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修真小說 > 我是武松 > 第一部:清河稱霸 第49章 【為愛憔悴】
    趁著四處無人,我迫不及待的趕往鬼屋見白玉蓮,就怕她出什么事情。

    門是虛掩的,看來白玉蓮沒忘記跟我約定。月上柳梢,鬼屋院落一排幾間房屋依然是靜寂無聲、不見人影。頗有點鬼氣陰森的感覺,雖然我明知這里沒有鬼,但還是覺得有點冷。我都有這樣的感覺,更可推知白玉蓮是什么感覺了。想到這里,我更加迫不及待回到白玉蓮的身邊安慰她。

    走過院落,我來到冰婕的房門之前,里面沒有生息,我略帶急切的掀起門簾快步而入。就在我跨進門之時,只見冰婕在床前站立翹首以待,顯然她是聽到了腳步聲:“是武二哥嗎?”

    “冰婕,玉蓮呢?實在對不住!我有事在外耽擱了一會兒,所以現在才回來!”

    的確,我是來晚了一點。

    冰婕膩滑的玉臉閃現寬容的略帶憂愁,話音微頓道:“玉蓮,她,她病了。”

    “什么!病了?什么病~而”我心念白玉蓮,自然是心急如焚。往床上一看,已然看到了側臥炕上的佳人背影,被褥之下隱約間顯現出動人的曲線,秀美的黑發隨意拋灑在枕邊,白皙玉頸在黑發襯托下閃現玉石般潤澤光輝,紅潤耳垂在黑白之間憑添了幾許勃勃的生機與生動的色彩!

    白玉蓮隱約的呼吸聲傳入我耳中,我不由恍然大悟,原來好白玉蓮是睡著了,難怪沒有聽到自己的呼喚!

    我毫不猶豫的快步上前,迅疾的腳步不由自主的好似貍貓般輕盈,生病之人是最需要休息的!

    宛如刀削般精致玉容之上,原本動人的紅潤嬌嫩消失不見,一片蒼白之中隱現憂傷之色,緊皺的秀眉下幾滴還未散發的淚珠在微翹的睫毛上晶瑩閃亮,即使在昏睡之中白玉蓮憔悴的玉容依然寫滿了擔憂與恐慌!

    冰婕一旁微微的解釋道:“今天玉蓮妹妹進來還好好的,我也難得有人陪我,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到了下午,她就覺得心里堵得慌,最后是直冒冷汗,在后來就是這樣了。我也不知道她是得了什么病。”

    “謝謝你,冰婕。”

    我緩緩的坐在佳人身旁,極其小心的以手背輕撫少女秀發、臉頰,就在手指緩緩移動之中,如海的深情洶涌而出,沖破心房彌漫了倆人身處的空間。

    “武二哥,對不起,我,我沒照顧好玉蓮妹子~~”冰婕對我表示了歉意,輕輕的移步離開,不忍心打擾我跟白玉蓮。

    真愛永遠是世間最為神奇的,尤其是女人,她們的觸感很神奇的。在沉睡中的白玉蓮似乎感受到了我的真愛,在這剎那之間與我真情激蕩的心懷產生了共鳴,溫馨的暖流悄然流過佳人心田,因擔驚受怕而裂痕斑駁的心田在真情摯愛的撫慰下回復了安靈與平和。

    其實白玉蓮得的根本不是什么,乃是心病。一個人進來鬼屋,關閉在這個空間里,聽了冰婕這些年幽怨的闡述,她生怕自己變成第二個冰婕,所以擔憂無助下急出了病!病由心生,如今的白玉蓮卻好似一朵逐漸枯萎的玫瑰,由燦爛的艷陽變成了陰云遮擋下的幽月,好不令人心痛?

    “玉蓮,我的好玉蓮!”

    我不停在心中呼喚著佳人,失去控制的清淚彌漫在我朦朧的雙眸之中,微顫的大手輕柔的落在了佳人發絲之上。

    眼見佳人憔悴模樣,我不由更是恨上了張大戶,心中意念久久不休,如若不是張大戶這個老匹夫,怎會令白玉蓮病成如今這副模樣?

    “玉蓮,你千萬不要有事。你答應我的,一定要等我來陪你,難道你都忘記了嗎?”

    我一邊說著,一邊不想打擾白玉蓮美夢,閉上眼睛微微俯身親昵的吻了吻佳人額頭,柔情萬千全無半點的存在!

    “武郎,武郎……”

    焦慮急切的凄涼呼聲讓我猛然間身形一顫,睜開眼睛看著床上的美人。

    “武郎,不要丟下我,不要……”

    喃喃自語的白玉蓮依然在沉睡之中,不過鼻息卻因夢境而變得急促起來。

    心房更疼的我憐惜的握住了白玉蓮在虛空揮舞的無助玉手,柔聲附耳安慰不斷,絲毫沒想到少女是在睡夢之中又怎聽得到自己的話語?

    “玉蓮,我來了!別怕,我沒事了!”

    我心緒激動之下不由語無倫次,混亂不清的話語卻說出了我此刻的心語,與玉蓮緊握的大手下意識的將激蕩的情懷化作了火熱的激情,不知不覺間用上了大力。

    不知是因我無意的用力而痛醒,還是白玉蓮在睡夢中感應到了我熟悉的氣息,就在我關懷激動之時,白玉蓮悠然張開了睡意朦朧的美眸。

    “武郎,是你嗎?”

    不敢置信的白玉蓮以為自己仍在睡夢之中,用力反握我大手,生怕我又突然在她眼前消失,顫抖的低語隨著憂傷的清淚一起涌現,“我這肯定又是在做夢了!”

    未待我有所應答,白玉蓮已然將我的手背緊貼在了她的玉臉之上,近似夢幻般呢喃道:“這次的感覺還真是實在!我這病看來病得不清了~~”“好玉蓮,你沒病,是我,你的武郎……”

    我聞言在情意綿綿之中也不由微覺好笑,敢情佳人還以為我是她夢中幻化的虛影!

    “不要安慰我!我睡了多久了,只怕現在是在地獄了吧!”

    黯然低嘆的白玉蓮此刻依然沉浸在夢境之中,話鋒一轉柔情四溢的緊了緊我火熱的大手,“不過你既然能在夢中與我想見,也不枉我素日對你的一往情深,就是死也瞑目了!”

    我見白玉蓮傷感的獨自說個不停,神色間也是時喜時悲,心里更是無比的傷心。我不愿白玉蓮繼續悲傷下去,意念一轉,眼底剎那間閃現戲謔之意,決定用最為有效的方法制止她的胡思亂想!

    打定主意之后,我輕輕的抓起白玉蓮的玉手,隨即大口一張不輕不重的咬在了她溫潤的手腕之上,皓齒用力的同時好不忘親昵的在佳人肌膚上輕輕吮吸!

    “啊!”

    清晰的疼痛令白玉蓮猛然間清醒過來,更加難以置信的美眸大張著凝視我,巨大的震撼片刻之后化作無盡的驚喜,白玉蓮不由自主的傻傻問道:“我這不是做夢嗎?你真的是我的武郎?”

    “好玉蓮,我不是真的難道還是假的不成?”

    我輕笑著回應佳人,無限柔情。

    “我試一試!”

    白玉蓮望著手腕上淺淺的牙印,在芳心最后一絲疑惑下伸手向大腿上狠狠的用力一扭,那用力的程度可不是溫柔的輕撫,完全是野蠻的暴力!

    “呀!”

    我痛叫著猛然跳了起來,因為被扭的是我的大腿,可憐的我一邊齜牙咧嘴,一邊不滿的埋怨道:“我說好玉蓮,你要試也該掐自己呀,干嗎掐我?就是掐我,也應該輕一點呀!”

    “嘻、嘻……真的,不是夢,是真的!”

    白玉蓮激動不已,頓時含淚的看著道:“武郎,你總算來了~~”“玉蓮,讓你受苦了。”

    我并未過多解釋,只是柔情萬千的張開雙臂將白玉蓮擁入了懷抱,有情人一日不見露隔三秋,此刻自是情意綿綿,沒有醉人的甜言、動聽的蜜語,只是溫馨無限的靜靜相擁,彼此聆聽著對方情懷激蕩的心跳聲。

    剎那化作永恒,我與白玉蓮雖只擁抱了片刻時間,但卻覺得好似已經渡過了無數個生生死死般永恒不變。

    “玉蓮,以后不許你再這樣傷心的折騰自己!”

    從永恒激情中回歸現實的我在白玉蓮耳邊低語,故意加重的呼吸將火熱的氣息悉數灌入了白玉蓮心房,一番盤旋后化作片片紅云悄然爬上了佳人玉容。

    我話音未落,近在咫尺白玉蓮的晶瑩耳垂已讓我忍不住輕輕的噬咬了一口。

    “只要你陪在我身邊,我永遠都不會折騰自己,因為我永遠都要給你最好的我!”

    白玉蓮發自內心的話語,讓我無比的激動。

    深深的吻,白玉蓮絲毫不退讓,反擊的玉手不停向我全身各處伸去,修長玉指好似彩蝶般翩翩飛舞。

    歡聲笑語充斥在整個臥房空間,憂傷盡消的白玉蓮病去如抽絲,嬉戲之中將之前的恐慌、驚懼全都發泄而空,再無擔心,再無憂愁。

    開心無比的我倆此刻全無半點雜念,只是單純的制造著歡樂的氣息;這純純的嬉戲并未維持多久,就在我一個小小的“意外”下引發了無盡春色的來臨。

    本是圍著白玉蓮打轉的我一不小心被腳下的被褥絆住了腳步,失去平衡的我好似推金山倒玉柱般向白玉蓮撲去,近在咫尺的白玉蓮猝不及防被無心的我摟入懷中,壓成了一團。

    “啊!”

    白玉蓮驚呼聲嘎然而止,我眼中升騰的火苗令她頓時嬌軀發軟、不知所措,而意中人深情的目光更是讓她芳心狂震,腦海剎那間一片空白,眼前整個天地都只剩下了那越來越近的火熱雙唇!

    望著佳人紅潤的朱唇、滑膩的玉臉,還有那與我緊貼一起的曼妙嬌軀,我心中瞬間綺念流轉;更加不可抵擋的是白玉蓮那幽香直直的鉆入心海,輕而易舉的點燃了我心中的火炬!

    “噌!”

    的一聲,熊熊的情火燃燒起來,燒得我是呼吸急促、渾身發熱,我們所身處的空間也不可避免的變得灼熱起來。

    漣漪的波紋在這灼熱之中開始蕩漾加劇,最后在強烈的翻騰之下化作旖旎的情海怒吼咆哮!

    郎情妾意,男歡女愛,白玉蓮與我兩情相悅,經歷此間種種,此刻更是靈與欲的交融,愛與情得到統一!
真人欢乐捕鱼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