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修真小說 > 我是武松 > 第一部:清河稱霸 第66章 【香艷的陷阱】
    等了半盞茶時間,潘金蓮沒來,張鴻裕和何鐘倒是出現了。

    原來大破張大戶詭計,府內眾人大悅,覃香蓮親自設宴款待府內的護院們。我私下里跟覃香蓮說,讓覃香蓮不提自己的功勞。覃香蓮答應了,因此設宴之中最出風頭的是覃家過來的護院師傅覃海和蕭舜天。看他們的樣子,大有從此之后接管府內護院的意思,畢竟他們是覃家嫡系,又是省城來了,我也懶得跟他們爭什么?心想,愛當護院教頭就讓你們當去,老子要當大老爺,以后你們保護的就是我和覃香蓮的安全,哈哈~~老子才不稀罕什么護院教頭。

    席上,覃香蓮和潘金蓮都是那樣的美艷出眾,讓人垂涎。覃香蓮是夫人,一家之主,自然是沒人對她有非分之想,潘金蓮就不一樣了,家里的那些男人,個個對著她是想入非非。

    但是潘金蓮心里卻只有我,席間是不止一次的給我眼色。意思是讓我別喝這么多,畢竟晚上還要約會的。

    潘金蓮跟我眉來眼去的,可能覃香蓮看不到,但是覃海和蕭舜天是看得到的,畢竟這二人就在我隔壁坐著,他們心里不悅,借酒澆愁。我看在眼里,心說,只怕是嫉妒我了吧。嘿嘿,如果讓你知道我跟覃香蓮還有一腿的話,只怕把你們氣死都成。

    想到這里,我心情特別的好使,開懷暢飲。一口氣喝了有七八碗,看得覃海跟蕭舜天自嘆不如。

    宴席結束,我回到自己的院落,這里陳設華麗,使我感覺特爽,有一種當主人的快感。其實喝完酒之后,我真想鉆到潘金蓮房里鼓搗一番,可是我不敢吶。這可不是鬧著玩的,要是讓人發現了,我可就當不成這里的大老爺了,還是要等等,只要覃香蓮那邊沒了問題,以后要娶多少小美人還不是我說的算。

    我強忍著自己的,連嘆數聲回到自己的房里休息。坐到椅子上,喝著上等好茶,回想著自己的心事。回想穿越來到這里的一連串遭遇,只覺得象一場大夢一樣。成為武松,跟武大郎成了兄弟,跟白玉蓮、潘金蓮的緣分,對覃香蓮的癡迷,都使我嘗到了跟以往人生不同的味道。

    下一步我該怎么做?我自己初步設想了一下,那就是協助覃香蓮廢除張大戶,然后征服覃香蓮,順利成為這個家的主人,等成了全省首富,清河縣這些大小美人還不投懷入抱,讓我大享艷福,這比起那些書呆子穿越回到古代干出轟轟烈烈一場革命要舒服得多。而且飛機大炮那種東西,純屬yy,真正讓你穿越的時候,弄點錢泡些美人其實才是最真實的生活。

    人喝酒之后,思緒非常活躍。我合上眼睛,編織著自己的美夢。我希望那一系列的美夢都能成真。

    不知躺了多久,只聽輕輕的敲門聲。我睜開眼睛,心道,這是誰?是覃香蓮嘛。嗯,有可能呀,覃香蓮一定是忍不住了,想跟我了。如果是她的話,我什么都不怕了,按倒就干,一直干到她全身發軟為止。

    我下了床,打開門一看,只見潘金蓮正立于門外。

    潘金蓮迅速進來,說道:“也不快點開門,讓人看見多不好呀。”

    聲音帶著撒嬌味兒。

    我一看潘金蓮,粉面暈紅,美目如霧,紅唇微開,露出皓牙。再看身上,一身的紅裙子,火焰一般。

    潘金蓮關好門,雙臂勾住我的脖子,說道:“武郎,有沒有想我呀?有沒有想干壞事呀?”

    哈哈,果然是婦本質,不過我喜歡。

    我也摟住她的腰,說道:“金蓮呀,我的好寶貝,我想你想得好厲害呀。我每時每刻都想要按倒你,跟你巫山云雨一番。”

    潘金蓮笑罵道:“你可真是壞蛋~~”“我是壞蛋,你是婦~~”我嘿嘿一笑,將大嘴湊上去,吻她的紅唇。

    潘金蓮哼著,跟我纏在一起。不大一會兒,就被我壓倒在床上了。潘金蓮體質敏感,受不了挑逗就哼哼起來,聲音時輕時重的,象受了傷一樣。

    潘金蓮哼道:“武郎呀,如果我能嫁給你就好了。我可以天天讓你占便宜。”

    我嘿嘿一笑,說道:“你不也在占我便宜嗎?吃虧的可不一定是你呀。”

    潘金蓮笑罵道:“壞蛋,以后要對我不好,我可不依你。”

    我說道:“我不對你好,我還能對誰好呢?我這個人是最疼老婆的了。”

    潘金蓮心里高興,小嘴一撇道:“我現在還不是你老婆呢。你想當我的老婆,你得有點出息才行,只少你要努力賺錢把我贖身了。”

    我重復道:“努力,努力,我現在不正在你身上努力呢嗎?”

    說著話,很有技巧地挑逗著潘金蓮,使她的興奮越來越強烈。

    潘金蓮感到自己要洶涌澎湃的爆發了,緊緊的抱住我。

    我正打算脫潘金蓮衣服時,突然“啪”地一聲,門被推開了。我和潘金蓮是同時一驚,連忙往門外看去。

    只見覃香蓮立于門外,正惡狠狠地瞅著我和潘金蓮。

    “完了~~”我大吃一驚,連忙起身,潘金蓮也站起來,以最快的速度系好衣服。

    覃香蓮走進房來,怒視著潘金蓮:“你們做的好事~~”潘金蓮低下頭,無話可說。

    覃香蓮又瞪著我,呵斥的說道:“武松,虧我還相信你說的話。看你平常象個好人,原來竟是個賊。我看錯你了,從現在開始,你不是我們府上的護院教頭了。你趕緊滾吧,我不想再見到你。”

    說著拂袖而去。話很簡單,但是如同傷透了心一般,讓我心里感覺天塌了一樣難受。

    覃香蓮臨到門口,一回頭說道:“潘金蓮,你跟我來。”

    “香蓮~~”我想把覃香蓮叫住,但是她根本沒有給我任何的機會,看得出,她非常的生氣。換做哪一個女人,遇上這樣的情況,都會變得生氣。早上還聽著愛郎的甜言蜜語,山盟海誓,晚上就看到自己的男人跟別的女人上床,換做是你,能忍受嗎?

    覃香蓮沒有給我一個巴掌,已經是夠忍耐了。

    我沒有怪誰,只能怪自己太不小心,太色狼了,如果再忍忍,或許就不會有今天的事情發生。現在說什么都太遲了,發生了的事情,已經不可能改變。

    潘金蓮傷心的瞅一眼我,便跟覃香蓮出了門。

    覃香蓮她們走后,我別提多上火了,而有一個人卻在門外不遠處偷笑呢。

    過了好半響,我的酒精才清醒過來。

    我一肚子苦水地站在屋里,覃香蓮真的生氣了,她還要趕自己走,這是真的。我偉大的夢想難道就這樣破滅了嗎?我還沒有來得及實施呢?現在一個錯誤,就讓夢想胎死腹中,這未免太過殘酷了吧。

    我的酒意全散了,頭腦變得空前清醒。我真有點不敢相信,覃香蓮會扮演一個捉奸的角色。即使有人捉奸的話,這個人也不該是覃香蓮的。再說了,她……她怎么會知道我跟潘金蓮在相會?難道她也是來跟我約會的,只是不湊巧遇上的?對,極有可能就是這樣。

    唉~~女人多了,也是麻煩啊。

    離開這里就算了,潘金蓮怎么辦?還有鬼屋的白玉蓮、冰婕,我怎么把她們帶走?特別是潘金蓮也不知道會不會被賣掉?我為潘金蓮擔心是有理由的,最怕覃香蓮遷怒潘金蓮,盛怒之下,不知道怎么懲罰潘金蓮。

    我心里現在不放心潘金蓮,想去覃香蓮的房里看個究竟。

    我剛要邁步,門一響,潘金蓮又跑回來了。

    潘金蓮關上門,轉過身來對我長嘆幾聲,眼圈都是紅紅的。她的手里拎著個包袱。

    我上前問道:“金蓮,夫人沒有把你怎么樣吧?”

    潘金蓮咬一下嘴唇,說道:“那倒沒有。只是她態度很堅決,不讓我贖身,而且還讓你馬上就走。”

    說到這里,潘金蓮的眼里閃起眼光,仿佛要不是極力控制,她就會痛哭失聲。

    我點了點頭,輕聲道:“她真的讓我走?哦,是趕我走。”

    一想到心愛的女人趕走自己,我心里非常苦澀,有一種被人拋棄的痛感。

    嘿,走就走吧,我怕什么。天下之大,難道就沒有我我容身之地嗎?

    潘金蓮晃了晃手里的東西,說道:“這是夫人送你的銀子,讓你回家用。”

    說著將包袱的銀子放在桌子上。

    我看了看這包袱的銀子,心里稍感安慰,心道,她對我總算不是那么無情。她還能想到這些,就表明她心里還是有我的。不過,既然她執意趕我走,我就別賴著了。我好歹也是個大男子漢,我可不是一個沒臉沒皮的人。只是潘金蓮怎么辦?

    我看一眼潘金蓮,潘金蓮的眼淚已經如斷線的珍珠般滾落了。我上前抱住她,安慰道:“金蓮,不怕的。我不會拋棄你不管的。”

    潘金蓮嗚咽道:“我知道,我知道,你是個好男人,你是個很有良心的好男人。我沒有看錯人。只是咱們暫時不能見面了。”

    我拍拍她的背,說道:“不怕的,不怕的,過些日子,等夫人氣消了,我就回來贖你。如果她不給,我就硬搶,我看他們誰擋得住我。這段時間你可得保重自己,別餓瘦了,那樣我會心疼的。”

    潘金蓮凄然一笑,說道:“你也一樣。可不要忘了我。你要是忘了我,我只怕活不成了。”

    我勉強地笑了笑,說道:“那還用說嗎?我要是忘了你的話,我就是烏龜王八蛋。”

    說到這兒,潘金蓮笑了笑。可是那都是心酸和滴血的痛啊!

    潘金蓮掙出我的懷抱,問道:“你回家吧,經營自己的茶樓其實也挺好的,總比做一輩子的下人好!”

    我回答道:“其實我進來做下人就是為了,既然現在夫人趕我走,我一定會想辦法把你娶過門的。”

    潘金蓮感動的點點頭,說道:“武郎,有你這句話,我什么都不怕了!”

    我嘆了一口氣,說道:“說實話,我真恨不得現在就把你帶回家去。”

    潘金蓮也嘆了幾口氣,說道:“夫人說了,讓你馬上走,不準我送你。”

    我裝作堅強的樣子,說道:“不必,不必了。你有送我的心,也就足夠了。我心里很高興。”

    潘金蓮親手將包袱系在我背上,說道:“一路上小心了,晚上街上壞人多得很,可不能大意。”

    “放心了,我武松在清河縣,誰人不知道?”

    我拉著她的手,說道:“你也多保重,沒事多想我。”

    潘金蓮含笑點點頭。她臉上還帶著淚痕,這笑容顯得特別凄涼跟憂傷。我看了生起愛憐之心,一把摟住她,狠狠地吻住她。

    潘金蓮也配合我,索性張開嘴,跟我纏起舌頭來。親熱以來,從沒有這次吻得賣力,吻得纏綿,吻得傷感。我們吻得簡直讓臉都有點變形了。

    兩張嘴剛一分開,門外就響起敲門聲,接著一個冷冷的聲音說道:“武松,你該上路了,夫人讓你快點走。”

    這聲音正是我從不太喜歡的蕭舜天嘴里發出的。

    我看一眼潘金蓮,便轉身出門。

    在府門口,只見蕭舜天站在哪里,何鐘和張鴻裕他們都喝醉了,只怕這個時候還在見周公。我對著蕭舜天一抱拳,說道:“兄弟我先走一步,蕭大哥,咱們后會有期。”

    “咱們還是不見的好~~”蕭舜天冷笑的說著,等我一站到門外,“砰~~”的一聲,便重重的把門關上。

    一道大門,似乎成了無法逾越的高墻,將我和府內的紅顏知己硬生生的分開了。

    不到兩個月的護院教頭生涯,就這樣結束了,我的心里,充滿了無限的惆悵,其實我的心,一直都在里面,不曾離開。

    站在門外,我回看一眼熟悉的地方,想到自己心愛的女人在里邊,卻不能長相廝守,卻要忍受分離之苦,直感人生無常。
真人欢乐捕鱼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