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修真小說 > 我是武松 > 第一部:清河稱霸 第58章 【旖旎】
    “兄弟們每人十兩銀子,都拿好了,這是夫人賞賜給咱們的。”

    我一邊把張大戶的銀子分給保衛科的兄弟,一邊說是覃香蓮給的。

    張鴻裕一愣一愣的問道:“大哥,夫人為什么平白無故的賞賜銀子給我們?”

    我道:“實話跟大家說了吧,夫人就是要讓我們大家效忠她。這個家是誰說得算,大家可要記清楚來。我們要聽夫人,員外和管家以后對你們吩咐的事情,可以不管,如果有事情無法處理的,可以直接找我。我告訴你們,想在張府呆下去,就要聽我和夫人的。”

    何鐘掂量著銀子,道:“大哥,其實你不說,我們也會聽的。”

    張鴻裕點點頭,說道:“不錯,就算不聽夫人的,我們兄弟也會聽你的。今天如果員外把你趕出去,我們兄弟一定會跟著離開。”

    “不錯~~”眾兄弟一起響應,讓我頗為感動。

    我點點頭,道:“事實很明顯,從白玉蓮下毒,到蘇楷遇害,再到現在的張媽,這一連串的事情都是有預謀的。而且預謀的人就在府內,有人想害死夫人,因此我們保衛科的任務就是確保夫人平安無事。”

    張鴻裕謹慎的問道:“大哥,你不會是懷疑……”

    我道:“大家也不用去猜是誰,這個事情我已經著手調查,大家目前只要做好保衛工作就可以了。”

    何鐘道:“大哥,你就放心吧,沒有問題。”

    張鴻裕道:“但是大哥你每次出府都會出命案,我真的懷疑他們是害怕你,所以只有你離開了,他們才敢動手。”

    我點點頭,道:“越是如此,你們就越要成長起來,我聽說張媽遇害前有人跟她在我院落爭吵,這么大的事情,你們怎么會毫不知情,太疏忽了。”

    張鴻裕道:“大哥,考慮到那是你的住所,因此你院落那么都是不巡邏的,誰想到對方如此大膽。”

    我道:“其實對方也就是算準你們不巡邏而我又不在府上,才會在我的院落殺人。好了,以后大家注意一些就是了,都訓練去吧~~”傍晚的時候,我回到自己的院落,因為紅蓮服侍張小寶用餐,因此我還在餓著。這個時候,我聽到了潘金蓮的《柳絮》這是我們約會的暗號。

    想到潘金蓮現在就住自己的隔壁,因此我不免心潮澎湃。推開后花園的門,只見潘金蓮房間大門打開,她正在里面彈唱,還準備了一桌頗為豐盛的晚餐,就好像知道我沒吃飯一樣。

    “你來了?”

    見我進來,潘金蓮放下琴把桌子旁的椅兒扯開一邊坐著,卻只偷眼脧看著我。

    我在對面坐下,微笑的看著她,便又問道:“金蓮,你怎么準備了這么多好吃的?是不是要跟我來一個燭光晚餐?”

    潘金蓮低著頭帶笑的問道:“什么叫燭光晚餐?不就是一頓飯么?”

    顯然,對于“燭光晚餐”這種浪漫詞匯她還沒有完全的理解。

    我微笑的道:“這燭光晚餐可是有大學問,一般男女兩情相悅的時候,都會通過吃燭光晚餐增進彼此的感情……”

    潘金蓮聽得此言,臉蛋頓時通紅了,低著頭微笑道:“就你會編造故事。”

    “哪有的事情,我說的都是實情~~”我說道。不過話說回來,這古代沒有電燈,天天晚上都是燭光晚餐,也就沒有什么浪漫可言了。

    潘金蓮長嘆一聲,斜瞅了我一眼,低聲說道:“我找你來,可能這是最后一次約會了,所以我特意下廚做了這一餐。”

    “為什么!”

    我聽到潘金蓮說得嚴重,不由追問的道。

    潘金蓮一面低著頭弄裙子兒,又一回咬著衫袖口兒,咬得袖口兒格格駁駁的響,要便斜溜我一眼兒。

    我看在眼里,心里就更加焦急了,道:“金蓮,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潘金蓮只顧咬著袖兒別轉著,始終不肯說話。

    我急了,道:“你再不說,我可就生氣了。”

    潘金蓮有點委屈的道:“員外……員外他說過三天后要納我為妾,明天讓我跟他去廟里還神,接受洗禮。”

    “什么!”

    我一驚,道:“當真?”

    潘金蓮點點頭,并不做聲。

    我道:“那……那夫人知道嗎?”

    潘金蓮點點頭,道:“應該知道,這么大的事情。”

    “豈有其理!”

    我大罵一句,用手一拍桌子,震得筷子都掉到了地上。

    “武郎,你~~”潘金蓮眼睛一紅,正要低頭替我揀那掉地上的筷子。

    “不用,我來。”

    我看潘金蓮要彎腰,便搶先一步彎腰下來揀這筷子,這不彎腰還好,一彎腰便看到了潘金蓮的一雙美足。同時不由想起《金瓶梅》里面西門慶對潘金蓮挑逗的情節。雖然環境已經不一樣,但是情形何等的相似。

    我心想眼前的美人明天都要嫁人了,如果此時不把握機會,只怕日后我會后悔的,于是我忍不住伸手往潘金蓮的繡花鞋頭上只一捏。

    “啊!”

    潘金蓮一驚,叫了起來:“武郎,你、你要做什么?”

    我突然將潘金蓮一抱,道:“金蓮,你我兩情相悅,如今這個時候,你、你給我吧。”

    “這……這如何使得?”

    潘金蓮頓時不知所措,整個人都驚慌起來。“這……這要是傳出去了,可是要浸豬籠的。”

    我堅定的說道:“就是死,我也要金蓮你。”

    于是不由分說,我將潘金蓮抱到她的床上,脫衣解帶,共枕同歡。

    云雨過后,潘金蓮呆呆的側臥床榻,看著被子上的落紅,芳心思緒紛擾,天人交戰;雖然說眼前的幸福無比快樂,但是一想到三天后要嫁給張大戶當小妾,無盡的酸澀就會充盈在她心海。

    念及此處的潘金蓮雙眸透出一縷幽怨,心中暗自思忖,唯一感到幸福的是,第一次自己給了心愛的人。

    “金蓮,在想什么?”

    我關懷的話語在佳人耳邊回繞,他自然的從后摟抱住了美艷初為人婦。

    潘金蓮并未反抗我柔情的撫摸,從她的眼神中我看到了濃濃的深情;潘金蓮下意識的把我當作了自己最為親密的愛人,為自己找到了放縱的理由!

    “你又在擔心了,對嗎?”

    我火熱的氣息吹入潘金蓮耳內,吹起了她心中無盡的漣漪。

    “嗯~~”潘金蓮挪了挪嬌軀,側身躺在我懷內。“我好想一輩子都這樣躺在你的懷里,可是……”

    我長嘆的道:“我答應你,不管什么代價,我都不會讓你嫁給張大戶的。”

    “你……你有主意了?”

    潘金蓮驚訝的道。

    我點點頭,道:“或許不是什么好主意,但是試一下吧。”

    潘金蓮道:“你……你打算怎么做?”

    我道:“明天我打扮成匪徒,把你從廟里虜走,然后把你藏起來,等風頭過了,再把你接回家中。”

    “不行,他們一定會通緝你和我的!”

    潘金蓮擔心的說道。

    我道:“要不這樣,你出嫁那天去鬼屋好了。”

    “鬼屋!”

    潘金蓮無比驚訝,道:“這不是要我去死嗎?”

    “不會的,你聽我說。”

    于是我把鬼屋的情況告訴了她。

    潘金蓮簡直不敢相信我說,道:“你讓我像玉蓮一樣裝瘋嗎?”

    我點點頭,道:“我帶你去見了她們,你就會明白了。”

    潘金蓮似乎也下定了決心,道:“只要能跟你在一起,我什么都愿意。”

    “金蓮,我愛你~”“武郎,我也是。”

    一時之間,我們相擁無語,靜靜的享受溫馨的寧靜,曖昧的情愫化作千絲萬縷回蕩在狹小的空間,情絲交織成完美的情網,一步一步的將二人緊緊的包裹起來,只是不知這“情繭”何時能羽化成蝶,在鳥語花香中自由的飛舞成雙?

    ※※※※※※※※※※※※※※※※※※※※※※※※※※※※※※※※※※※※※※※【《
真人欢乐捕鱼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