春梅很配合,用香舌迎了上去。我的手也放肆起來,在春梅的上,胸上盡情地摸了起來,摸得春梅非常舒服,渴望我的手就這么繼續下去。

    “官人,水來了~~”夏荷這個時候小心翼翼的端著溫水走進房間。

    我樂道:“夏荷,來,一起上床來。”

    “我~~”夏荷有點尷尬,但是我根本沒有讓她再多的考慮,一把便拉著她的手上了床。

    春梅和夏荷很快就支撐不住了,這個時候我聽到樓上不斷有腳步來回聲,春梅說我房間上面是冬梅的房間。

    很顯然,這冬梅是忍不住了。既然忍不住了在房間來回走動,而且走得這么重,分明就是提醒我她還沒有睡,下面的一切她都聽得清楚。于是我也不客氣,大聲的叫了一句:“冬梅,下我房間來,要不然過了今晚,我就不收小妾了。”

    這一招果然有效,我的話還沒有說完,只聽樓梯一陣“咚咚”的急步跑,門打開,那冬梅氣喘吁吁的站在外邊,往床上一看,一片春光誘人。

    我嘿嘿的對著冬梅微笑,勾了勾手指,說道:“來,到床上來。”

    冬梅還是有點羞澀,低低著頭,心理很想,但是又不太情愿跟春梅、夏荷一起,可是我的霸道根本讓她沒有選擇,除非她希望嫁給武大郎。

    冬梅堅持了一下,最終還是一步步走到了床前,低聲的說道:“二爺,我……”

    我一點不客氣,道:“如果你不愿意做我的小妾,那你就回去,我不會強迫你的。”

    “不,我……我愿意。”

    冬梅緊張的解釋說道。

    我道:“既然你愿意,那還等什么?”

    “嗯~~”冬梅無奈又羞澀的輕輕脫去身上的衣裙,我一把將她抱在懷里。

    白紗帳里,冬梅初啼,黃色被中,現出桃紅。春梅夏荷,相依相偎,各映成趣,風流無邊。正所謂,怎睹多情風月標,教人無福也難消。風吹列子歸何處,夜夜嬋娟在柳梢。
真人欢乐捕鱼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