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修真小說 > 我是武松 > 第一部:清河稱霸 第54章 【風流】
    言歸正傳,我瞪了老鴇一眼,道:“剛才我們三個人聽李嬌兒唱曲是十兩,現在跟卓丟兒過夜你要二十五兩,你這跟搶有什么區別啊?”

    老鴇看著我的眼神,心里是有點害怕,但是打開門做生意,醉紅樓能有今天的規模,什么人沒見過。老鴇故作鎮定一下,不屑的道:“武二爺,沒錢別跟著人家裝闊氣,我們卓二姐是什么人,能隨便接客嗎?大把的有錢官人等著跟她過夜……”

    “砰~~”我怒氣的掏出十兩銀子往桌上一拍,道:“這是十兩,現在我就要她陪我。”

    現在我的身上,也只有這十兩了。聽李嬌兒唱曲花了十兩,給了陳永坤和杜豪各十兩,還有十兩是給了衙門的其他兄弟,五十兩一下子全沒了,心里還是覺得挺愧對武大郎。畢竟,這都是他辛苦賺的錢。

    老鴇一驚,再一看桌上的銀子,頓時眉開眼笑,道:“我說武二爺就是豪氣嘛。”

    她抓起銀子掂量了一下,心里喜歡道:“小歡子,把武二爺帶到二姐房間去。”

    我也沒有多想,起身便跟著那個小歡子去了卓丟兒的房間,這個時候卓丟兒還在演唱著。

    卓丟兒的房間在二樓,而且連是最大的哪一間,穿過一道長廊,因此是很安靜的一個角落,周圍也沒有房間相鄰,因此是不會有人打擾的偷窺的。

    房間很溫馨,當然主要色調還是粉紅色,畢竟這里是妓院,男人花錢找快樂的地方,過一夜要花上縣太爺兩個月工資的房間,自然是不可能低檔的。

    我進了卓丟兒的房間不久,卓丟兒就回來,果然是一個美人,看得我心里一動。那卓丟兒也往我身上打量,良久,淡淡的道:“你就是武二爺?”

    看她的口氣,好像一臉的看不起,我估計是她把我當成了平日愛打架和嗜酒的武松,這也難怪,清河縣誰不知道武松是一個愛惹事生非的酒鬼。

    我正要發作,這個時候,突然房門外有人跟老鴇一陣吵鬧。

    只聽一個男的說道:“李媽媽,你今晚既然不把二姐安排給我,是何居心?”

    老鴇解釋的道:“云大爺,你不是不知道,這先來后到的,人家客人都給了錢,我……我總不能把他趕走吧。”

    “有什么不可以?”

    那男人叫嚷的道:“跟我云理守搶女人,他吃了豹子膽了。”

    云理守?我一聽,這不是西門慶義結十兄弟里面的老七嗎?據說是清河縣司戶參軍的一個兄弟。靠,這西門慶的綠帽看來都是自家兄弟給戴的。

    當然,我是絕對不可能跟西門慶是兄弟。我就是知道日后這卓丟兒會成為西門慶小妾,所以才要跟她,狠狠的給西門慶一頂大綠帽。要不然,我才不會思在一個妓女的身上,多沒勁。

    云理守,你就吵吧,只要不打擾老子美夢就行。心里想著,我又忍不住往卓丟兒身上看了一眼,她身上那一股風流體態,還真是迷人,恨不得讓你撲上去將她按到床上一番云雨。

    “砰~~”我正想著美處,房門居然被人撞開了。

    云理守從外邊闖進來,道:“老子今天是第一次要跟二姐約會,誰***都不能給我掃興。”

    老鴇見云理守撞門而入,急忙的勸說道:“云大爺,你講點道理好不好,我這打開門做生意的,得罪不起客人。”

    “要講理是吧,老子把城衛軍叫來,你們和他們去講理去。”

    那云理守仗著自己是司戶參軍的兄弟,一臉的陰笑不已。

    “云大爺,您就高抬貴手一次,要不這樣,一個時辰之后,我……我再讓二姐陪你,如何?”

    老鴇一聽著急了,就差沒當場下跪了。

    “李媽媽,本公子是給你臉的。但是你不要。”

    那云理守陰狠地說道:“你讓我云理守吃別人剩下的,你是拿我開心呢?”

    靠,世上竟然有如此無賴,我的目光突然陰冷了起來。

    “啪”我重重的在桌子上拍了一下,緩緩地站起身來。“云理守,欺負一個婦道人家,算什么男人!”

    “嘿,你就是那個跟我搶……”

    云理守正欲破口大罵,看到是我,愣了一下。畢竟武松在清河縣還是知名人物啊,誰不知道。

    “啪~~”的一聲。

    云理守還沒說下去,就被我上前一個耳刮子,將其他的罵聲,吞回到肚子里去了。

    左邊的臉頰處,云理守頓時一片緋紅,腫脹了起來。

    “~~”云理守不服,又開始想罵。

    “啪~~”換來的,是另半邊臉又挨了一下。

    “**你媽。”

    云理守仍舊不屈不撓的大聲咆哮著,正要沖上來跟我大打一番,卻又被我狠狠揍了幾個耳光。根本連我身體都碰不到,而這一小會兒功夫,那個云理守每說出一個字,就會挨一個耳光。發展到后來,他兩頰已經全部腫脹起來,嘴角的血,不住往外流淌。

    “別打了,武二爺,妾身求你了。”

    老鴇這個時候已經六神無主了,對我哀求道:“放過云大爺吧,否則妾身的醉紅樓,就算走到底了。”

    我沒有理睬她這個要求,反而微哼一聲:“怎么,你害怕了?這事跟你沒關系,他要找霉頭,直接找我武松便是。”

    “是妾身錯了,妾身不應該這樣做的。”

    老鴇望著已經腫成豬頭的云理守,越發害怕起來,拉著我的胳膊道:“武二爺,求您放過他吧,他,他兄弟是清河縣司戶參軍,惹不得?”

    司戶參軍,看樣子跟軍隊有點關系,難怪老鴇會這樣害怕。

    “李媽媽,老子不用你求情。”

    那云理守狂暴的喝罵道:“讓他打,老子今后會十倍的要回來。不,百倍奉還。”

    一口氣,連說了二十多個字,又換回來二十多個耳光。

    “司戶參軍?”

    我眉頭微蹙,怪不得這小子如此囂張。什么東西,我還是穿越千年的無敵帥哥呢!

    老鴇見云理守抬出了司戶參軍,我都沒有甩他。心中更是駭然了起來,跪子道:“武二爺,您就算不為妾身想想,也要為自己想想吧?看在妾身悉心招待您的份上,您就放過云公子吧。”

    “吳公子,妾身卓丟兒,也替媽媽求情了。”

    一直在旁,原來一直默不作聲的卓丟兒,這個時候也是款款跪下。聲音軟軟弱弱,極是好聽。

    “既然李媽媽和卓二姐都求情了。”

    我淡淡地說道:“那你就滾吧~~”“多謝武二爺。”

    老鴇和卓丟兒,同時欣喜地向我道謝道。

    “不過,他既然出口不遜,一點小小的教訓還是需要的。”

    我邪惡的笑了起來,“砰~~”的一腳,將那云理守踢飛到了門外去。

    “啊~~”云理守頓時發出了一聲如殺豬般的慘叫之聲,忽而嘎然而止,似是疼得昏迷了過去。

    “完了。”

    老鴇眼中無神,急忙的沖出去扶起云理守,喃喃道:“云大爺,你沒事吧~”“人來,快點扶云大爺去偏廳治療~~”老鴇顧不上許多,急忙叫來人。

    這個時候,房間只剩下我和卓丟兒兩個人。

    我向那柳卓丟兒望去,確實是一個美女,在巧施淡妝下,尤為顯得艷麗多彩。瞧她一副柔弱的樣子,眼神卻格外的嫵媚,風塵的味道很濃。看到她剛才下跪求情的樣子,我心里感覺特別的不爽,不知道為什么,總感覺她每一步都特別有心計,或許是我心里一直有種戲子無情的思想作怪吧。

    “武二爺,今天你得罪了云理守,只怕日后麻煩不斷,我看你還是……”

    卓丟兒正打算勸說我離開,我卻更加的靠近她。

    “卓二姐,不愧是醉紅樓的頭牌啊,果然是個大美人。”

    我微微挑起卓丟兒的下巴,欣賞著她嫵媚的模樣,調笑道:“我的生死何足掛惜,今天這么好的月亮,不如我們放開懷抱享受這春宵一刻,豈不更加美妙?”

    “你~~”卓丟兒心里十分的氣憤,按理說這個時候我應該去逃命,可是非但沒有這樣做,反而還在貪戀美色,這讓她打心底里看不起我。但是上門是客,何況我是給了錢的,總不能不接待,于是有點微怒的道:“你看夠了沒?”

    “怎么會看得夠呢?你這么漂亮,我是一輩子都看不夠的~~”我輕笑不已,將桌子上早已經準備好的兩杯酒取了過來,一人持一杯道:“來,陪我喝杯酒,就當是你我的交杯酒如何?一夜夫妻也是夫妻嘛……”

    “哼~”卓丟兒臉上帶著怒色,跟我碰了一下酒杯,把酒給喝了。

    喝過酒后。卓丟兒的臉上,飄上了一層粉紅,更顯得其嬌艷容貌非凡。惹得我越看越是喜歡,便輕輕地在她臉上啄了一口,將其摟在了懷中道:“娘子,既然交杯酒都喝過了。該是圓房的時刻了。”

    我厚著臉皮說道。

    “男人都不是什么好東西,你只有一柱香的時間,你自己看著辦吧。”

    卓丟兒臉上冷淡的說道。

    既然她都對我沒什么感情,我也沒有必要思,不就是嫖嗎?最重要就是爽,戲子無情,何必去談感情。

    我忽而上前一步,將卓丟兒整個攔腰將其抱起。

    “啊~~”卓丟兒突然的一陣驚呼,卻已經被我壓到了床上。

    嚀嚶……

    最終,卓丟兒忍不住暢快的叫了一聲,宣告她心中無比的快樂!
真人欢乐捕鱼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