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修真小說 > 我是武松 > 第一部:清河稱霸 第59章 【納妾】
    幾乎在潘金蓮房間纏綿到了五更天,聽到門外有人走動,我才離開了潘金蓮。

    一大早的,原來管家張福就找上門來了。

    “武松,你這說話不算話的無恥之徒。”

    張福憤憤的盯著我罵道。

    我不睬他說道:“管家,你說話小心一點,我什么時候說話不算話了?”

    張福氣憤的道:“你明明答應老爺要離開的,為什么現在還在這里呆著?”

    我道:“我答應老爺要走,分但是沒說現在就走啊。我跟夫人談過了,她讓我做十年八年再走也不遲。另外你應該也聽說了,夫人給我加了工錢,一個月二十兩,這么好的待遇,你說我能走嗎?”

    張福氣得咬牙切齒,道:“武松,你這無恥小人,你把銀子拿回來!”

    我樂呵呵的道:“不好意思,我已經按照夫人的意思把錢分給保衛科的兄弟們,如果你要拿回來,直接跟夫人要去。”

    張福氣得全身發抖,臉色蒼白,道:“武松,你別以為有夫人給你撐腰就沒事了,我告訴你聽,你一定會為今天的事情后悔的。”

    我不屑的道:“張福,我也要告訴你。別以為聽張大戶的就沒事,等我把下毒案,蘇楷案和張媽案子查清楚,我讓你和張大戶都吃不了兜著走!”

    “你~~”張福徹底被我氣暈了,一點便宜都沒有撈到,只能跺跺腳的哼聲離開。

    我看著他那樣子,心里就忍不住一陣狂笑。吃了早餐,到了保衛科向何鐘他們宣布一下訓練的內容。差不多過了一個時辰,我才去了書房,不料沒有看到紅蓮和張小寶,再問一下其他人才知道,原來張大戶已經帶著潘金蓮和張小寶去神廟了,紅蓮作為侍奉丫鬟,自然也陪著張小寶一起去了。

    沒有想到張大戶起得這么早,不會是迫不及待要娶潘金蓮做小妾吧。幸好只是去神廟還愿,不是進洞房,要不然我可就帶綠帽了。

    ***,什么都可以戴,這綠帽是萬萬不能戴的。

    閑著沒事,我想著去鬼屋找白玉蓮和冰婕溫存一下,不料張鴻裕跑來說,鄆哥在門外求見。

    靠,估計又是麻煩事情上門了。

    果然不出所料,見到鄆哥,他第一句話就跟我說:“二爺,出大事情了,官府把我們茶樓給封了。”

    這才開張幾天啊?這么快給人封了,這絕對不是什么巧合。

    我跟何鐘、張鴻裕說了一下,帶著鄆哥回茶樓看。

    大門有官府的人把守,外邊圍觀的人指指點點,而屋內武大郎暈已經是六神無主,整個人都在發呆。春梅、冬梅她們也是被嚇著回樓上去了。

    我吩咐鄆哥去找捕快杜豪,問問這是什么回事,而我則是往屋里走。

    “你干什么的?茶樓已經被封鎖了,一邊去。”

    一個官爺上前攔住我說道。

    我淡淡的道:“我是茶樓的主人,我想問問你們憑什么封我的茶樓。”

    那官兵一聽我是茶樓主人,眼睛就往的身上打轉,嘿嘿的道:“這么說你就是武松了?”

    我道:“在下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武松便是。”

    那官爺道:“找的就是你。”

    “二弟,你……你回來了?”

    武大郎這個時候也看見了我,高興的走出來叫道。

    我對著那官兵,冷冷的說道:“我只想知道為什么要封我的茶樓?”

    “武松,你是明知故問啊!”

    帶頭的官兵說道,“不知道在這做生意要交稅嗎?”

    我道:“交稅就交稅,欠多少我們交便是,為什么要封我的茶樓。”

    “現在交?晚了!你們在開業前就該交稅了,現在交,不好使了,等一會我們的人就會來這里把里面的東西全部搬走充公!”

    “你們敢~~”我生氣到了極點,正要發怒的上前揍打那個官兵,不料杜豪卻從一旁從進來,拉住我的手,道:“武二爺,別沖動。”

    “杜捕頭,你來得正好,你倒是給我評評理~~”我說道,心里是十分的奇怪,官府要收稅就收唄,什么叫晚了,不好使了,這分明就是要搞事生非。就算你們是狗官的人,狗仗狗勢得很,是不是也得有點分寸啊。

    “怎么,你還想打人~~”那官兵對著我嚷嚷的道。

    杜豪上前微笑的賠禮道:“大家自己人,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說著,杜豪把我拉到一邊無人的角落,道:“武二爺,不能沖動。”

    我氣得無話可說,道:“杜捕頭,眼前的情況,你讓我如何不生氣,這簡直就是豈有其理,難道你們吃皇糧都這樣對待老百姓?”

    杜豪示意的小聲一點,道:“武二爺,他們是司部的人,管理戶籍,商業買賣歸他們管。我們捕快只是負責治安,不是一樣的。”

    我道:“我不管他們是什么人,總不能不講道理吧。”

    杜豪道:“武二爺,其實今天我也收到了風聲,只是還沒有來得及告訴你,沒想到周永仁下手這么快。”

    “周永仁!”

    我一愣,道:“他是誰?”

    杜豪道:“他就是清河縣的司部參軍。”

    我更加納悶了,道:“我什么時候得罪了他?”

    杜豪道:“武二爺,你真是貴人多忘事。醉紅樓打傷云理守的事情,你還記得嗎?這云理守是周永仁的妹夫。”

    “哦,原來是這么一回事。”

    我算是明白了,道:“這么說是云理守去告狀,想把我整了?”

    杜豪道:“云理守哪里還能告狀啊,武二爺,你把他命根子都踢斷了。現在根本下不了床,周永仁如果不是礙著云理守嫖妓打架的事情太丟臉,一早要去我們把你給抓了。”

    “云理守被我踢成了太監!”

    我大為吃驚。

    杜豪點點頭,道:“千真萬確,也正是因為這樣,周永仁才會這么生氣。周永仁的妹子周云英嫁給云理守還沒到三個月,你把他妹夫打成了太監,讓他妹子守活寡,他能饒了你。”

    我根本沒有想到云理守會受傷這么嚴重,當時我的確是狠踢了他幾腳,可是有沒有踢到下邊命根子,我就不清楚了,如果真是這樣,周永仁要封我茶樓,也算是小事情了。

    杜豪見我不說話,繼續的道:“武二爺,現在看起來情況也未必不能扭轉,我聽說周永仁對這個妹夫也是不算滿意。的確,云理守放著妻子在家獨自上窯子找姑娘,誰在大哥的都不好受。而且周永仁這個人還有一個壞毛病……”

    我機靈的感覺到事情有轉機,于是追問的道:“什么壞毛病?”

    杜豪道:“就是比較貪財,當官的沒幾個不貪的。”

    我長嘆一句,道:“這種時候,只怕我就是有錢賄賂他,也未必能成啊,那個畢竟是他妹夫。”

    杜豪詭異的笑了笑說道:“妹夫又怎么樣?妹夫畢竟還是外人,比不上親兄弟。”

    我懷里只有覃香蓮那天給的二百兩,算起來也不是少數目,或許能辦點事情。反正事情都這樣了,總不能讓茶樓給關門大吉了,如果真是關門了,只怕我也很難在清河縣立足。的橫下一條心,道:“杜捕頭,不知道你跟周永仁熟不熟……我想見見他。”

    杜豪聽我這么一說,立即明白,微笑的道:“他那種人,清河縣誰不知道他,武二爺,你看什么時候見他合適?”

    “就現在。”

    我說道。

    “行,我這就帶你去。”

    杜豪道:“不過你事先要準備一點銀子。”

    我問道:“多少合適?”

    杜豪道:“五十兩以上吧。”

    我心里有了底,道:“那可以了,走吧。”

    杜豪見我爽快,贊道:“武二爺,我總覺得你是做大事的人。做事情不含糊,不猶豫,想做就做,跟你一起做事都覺得爽快。”

    我微笑的道:“那改天我就到衙門跟你做捕頭,如何?”

    “行啊,歡迎至極。”

    杜豪說著,哈哈大笑。
真人欢乐捕鱼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