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修真小說 > 我是武松 > 第一部:清河稱霸 第48章 【樂逗】
    我轉身不顧一切的抓住覃香蓮的玉手,激動的道:“當然,當然可以……”

    “你,放肆~~”覃香蓮心里首先一驚,當即縮手回來,呵斥我道:“你當我成什么了?”

    我連忙收回自己的手,急忙的解釋道:“夫人,我……我沒有別的意思,我是把你當成我的長輩了,我對你沒有輕薄之心,你可不要誤會我。你要是原意的話,我給你當干兒子都行。”

    其實剛才我也是太過激動,根本沒有想到事情的后果。二十一世紀現代觀念的我,居然對一千年保守的婦人做出肌膚接觸的舉動,這可是冒了天下之大不違啊。

    “去你的~~”覃香蓮看著我冷汗直冒的窘樣,突然聽得笑了起來,美目都瞇成縫了,半響才說道:“還是免了吧,我可不想要這么大的兒子。人家見我的干兒子都那么大了,還以為我會有多老呢。”

    我連忙夸道:“再過二十年,夫人你仍然是個大美人。”

    其實我也是說笑了,覃香蓮年紀還沒到三十,頂多就是比我大幾歲罷了。

    覃香蓮擺一下玉手,說道:跟“再過二十年,我還是老點的好。不然的話,別人都把我當成妖精了。”

    我說道:“妖精好啊,妖精都是美麗的,不知道有多少女人都想當還當不上呢。”

    覃香蓮正色道:“你怎么現在說起話來一點都不正經,以后跟我說話,一定要正經點,我有點看不慣你的表情跟性格。”

    話雖然這么說,但是她心里還是美滋滋的。

    我嚴肅起來,說道:“夫人以后就是想看我,只怕也看不到了。”

    覃香蓮一愣,問道:“為什么?”

    我道:“我今天跟你說這么,就算你不趕我走,老爺知道了,也會讓我離開的。”

    “你不說我不說,他怎么會知道?”

    覃香蓮淡淡的說道。

    我驚訝的道:“難道夫人你不打算揭穿老爺,還要跟他同床異夢嗎?”

    覃香蓮突然說了一句讓我更加驚訝不已的話來,她道:“我跟他根本沒同床,怎么會異夢?”

    “啊!”

    我大驚不已。

    覃香蓮道:“說你也不相信,自從我那兒子出生死了,我就沒跟張大戶同床過。算起來也差不多八年了。”

    我吃驚不少,難怪覃香蓮知道自己兒子死了被掉包都不傷心發狂,原來一切都已經知道。這個女人簡直太厲害,于是我道:“難道夫人你也知道事情的真相?”

    “哼~~”覃香蓮冷酷的臉蛋一沉,道:“這么大的事情,豈能瞞得過我,這個家所有的錢都是我出,下人都是我買的。你說有什么我不知道?我只是念在夫妻之情不拆穿而已,我忍了這么多年,就是想著給張大戶一個機會,反正第一步我都已經走錯,再回頭是不可能了。沒想到張大戶會如此的變本加厲,實在讓我心寒。下毒的事情其實我也是猜測,不過你這么一說,我更加相信了。”

    我心里更加的敬佩覃香蓮,沒想到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我的擔心反倒成了多余,于是無奈的搖搖頭,道:“看來我是太自以為是了,沒想到一切都在夫人的預料之中。”

    “這一次也是走運~~”覃香蓮長嘆的道:“其實一直來我也只是懷疑張大戶,沒有確定的答案。這也是今晚我找你來的原因,沒想到你幫我證實了這些想法。謝謝你。不過有一點我不是很明白,你進來不久,如果查到了我兒子的事情?”

    我道:“其實我進了鬼屋。”

    “啊!”

    覃香蓮又是一驚,道:“你……你進了鬼屋?”

    我點點頭,道:“我看到冰婕夫人的留言,三年前她偶爾撞破張小寶的身世,被張大戶殺人滅口。”

    我不想說冰婕活著,只有編了一個謊言。

    覃香蓮點點頭,道:“我早知道是他搞鬼,但是沒想到他喪盡天良,看來這個家是要不得了。”

    我道:“那……那夫人你有何打算?”

    覃香蓮看了我,道:“這些話題太沉重了,先生學富五車,不如想點笑話來聽聽,娛樂一下如何?”

    我一愣,心里估計她已經有了決定,只是不方便跟我這個外人說罷了。既然如此,我也就不比擔心了,微笑的道:“這有何難?只要夫人不嫌棄,我就是給你說一晚上都沒問題。”

    覃香蓮一聽,大感興趣。她嫁入張家這么多年了,還沒有人給她講笑話呢。張大戶是那種不解風情的人,自然是沒多大的情趣。而平常這些下人婢女懾于覃香蓮的威嚴,誰敢無禮呢?因此,覃香蓮的內心有時很孤寂的,很希望有人能跟自己說點貼心話。

    我沖覃香蓮一笑,清了清嗓子,開始講自以為好笑的笑話。

    我講道:“諸葛亮是個精通奇門八術的人,其中有一項特長就是口技。卻說這一日諸葛亮正與劉備在帳中議事,諸葛亮突然想放屁,又怕被劉備聽見,不好意思。他靈機一動,道:‘主公,為了調節一下氣氛,我學啄木鳥叫給你聽怎么樣?’劉備點點頭。諸葛亮模仿啄木鳥叫了兩聲,趁機把屁給放了。然后問道:‘怎么樣主公?我學的象不象?’劉備道:‘你再學一次吧,剛才你放屁的聲音太大,我沒聽見。’”覃香蓮聽完幾乎是捧腹大笑,腰都彎,要不是顧及夫人的形象,估計她會在草地里打滾,笑到晶瑩的淚水都已經漫溢,笑哽咽的說道:“先生,你,你就差沒把我笑死~~~”我見覃香蓮笑了,笑得艷如桃花,容光照人,心里也很歡喜。趁勢說道:“夫人愿意聽的話,我這里還有呢。”

    覃香蓮心里喜歡,于是說道:“再講一個聽聽吧。”

    我答應一聲,又開始講第二個。我說道:“話說劉備關羽張飛三兄弟剛出來混的時候,有一次被仇家捉住,將三人扔到海中一荒島上。島上無可食用之物。三日后,三人腹中空空,饑餓難忍。張飛便道:‘與其餓死,不如將小雞雞切下以果腹。’說罷,便抽刀欲切自己的。關羽急忙阻攔,罵道:‘傻逼!別急著切,揉揉再切,肉多!’此時,二人聽到劉備在一旁哼哼唧唧的,回頭一看,卻見劉備正在打摩擦,便問道:‘大哥此時還有心情如此這般?’劉備抬頭答道:‘笨蛋!弄出點醬來,蘸蘸吃啊。’”“你……壞了!”

    覃香蓮雖然口里責備,但是還是忍不住的噗哧一笑。

    我見覃香蓮并不責怪我的葷段子,看她的面色紅暈,美目如星,相反心里還有點喜歡,十分著迷。于是我趁熱打鐵的又道:“再給你講一個,話說典韋有個女人很愛他,他戰死以后,那女人便把他的拿回家,然后在墻上開了個洞,把塞進去,每天晚上去撫摩。夏侯憞、夏侯淵、曹仁、曹洪得知這件事情后,便偷偷跑到那墻的隔壁,將典韋的取下,將自己的塞進去,然后女人晚上就會撫摩。為了公平,夏侯憞、夏侯淵、曹仁、曹洪每天換一次人。這一天,輪到夏侯淵了,當他把塞進去之后,女人過來了,只見女人掏出一把刀,一刀把切下,口中說道:“韋,我們要搬家了。”

    覃香蓮聽了,笑個不止。那高高的胸脯在笑聲中抖顫不停,看得我口干舌燥,下邊都有反應了。他生怕在覃香蓮面前失態,連忙低下頭。

    覃香蓮笑完之后,說道:“你真是壞死了,專門說這些不三不四的東西。”

    這覃香蓮是過來人,心里并不反感我說的,不過出于矜持,她還是要嚴肅一點,可笑話實在讓她忍禁不住。她說道:“以后少說這些臟笑話,傳出去不好。”

    我恭敬地說道:“多謝夫人教誨,我一定記在心里。”

    覃香蓮笑了幾回,心情極好。她再次說道:“活了將近三十年,今天是最開心的,謝謝你。”

    我說道:“只要夫人愿意,我可以天天這樣給夫人講開心的故事。”

    覃香蓮說道:“你有這么多的笑話么?”

    我微笑的道:“就怕夫人你責怪我污染這府里的環境。”

    覃香蓮說道:“那你就不要講那些臟的不行么!”

    我說道:“可偏偏這葷段子才好笑啊,不是嗎?”

    覃香蓮的美目白了我一眼,說道:“這樣可不好~~”我道:“這里又沒有別人,誰知道。”

    覃香蓮認真地直視著我,道:“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這還不夠么?”

    我打趣的說道:“可是天笑彎了腰,地樂開了花,并沒有責怪我們啊。”

    覃香蓮長嘆的道:“我說不過你,真是冤家。時候也不早了,你回去吧~”“謝夫人。”

    我有點不甘心說了一句,原本還想著有點風花雪月的故事,看來是白搭了。

    “先生,日后有時間,我還要在這里聽你講笑話~~”覃香蓮看著我說道。

    一聽這話,我歡喜得差點蹦了起來。

    或許我是激動過了頭,根本沒有把覃香蓮當成夫人,高興之下抓過覃香蓮的手,狠親一下,歡呼道:“夫人,我一定準時到。”

    “啊!”

    覃香蓮被親得臉上直發燒,要知道她活這么大,除了跟老公親熱過之外,沒跟男人這么親近過,芳心亂亂的。她嘴上罵道:“你,你干什么。沒大沒小的。”

    “對不起~~我一時激動!”

    我嘿嘿一笑,說道:“夫人,我走了。”

    “你~~”覃香蓮美目一瞪,正要哼聲責備,我卻已經走遠,根本沒有留給她罵我機會。剩下只有她心中的狂跳,掀起全所未有的巨浪,宛如自己新婚之夜的緊張和彷徨。

    愛,無所不能,不可阻擋。

    覃香蓮至此才發現自己心底枯竭的愛第一次發芽,生根,就像積蓄許久的水潭,突然被砸開,潭水匯聚涌出,淹沒了一切……
真人欢乐捕鱼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