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修真小說 > 我是武松 > 第一部:清河稱霸 第62章 【墜崖】
    第二天,在我的部署之下,覃香蓮坐車馬車出發去贖人。

    給覃香蓮駕馬車的人自然是我,而我的弟兄全部化成了駕馬車的馬夫,管家也跟著一同前往,至于杜豪和他的捕快兄弟,則是早早的前往了五嶺山上埋伏。

    十萬兩白銀,一萬斤的重量,十幾車都拉不完,馬車的承載力畢竟還是有限的。

    管家張福則是在疑惑,這一天的功夫,覃香蓮真有本事,居然真的從來福錢莊調了十萬兩的白銀。一箱一箱的銀子從錢莊扛上馬車,任何人都不會懷疑這銀子有假。

    我本想給覃香蓮獻計,用一些石頭爛鐵替換做銀子,畢竟我很有把握在交易的時候將綁匪一網打盡。萬萬讓我想不到的是,覃香蓮居然真的拿出了十萬兩白銀,的確夠震撼的。來福錢莊可是分號遍布山東的大錢莊,十萬兩對于他們來說,并不是困難。倒是覃香蓮在不動張家一分財產的基礎上能拿出十萬兩銀子,可見她的私房錢是十分的豐厚啊,全省首富的千金不是胡吹的。

    一路之上,大家都沒有怎么時說話,誰都知道此行的危險。

    五嶺山就在清河縣城郊十里之外一個孤僻的荒野,哪里人跡罕至,經常有猛獸出沒傷人,因為這個緣故,因此很少有人敢在哪里出沒。

    穿過一片茂密且不見天日的原始森林,每個人都感覺此行的陰森恐怖,總覺得有人在背后突施冷箭奪命一般。

    覃香蓮坐在馬車里,還是感受到冷深深的寒氣,輕聲問道:“先生,我們這是到哪里了?”

    我揮著馬鞭,說道:“應該是到了,只是還沒有見到對方的人來。”

    “要不……我們就在這里等著~~”覃香蓮的話剛說完,從山上的林子里便跑出一騎馬來,馬上人相貌丑陋,手持一根大棍,氣勢洶洶地迎上來,而他的身后有二十來個匪徒跟著在奔跑。

    我一見,說道:“夫人,他們來了。”

    說著話,我從車上蹦下來,站著馬車前,面對著那奔來的敵人。

    匪首馬奔到我跟前,勒馬對著我說道:“你們帶銀子來了嗎?”

    我淡淡的看著這匪首,道:“你就是梁山的王老大?”

    匪首嘿嘿的道:“不錯,就是我。聽說張大戶府內有個護院教頭叫武松的,特有本事,估計就是你吧。”

    覃香蓮這時候在馬車內說道:“王大當家的,錢我帶來了,我家老爺和我小兒在哪里?”

    王老大眼珠一轉,說道:“等我們驗過了銀子,自然把人給你。”

    我嘿嘿的冷笑道:“錢我們帶來了,人也在,你們當匪徒的,還怕我們逃跑不成?未免太不自信了吧?而且我還沒有聽說梁山好漢有王老大的,再說了,梁山好漢也沒你那么不自信的……”

    “小子,你在損我。看不出你挺狂的,你就不怕我拿了銀子,再撕票?”

    王老大冷哼的說道。

    我道:“我怕?嘿嘿,我還不知道怕字怎么寫呢?廢話少說,把我們家老爺和少爺交出來,銀子你拿走。”

    “人來,把他們帶出來。”

    王老大一聲令下,只見后面還有幾個人押送這張大戶、張小寶、潘金蓮還有五個下人一起出來。

    張大戶沒有什么精神,沮喪糟蹋如同一個乞丐,潘金蓮是明顯受驚過度,看到我的時候,顧不上自己準備是張大戶的小妾,大聲的喊著:“武郎,救我~~”王老大冷哼的道:“人我帶來了,銀子呢?”

    我道:“張鴻裕、何鐘,你們過去把老爺和少爺接過來。王老大,你們派人過來驗銀子。”

    王老大點點頭,對著身后的手下道:“你們過去驗銀子。”

    “是,老大。”

    那些匪徒蜂擁撲向拉銀子的馬車,打開箱子檢查銀子。這個時候何鐘和張鴻裕他們已經把張大戶他們都接了過來,一切平安。

    唯有我和王老大始終對立不動。我心理已經十分確定,這一群根本不是什么梁山好漢,充其量就是五嶺山上的一群流寇。

    “老大,銀子是真的~~”箱子打開,那些匪徒興奮了起來。

    王老大一聽,從馬上躍下,沖向那滿車的銀子,哈哈的道:“十萬兩,十萬兩~~張福,張大戶,你們還等什么?銀子來了,一起拿啊~~”“啊!”

    現場所有的人都大吃一驚起來。

    王老大哈哈笑道:“覃香蓮,或許你都不知道吧,其實綁架你老公是張大戶自己的主意,可是我都沒有想到你會拿十萬兩銀子贖這個無情無義的男人。知道我們的計劃嗎?等你把銀子拿來,我們就把你在半路殺了,然后平分銀子……”

    “你……你胡說~~”張大戶頓時臉色都發青了,道:“王老大,你瘋了嗎?”

    王老大哈哈的笑道:“我瘋了?十萬兩銀子啊,就是讓我再瘋十次也愿意!張大戶,你也不用腦子,我會蠢到跟你分銀子嗎?告訴你,我就是要把你的丑行說出來,讓你天地不容……”

    覃香蓮這個時候吭聲了,淡淡的說道:“我看王老大你不是讓張大戶天地不容,而是要獨吞十萬兩吧。”

    王老大哈哈大笑道:“不錯,我就是要獨吞銀子。也不妨告訴你,今天這里的人都要死,在死之前,我也讓你們死得明白~~免得做了枉死鬼都不知道。哈哈~~”張大戶氣得臉都發青了,咬牙切齒的道:“王賊,你居然不守信用!”

    “跟我合作,你就應該想到今天!”

    王老大翻臉無情的冷哼說道。

    “鴻裕、何鐘,你們保護夫人離開~~”我對著王老大冷哼的道:“你未免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我的人早就埋伏在周圍了~~”“哈哈~~你是說那些捕快吧,他們半路的時候就喝醉了,現在還在五里亭的客棧里睡呢?如果我不是不想把事情鬧大,只怕他們此刻全部見閻王爺了。”

    “混蛋~~”我憤怒至極,揮起大刀劈向王老大。

    “找死~”王老大同時舉起大棍,向我就砸,嘴里還叫道:“混蛋小子,讓你看看我的厲害!”

    “碰~~”大刀撞上鐵棍,一陣金屬撞擊。

    我跟王老大殺在了一起,而我那十個兄弟也跟二十幾個匪徒打在了一起……

    “啊~”潘金蓮在叫,張大戶和張福同樣在叫。

    潘金蓮是被人再次抓住,而張大戶和張福則是被匪徒痛打,不,是追殺。王老大不可能讓跟自己分銀子的人活著。

    “殺~~”就在這個時候,樹林外突然殺聲頓起,不知道從哪里殺出近百人。將匪徒們團團的圍住,這個時候,天空都開始下雨了……

    “王老大,投降吧~~我的人把這里全部包圍了。”

    覃香蓮突然從馬車出來,淡淡的說道。

    我都驚訝了,更不要說王老大,覃香蓮哪里來的這些人,居然把我都蒙在鼓里。難怪她如此的鎮定,居然敢以一個婦道人家的身份闖虎,原來是有備而來。

    “你……你這個臭婆娘原來還留了一手!”

    王老大驚訝不已,跳起來的道:“殺了你!”

    看著王老大撲來,覃香蓮也害怕了,畢竟遠水救不了近火,她咬著牙說道:“武松,你定要把這家伙殺掉。”

    “兄弟們,給我把這個婆娘抓了,把她了~~”王老大氣哼哼的喊道。

    “當~~”我的大刀再一次砍向王老大,阻擋他的去路。

    擒賊先擒王,王老大不會不懂這個道理,所以他和他的手下都沖向了覃香蓮。

    危機關頭,我撲向覃香蓮,將她抱在懷里,顧不上美人在懷,香噴噴的體香撲來。“抱緊我~~”說實在,這段時間跟覃香蓮的相處,我對她產生了極大的好感。處得時間越久,覺得她的魅力越大。在我看來,覃香蓮的魅力一點不比潘金蓮遜色,而且還有她無法比擬的成熟的風采。這使我對她的充滿了強烈的好奇心,很希望有一天能看到覃香蓮衣服下的神奇的世界。

    在那段我給覃香蓮講笑話的時間里,覃香蓮總是一臉的笑容,可以感受出她的芳心甜甜的。

    王老大像困獸一樣追殺向覃香蓮,我抱著覃香蓮自然不能跟他相斗,只能跑,盼著上來的人能將這王老大截住。

    可是我越跑越快,王老大追著緊,后面的人居然都掉隊了。靠,這幫鳥養的,平時都是干嘛的,十公里障礙跑一定沒練過。

    這個時候天又下著雨,實在讓人難受至極。

    再跑,前面就沒路了。要從山上跳下去才能逃,山不高,如果換做平常,我可以輕松的跳下去,但現在不行,因為的懷里抱著覃香蓮,她摔下去,估計會暈倒。

    “哈哈~~沒路跑了吧!”

    王老大追殺上來,舉起鐵棍就砸向我。“受死吧~~”勢大力沉,弄不好我就要掛了。這個時候容不得我多做考慮。

    舉刀。

    “當!”

    我左手抱著覃香蓮,右手舉刀擋住王老大的鐵棍。但王老大的力氣實在大得驚人,我雖然擋住了鐵棍,但是全身還是一顫,立足未穩,一個踉蹌,抱著覃香蓮同時滾下山去……

    “哧~~”“啊~~”一聲鋼刀入骨的聲音,還有一聲男人的慘叫。

    覃香蓮驚嚇中,睜開眼睛望向王老大,只見我手中的鋼刀已經插在了他的胸膛,穿心而過,王老大同時也是應聲倒下。

    原來我在身體失去重心的一剎那,奮力的將鋼刀擲出,王老大根本沒有防備,鋼刀就這樣穿心透背,五嶺寨的山老大就這樣死了。

    滾下山的一瞬間,我將覃香蓮的頭緊緊的貼到自己的胸膛,讓她避免受到樹木或者石頭的撞擊。覃香蓮似乎也懂得我的心思,將身體緊緊的貼住我,抱得緊緊的,就像毫無阻隔的接觸一般。

    剎那,兩個溶合在了一起……
真人欢乐捕鱼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