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修真小說 > 我是武松 > 第一部:清河稱霸 第46章 【美妾】
    我在逍遙快活的時候,白玉蓮在閣樓就心急如焚了。雖然才是晚上亥時不到,可是按照往常的習慣,我戌時左右就應該到了。

    白玉蓮看著我這邊的院落,卻看不到燈火和人影,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在房里睡著了。

    白玉蓮左等也不來,右等也不來。心里很煩躁,就脫了外衣,鉆進被窩里。她心里想,等到明天的,你就是來了,我也不理你。

    躺在被窩里,沒過多一會兒,白玉蓮就覺得有點昏沉沉的想睡了。迷迷糊糊中,突然感覺有人摸自己的臉,一個熟悉的聲音問道:“玉蓮,你睡著了嗎?”

    “冤家~~”白玉蓮聽到是我的聲音,心中大喜,一下子坐起來,拉著我的手說道:“你這沒良心的,我、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呢?”

    說實在我差點還真不來了,慢只是紅蓮說要回自己房子去,避免其他人懷疑和說閑話,我想來日方長,也就無奈同意了。送走了紅蓮,我徹底的洗了一個澡,才偷偷的爬上白玉蓮的閣樓,卻不想她已經生氣睡著了。

    白玉蓮埋怨的說道:“你都哪里去了,一點都沒把我放在心上……”

    我微笑道:“玉蓮,看來你比我還急想干那事呢?”

    白玉蓮大羞,哼道:“你這么一說,我以后再也不跟你好了,好像我是個不要臉的女人一樣。”

    我連忙道歉,一把抓住她溫柔的親昵,說道:“我只是跟你說著玩罷了,你可不要生氣呀。來,給我親親。”

    說著一使勁兒,鉆進白玉蓮的被窩。觸手可及,白玉蓮的睡衣還挺完整呢。

    “武郎,你不要辜負我才好~~”白玉蓮被我抓弄,有點忍禁不住了。

    “我怎么會辜負你的一片真心呢?放心好了,我會讓你一輩子幸福。”

    我一笑,說道:“我的寶貝兒,來,我給你脫衣服。”

    說著動起手來。

    白玉蓮嬌哼嗯不已,道:“武郎,今天這么遲,你都去哪里了?”

    我一邊給她脫衣服一邊說道:“今天府里又死人了……”

    “啊!死了誰?”

    白玉蓮驚訝的問道。

    我道:“蘇楷,我出外邊調查了,三天前他還到了西門慶的藥店買了砒霜,我懷疑你那湯水里的毒就是他下的。”

    “真的?”

    白玉蓮驚訝的問道:“那……那我是不是沒事了?”

    我搖頭的說道:“現在蘇楷是死不對證,就算是我們知道他下的毒,也沒有證人了。”

    說話間,我已經將白玉蓮脫光光的,兩個裸體貼在一起,都覺得滑滑的。

    白玉蓮身上的香氣使我大為興奮,我一手摟著她的脖子,一手在她的滑不溜手的皮膚上徘徊著,那個風韻和成熟的豐腴,跟紅蓮的清秀青春比起來,又是別有一番風情,更加的迷人。我暗道,白玉蓮真是天生的尤物,我真是艷福不淺吶,剛剛品嘗了美妙的處子,現在又是美妙。總有一天我把這府上的美女都上了,給張大戶戴一定大大的綠帽,非把他氣死不可。

    白玉蓮沒什么心情,伸手推掉我無禮的手,說道:“你先別忙著,那……那蘇楷死了,我怎么辦?”

    我停住手,安慰的說道:“明天中午,我把你送去鬼屋,算是事情的一個了解!”

    “什么!”

    白玉蓮臉色都蒼白了,不肯罷休的道:“不,我不去。你……你說過要跟我在一起的,會還我清白的,你都忘了嗎?”

    我說道:“玉蓮,你別無理取鬧好嗎?我怎么會忘記呢?只是現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去鬼屋只是權宜之計,先保住你性命再想別的辦法。”

    心道,女人的事怎么這么多。跟女人相處,實在不易。

    “我不管。”

    白玉蓮道:“你現在嫌棄我了,對嗎?以前你可不是這么說的,現在你倒好,說我無理取鬧了……”

    說著,便咽哽的哭泣起來。

    我連忙的安慰她,又是替她擦淚水,又是哄她,道:“我不是跟你說了嗎?鬼屋里面沒有鬼,是冰婕,跟你一樣命苦的女人。你進去了,我也會去陪你的。”

    白玉蓮道:“那不去鬼屋了,你帶我走不行嗎?”

    我道:“走?我們能去哪里,如果我跟你走,就是畏罪潛逃和拐騙良家婦女,那時候我們沒罪也變成了有罪,那是真正的奸夫婦了。我還有大哥在這里,我怎么能這么忍心拋棄他!”

    白玉蓮也并不是蠻不講理的女人,聽我這么一說,沉吟的思想一會兒,問道:“那……那我去鬼屋也可以,但是你可不準騙我。我最恨人家騙我了。”

    我微笑的說道:“騙你就是小狗。”

    白玉蓮哼了一聲道:“油嘴滑舌,我問你,等這事情過了,如果沒辦法洗清我的冤情,怎么辦?”

    我道:“我不是這里的保安隊長嗎?如果半年時間還沒洗清你的冤情,我就借口你進鬼屋得病或者發瘋了,將你移居出去。當時候我就把你接到我的家中,等我從張府出來之后,我們一起做長久夫妻。”

    “這倒是一個好辦法。”

    白玉蓮心里突然有了希望,道:“到時候我改名換姓,光明正大的做你老婆!”

    我嘿嘿的說道:“先說好了,我家里已經預訂有了幾房老婆,你去了只能是做小妾的。”

    “你,你什么時候又有了幾房老婆了?”

    白玉蓮哼道:“我才不信吶。”

    我道:“在進張府之前,我已經讓薛嫂給我下聘去了,這還能有假,小妾你不做,那你等著做丫鬟吧。”

    對于這個我一點都不讓步,要是讓了步,日后討老婆多了,更加沒有辦法將后宮和睦相處,一旦弄不好妻妾成群的關系,那還不亂套。

    白玉蓮又委屈又酸溜溜地說道:“你,你混蛋,就知道欺負人。”

    我道:“我跟你是奸夫婦,家里的都是明媒正娶,你讓我怎么辦?如果我是喜新厭舊的人,只怕你心里也不喜歡。我對自己心愛的女人是一視同仁,如果誰斤斤計較,惹事生非,那就不要進我家門,做我老婆。說,你是要做我小妾還是要跟我分手,你自己選擇!”

    “嗯~~”白玉蓮嬌嗔的嘟了一下小嘴,說道:“人家心全給了你,又什么都遷就你了,難道我還能有別的選擇嗎?別說小妾了,就是給你做牛做馬,也是要跟定你了。”

    說著,身子是緊緊的貼在我胸膛上,那一股風情溫柔,讓我無比的舒服。

    “這樣不就行了嗎?放心好了,我會好好愛你的。”

    我一笑,大嘴湊上去,吻她的紅唇。那只無禮的手,又開始活動起來。我要象犁一樣,認真而深刻地開發這青春美少婦。

    我壓在白玉蓮身上,吻住白玉蓮的唇,又是咬又是舔的,不一會兒,就將舌頭伸入對方的嘴里,密切而火熱地糾纏著。白玉蓮也挺配合,摟住我的脖子,細腰也不禁挺著。

    我每一下都使白玉蓮感到一種地震般的震撼,白玉蓮舒服極了,索性抬起雙腿,盤在我的腰上。為了報答美人的深恩,我將全部的熱情都用在白玉蓮身上。

    白玉蓮輕聲呻吟著,不知流了多少。她的呻吟很好聽,跟紅蓮的叫聲不大一樣。紅蓮的叫聲是矜持的,含蓄的,而白玉蓮的叫聲是熱情的,奔放的,還有幾分放蕩。要不是顧慮重重的,她還會有更精彩的表現。

    我聽得過癮,全身用力,弄得白玉蓮全身無一處不爽,越發覺得男女之事的美妙。

    雖說是是黑暗中吧,少了視覺的沖擊。但那種親密無間的結合,讓雙方都有一種滿足感。

    白玉蓮徹底舒服了五次之后,我才將滾燙的精華給她。燙得白玉蓮直叫:“爺啊,你這是開水吧,燙死我了。”

    我樂呵呵的道:“好寶貝,或許能燙出個小寶貝來呢。”

    “啊!”

    白玉蓮驚訝的說道:“爺,這可不成。我要是懷上了孩子。豈不是讓人知道我跟你有了關系,那時候我們真的會被抓去浸豬籠的!”

    我安慰的說道:“怕什么。萬事有我呢。就按我之前說的,等你住進鬼屋,我就想辦法把你帶出去,以后你就跟我過日子,一定舒服得跟當皇后一樣。”

    白玉蓮嗯了一聲,說道:“但愿如此吧。”

    說著。身體壓向我的胸膛,軟綿綿的跟海綿一樣舒服。

    這樣相擁著說話,也挺舒服的。彼此都感到對方的溫暖及因說話而引起的身體顫動。

    白玉蓮突然問道:“爺,你看覃香蓮漂亮不漂亮?”

    我一愣,沒想到她會問這樣的問題,于是直爽的回答道:“身材看起來挺不錯的。”

    白玉蓮說道:“可惜她嫁了一個沒用的老公,那張大戶簡直是陽痿的,我估算一下,他至少三年時間沒有去跟覃香蓮同房了。這樣一個漂亮的老婆,居然要守活寡,我都替她感到不值。”

    我一愣,說道:“這張大戶陽痿!那……那他娶一大堆老婆干嘛?”

    白玉蓮呻吟的說道:“他張大戶哪有一大堆老婆了,不就是我一個嗎。你以為他能干那事啊,其實都是在亂折騰,我身上這些鞭痕和傷都是他打的,他做不了那事,就,就打人出氣。”

    “啊!”

    這一次,輪到我不解地問道:“怎么會是這樣呢?”

    白玉蓮搖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為什么他會這樣。不過話說回來,要是我是男人,我也要娶很多的老婆。”

    我哈哈一笑,說道:“你娶那么多老婆干嘛?”

    白玉蓮哼道:“威風啊,你看皇帝三宮六院七十二妃,三千佳麗,多氣派。男人就應該這樣。”

    我說道:“剛才我說家里有幾個老婆了,你都要生要死的,現在倒好,你又鼓吹起男人應該多娶老婆了。”

    白玉蓮嘻嘻一笑,說道:“那人家剛才以為你不要我了。爺,你放心好了,如果你原意的話,你娶多少老婆我都不會介意,只要不拋棄我就行。”

    我嘿嘿的說道:“那就要看你乖不乖了,如果不聽話,我真不要你的噢~~”說著話,又硬了起來。

    “啊!”

    白玉蓮喘息著說道:“爺,你究竟是不是呀人吶。這么強的,要我的命了。”

    我得意地說道:“以后還敢不敢亂發脾氣?”

    “不敢了~~”白玉蓮求饒的道。

    “聽不聽話?”

    “聽話。”

    “乖不乖?”

    “乖~~”白玉蓮嬌嗔的呻吟道:“爺,你太強了,我遲早得被你給折騰死的。”

    我笑道:“只怕會舒服死的。”

    白玉蓮說道:“爺,使勁吧,使勁的弄吧。今晚我情愿被你給弄死。”

    在白玉蓮的要求下,我英勇戰斗。一時間,黑暗的房間里春意融融,一對多情的男女在結合交流中得到最巔峰的滿足。
真人欢乐捕鱼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