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修真小說 > 我是武松 > 第一部:清河稱霸 第41章 【媚愛】
    我從鬼屋出來,直接趕赴到自己的工作崗位上,然后是帶著眾護院到府里巡視了一遍,交待好了工作,吃完晚飯,才去閣樓找白玉蓮。

    白玉蓮剛剛沐浴完,頭上梳著高高的蟠龍頭髻、鬢上插著鳳猜釵、柳眉下的一對鳳眼有如秋水、皮膚白嫩的有如吹彈可破、靈動的雙眼有如醉人的星空,巧笑倩兮,直勾人心魄,尤其那細細的小蠻腰上豐挺的一對,配上渾圓挺翹的嫩臀,走起路來怎樣也也掩飾不住胸前的波濤洶涌,柔嫩的肌膚身上披著輕松的白紗衣,簡直就是透明一樣,衣袂飄動,宛如仙女下凡。一看她這身裝扮,就知道她是有意為之,說白就是為了等我臨幸而特意的裝扮。

    就像后宮的王妃等待皇帝的寵幸一樣,白玉蓮異常的渴望著我到來。

    我看得雖然沒有冒鼻血,但是也差不多血充腦了。

    白玉蓮見了我,關切的道:“武郎,你總算回來了,進鬼屋沒事吧?”

    我微笑的道:“你看我不是般好好的在這里嗎?”

    白玉蓮撲到我懷里,把我結實的把摸了一遍,仍舊有點擔心的道:“可是傳說進去的人都會發瘋或者離奇死亡的?”

    我吻著她的額頭,感動的說道:“玉蓮,你看我像是發瘋的人嗎?”

    白玉蓮搖搖頭,道:“那里面是怎么回事?”

    我道:“里面住著一個跟你苦命的女人,甚至比你還要凄慘。”

    于是我把冰婕的經歷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她。

    白玉蓮一邊聽著,一邊無比的驚呆:“這么說里面根本沒有什么鬼,一切都是那個神尼嚇大家的。”

    我點點頭,道:“千真萬確,所以你可以放心的住進去,不會有事的。當然這件事情千萬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包括巧蓮都不可以。”

    白玉蓮雖然說不怕,但是長久以來的鬼屋傳說不是一席談話就可以消除的,她擔心的道:“那……我真的要進去住嗎?”

    我長嘆的道:“目前別無他法,你先進去陪冰婕,等我把真相弄清楚,揭穿張大戶之后,你到時候和冰婕都可以重見天日。”

    白玉蓮還是有點擔心的道:“二爺,你說那冰婕會不會是鬼變的,故意騙你?”

    我微笑的道:“傻丫頭,怎么會有人可以騙得了我?”

    白玉蓮道:“可是她是鬼啊!”

    我道:“相信我,如果她是鬼,我就是鐘馗。”

    白玉蓮道:“那……那我住進去之后,你要答應每天都來看我。”

    我嘻嘻的道:“我每天都去看你,你受得了嗎?而且別人也會懷疑,我看還是隔天去吧。”

    “嗯,不管怎么樣?你一定要常來看我。”

    白玉蓮小聲嘟嘟的說道。

    我握著她的玉手,動情的道:“放心吧,你不想見我,我還舍不得呢?”

    白玉蓮羞澀的低低頭,小聲道:“那今晚你好好陪我,好嗎?”

    我心里又甜又喜,跟這樣的美女睡覺當然沒什么可說,白玉蓮是我來這個時代的第一個女人,對她我有著非一般的感情。我還有一種荒唐而大膽的想法,希望有朝一日把張大戶這幾個老婆覃香蓮、冰婕、白玉蓮、潘金蓮一起上了,四女同床,一起享受男歡女愛的快樂,那才叫痛快。

    白玉蓮迎上來,貼在我的胸膛上說道:“武郎,時間不早了,讓我陪你上床吧。”

    說著話,她將我拉到床沿前,很體貼地給我脫起衣服來。

    我透著窗外月光和屋里燭光看著白玉蓮,見她一臉的春情,眼神微蕩,便微笑道:“玉蓮呀,你今晚真迷人,我都恨不得將你給吃掉。”

    白玉蓮羞紅著臉蛋,嬌聲說道:“只要你愿意,就是把我吃到肚子里我都心甘~~”說著,她脫完了我的衣服,便主動站起來將自己脫光了,露出白嫩美好的身子來。

    我看著白玉蓮美好的身段,夸著:“玉蓮你真迷人呀,我想不激動都不成。”

    伸手抓向她的胸前,弄得白玉蓮呼吸加快。

    在我的夸獎與鼓勵下,白玉蓮越玩越來勁兒。她把女人的愛心跟激情都投注在了我的身上,爽得我想一射為快。但我知道不能那么做,我得忍著。

    在這場愛之戰之中,我可不能先舉了白旗。為了男子漢的尊嚴,就算再不能忍耐,我也得戰斗到底。

    白玉蓮低聲呻吟不已的道:“武郎呀,你這東西真好。”

    我說道:“既然你舒服的話,我可就不客氣了。只是你叫聲不要太大呀。那個府里還有人呢。”

    白玉蓮低聲悶哼道:“武郎呀,你真是男子漢呀。以后我就是你一個人的~~~嗯,嗯。”

    一時間,屋里喘息聲,喘息聲,撞擊聲混合在一起,充滿了原始的氣息。不大一會兒,白玉蓮便全身發軟了。她堅持不住了,便身子往前一趴,整個人趴下來了。我自然不會放過她,也跟著趴下。就像“蟬附”一樣,也有人稱做是“比翼”就像告別前的最后演出一樣,白玉蓮有意要討我的歡心,嘗試著各種花樣,讓我享盡男女之樂,直到白玉蓮爽得昏死過去。

    白玉蓮好久才回過神來,喘息過后才說道:“武郎,我真想多伺候你幾回。可惜明天我就要去鬼屋了。”

    我摸著她光滑的身子說道:“我不是說了嗎?我會隔天去看你的,咱們有的是見面的機會呢。你不用擔心。”

    白玉蓮突然變得異常的堅決表示道:“我這輩子是不會在喜歡別的男人了,你可不準對不起我呀。就算你讓我當你身邊的一個丫鬟,我也是開心的。”

    我嗯了一聲,說道:“我一定不會辜負你,我的寶貝。”

    “我相信你~~”白玉蓮甜蜜的在我臉上親上一口,然后整個人緊緊的貼在我的身上。或許太累了,她緩緩的閉上美目,就以這樣的姿勢跟我一起入夢了。

    天蒙蒙亮之后,我漸漸醒來。我向旁邊一伸手,想摟一下白玉蓮,不想竟摟了個空。正當他疑惑時,突然下面一熱。睜開眼睛一看,一副美景映入眼簾,白玉蓮低頭的精彩畫面便出現了。

    這一點換了任何男人都會感到很自豪,心里充滿了征服感。

    白玉蓮身子白得象雪,光得象瓷,她的每個部位都似乎在散發著誘人的光芒。

    我有點忍不住了。他伸手在她的身子上撫摸著,手感真好,象摸著緞子一般。我還夸道:“玉蓮呀,你的功夫真是越來越好,能得到你,我好有福氣呀。”

    白玉蓮微笑的美目向我一斜,說道:“如果你要娶了我的話,我一定會讓你天天都這樣快活的。”

    我忍不住之下,又抱起了白玉蓮,一起享受起來。喘息聲,呻吟聲,歡呼聲等合在一起,令二人都覺得爽快。雙方都從對方身上得到了銷魂的快感。至于這場愛之戰到底誰勝誰負,也不必說得那么明白。

    折騰夠了,時間也不早,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白玉蓮拖著疲軟的身子侍候我穿好衣服下床。

    我再看穿衣服的白玉蓮,臉蛋白里透紅,美目熠熠有光,眉宇間充滿了少婦的風情跟水靈。我知道這一變化是自己努力的結果,便對著白玉蓮偷偷地傻笑。

    白玉蓮則是回報給我熱情的香吻,讓我都有點不愿意離開這個小閣樓。

    白玉蓮送我到門口,說道:“你打算什么時候送我過去?”

    我沉吟著說道:“看情況吧,反正不是今天就是明天,我還要跟張大戶和覃香蓮說一聲。”

    白玉蓮說道:“最好明天吧,我想多陪陪你。”

    我心里何況不是這樣想的,于是點點頭的說道:“如果他們沒意見,我一輩子都想你在這里。”

    白玉蓮道:“我才不要一輩子在這里,你總不能一輩子呆在張府吧?你去那里我就要跟著去那里,因為我是你的女人。”

    我微笑的道:“好了,我都知道了。你這話從昨晚都今早已經說不下八百編了。”

    “你這么快就嫌我煩了。”

    白玉蓮擔心地說道:“我不提醒你,只怕我住進鬼屋幾天之后,你就把我忘個一干二凈了。那樣的話,我還不如去死呢。”

    我哎了一聲,說道:“瞧你說得這叫什么話呀,我能把你忘了嗎?沒有你,我可少了不少的快樂呀。”

    白玉蓮臉上露出笑容,說道:“這世上的女人有得是,哪個都能讓你快樂呀,不一定非得是我。”

    我安慰道:“世上的女人雖然多,但不一定都能讓我上。到現在為止能讓我上的女人只有你了。”

    白玉蓮聽了直笑,嬌嗔的說道:“但是我知道你能上的女人也不止我,我知道的。”

    聽白玉蓮這么一說,我哈哈直笑,一把將她抱住在懷中,說道:“放心吧,不管如何,你都是我第一個女人,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

    的確,白玉蓮就是我來這個時代的第一個女人,這個情結不會簡單的忘記,白玉蓮注定是我這輩子生命中最光彩的一個。

    白玉蓮深情地望著我,卻一點沒有笑的意思,說道:“我今后就是你的人了,我再不會跟姓張大戶在一起。我還要給你生孩子,所以你一定要盡快把我帶走,要不然我就跟人家說我肚里有了你的種。”

    我聽了連連擺手道:“這話可不能亂說呀,這樣一來,我們豈不是成了奸夫婦,你不會那么狠心吧。”

    白玉蓮風情無限地望了望我,說道:“你要是對我不起,我就那么做了。”

    說著就要轉身離開,走出幾步后回頭又說道:“我會天天想著你的。”

    咬了咬嘴唇,這才回閣樓去。

    我望著她的身影是又喜又怕,喜的是自己又得到一個美女,怕的是這要是讓張大戶知道了,他一定會將我碎尸萬斷,看來張大戶的事情還得趁早解決才是。

    ※※※※※※※※※※※※※※※※※※※※※※※※※※※※※※※※※※※※※※【《
真人欢乐捕鱼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