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修真小說 > 我是武松 > 第一部:清河稱霸 第64章 【濕身】
    我和覃香蓮面對著火堆,誰也不說話,我默默地烤著覃香蓮的衣服。烤干之后,我遞給覃香蓮。

    覃香蓮接過來之后,囑咐道:“你,你轉過去,不要偷看。”

    我答應一聲,但回想覃香蓮的豐滿嬌軀,猶豫了一下,當聽到嗦嗦的脫衣聲響,最終還是忍不住一回頭。

    覃香蓮已脫掉我的衣服,正穿著自己的呢,并沒有看我。

    我看到眼前美景,膽子更大了,直盯著覃香蓮。

    覃香蓮的上身只有一個紅色衣的抹胸,那白嫩的皮膚,及平滑的,都令男人發瘋。

    我不禁感到嘴唇發干,夸獎道:“夫人,你好美呀。”

    “啊~~”覃香蓮一抬頭,見我兩眼發光,不由大怒。她將衣服包好自己的身子,向前跨一步,正要生氣的揮掌就打。

    我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一把抓住覃香蓮的手腕,向懷里一帶。按正常來說,我是心虛的,如果覃香蓮極力反抗,我未必就敢對她做什么!可不知道怎么的,覃香蓮卻感到手上無力,也許是她不愿意反抗吧。

    寂寞難耐,這種感覺,不是每個人都能體會的。

    覃香蓮只是低聲罵了一句:“壞蛋,你要是碰我的話,我叫你后悔一輩子。”

    我見她嘴上挺兇,卻沒有強硬的動作,心想,如果我不碰你,才是一輩子的后悔。于是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將覃香蓮摟在懷里,在她的俏臉親吻著。

    “你~~”覃香蓮被這突然的襲擊給震住了。還沒有等她喘過口氣來,我的嘴已壓在她的唇上,并且放肆地狂吻著。覃香蓮感到腦海一片空白,什么都忘了做,只知道任憑我輕薄。

    經過跟白玉蓮、紅蓮、卓丟兒、潘金蓮她們的磨礪,摸索,我在這方面已經很有一套了。

    覃香蓮當然不會讓我那么輕易地得逞了。先是牙關咬住,不讓進去。但我有辦法,我的手用力一捏,覃香蓮吃疼,啊地一聲,我便趁虛而入了。

    覃香蓮長這么大以來,就連張大戶也沒有這樣對待她,甚至對她的身體也了解得不夠,哪象我這般細膩與體貼呢,因此,我的挑逗起到了關鍵性的作用。

    覃香蓮開始還有點反抗呢,可不過一會兒,就發出了甜美的哼聲。她的熱情被我給逗起來了。她感到全身發熱,叫聲越來越響。尤其自己的腹下,那里象有一團火一樣,迫切地需要爆發。

    我一邊脫覃香蓮的衣服,一邊捉弄她。

    覃香蓮被我吸得嬌軀直顫,美目瞇著,雙手本來想推我的頭,讓我滾開,可是不知怎么的,就變成按頭了。那樣子分明是鼓勵我。

    我高興極了,覃香蓮被我挑逗得張開紅唇,低低地哼著,一張俏臉象是朝霞般的燦爛。她長這么大以來,從來沒有這么激動過。

    雖然激動不已,但覃香蓮這個時候還是有點清醒,不禁叫起來:“武松,你,你不要這樣,你快點放開我。我可是你的夫人呀。”

    “對啊,你是我的夫人,官人和夫人,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嗎?”

    我得意的說道:“香蓮呀,你現在就是我的女人。知道嗎?”

    覃香蓮哼道:“不,不可以的。我……我是有丈夫。”

    我一笑,說道:“香蓮呀,張大戶還算是你的丈夫嗎?你不要隱瞞了,我看得出來,你也是喜歡我的。”

    覃香蓮叫道:“不要,不要,你快點放手。不然的話,我會恨你一輩子的。”

    我嘻嘻一笑道:“香蓮呀,只怕我我放開之后,你才會恨我一輩子呢。”

    覃香蓮長這么大何曾受到這般挑逗,她乍嘗這新鮮滋味兒,只覺得靈魂都要出竅了。

    其實作為一個富貴之家的夫人,覃香蓮是不能跟別的男人亂來的。她只好忍著了。可是覃香蓮正值女人生理成熟之年,那是多么難忍吶?久而久之,就使覃香蓮變成性壓抑。可是在外人面前,她還得做出很幸福的樣子。這次我這么一勾引,覃香蓮就很容易上鉤了。當然了,事先我的性格也使覃香蓮非常欣賞。但如果我不主動出擊的話,覃香蓮說啥也不會亂來的。

    于是我象一只餓狼,撲到覃香蓮的身上。

    舒服中的覃香蓮很快就由淑婦貴婦人變成了難以想象的婦一般。

    良久,風雨終于平息了。

    覃香蓮把我抱得緊緊的,象是怕失去我一樣。她閉著美目,仿佛仍在回味剛才的好事一般。她真懷疑這一切只是個易碎的美夢。因為她一直認為自己不是個有福人。

    覃香蓮嬌喘著說道:“武松,你怎么這么快就不行了呢?是不是身體累壞了。”

    說到這兒,覃香蓮露出了幾分嘲笑。樣子很嬌媚,很性感。

    我感受著覃香蓮身體的豐腴,嘴上說道:“身體倒是沒毛病,象鐵一樣硬實。只是在這方面,俺我可是個生手,沒有什么經驗,這才這樣的。”

    覃香蓮輕哼一聲,說道:“上墳不燒紙,你糊弄鬼呢。你以為我看不出來嗎?你是很有經驗的。我想,你一定是玩過不少女人。”

    我連忙表示道:“香蓮,你這可是冤枉我了。你是我第二個女人。你說我有什么經驗呢?”

    覃香蓮追問道:“那第一個是誰呢?”

    我自然不會說出潘金蓮、白玉蓮來,就把春梅說了出來。覃香蓮又問春梅模樣性格什么的,我照例直說。

    覃香蓮正在快樂之中,也就沒有細想。

    我問道:“香蓮呀,你快活不?”

    覃香蓮含羞地回答道:“那還用問嘛,你那東西嚇死人的。只是來得有點太快了吧。我還沒有過足癮呢。”

    我笑道:“如果你有興趣的話,咱們接著再來。”

    覃香蓮用懷疑地眼光望著他,說道:“你,你還行嗎?”

    我一笑道:“那還問嘛,就是連做十回我也沒問題的。”

    覃香蓮問道:“那你怎么讓它硬呢?”

    “山人自有妙計~~”于是我又抱著她翻滾做了一團。

    良久,我們滿足的相視一笑。

    覃香蓮嬌妮的說道:“武松,今后我就是你的娘子,你愛怎么玩都行~~”我眨了眨眼睛,高興的說道:“那你要叫我官人。”

    “是,官人。”

    覃香蓮心里一熱,說道。

    “哈哈~~”我一陣大樂。抱著覃香蓮,一邊夸道:“香蓮,剛才你的樣子好風呀,不過也好迷人吶。你是我見過的最迷人的女人。”

    覃香蓮哪里給人家這么說過,嬌嗔的說道:“官人,你可不準笑話我呀。香蓮在你面前都不要臉了。”

    我回答道:“香蓮,我就喜歡你這個樣子。”

    覃香蓮呻吟著,我喘息著,我們都從對方的努力中獲得了快樂。覃香蓮從來沒這么樂過,她簡直要發瘋了。

    平靜過后,我躺下來,讓覃香蓮趴在我身上。我們暫時不說話,都感受著余韻。覃香蓮覺得自己又回到了十年前,十八歲青春的感覺再度出現。我則無限的驕傲,向往的美女想不到這么快就到手了。

    覃香蓮象一個水蜜桃,讓人覺得甜甜的,難忘的。她跟潘金蓮的風情完全不同。少女讓人沉醉,少婦讓人瘋狂。

    覃香蓮閉了一會兒眼睛,又望著我。她用手摸著我的頭發,淡淡地笑道:“官人,香蓮已經是你的人,千萬不要拋棄我。”

    我的大手在覃香蓮的身上亂摸著,說道:“香蓮呀,就算你舍得,我也舍不得。不過你勾引我的樣子真迷人~~”覃香蓮怒道:“胡說,我什么時候勾引你,是你強迫我的。我并不愿意跟你這樣,你非得這樣。結果呢,我就被你給了。”

    我聽了直笑,說道:“如果是我了你,你說說,哪有受害者趴在者的身上呢。你說如果讓人看見,人家會說誰誰呢?”

    覃香蓮聽了大羞,伸過嘴去,在我的嘴上輕輕一咬。我高興,摟著覃香蓮又吻了起來。我挑逗著這美女,讓她再跟我來一場。我想我此刻變成一只餓狼,將她撕碎。

    我們一直在愛著,直到愛不動了,才消停下來。
真人欢乐捕鱼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