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修真小說 > 我是武松 > 第一部:清河稱霸 第36章 【金蓮】
    我知道這個問題不可回避,于是坦然的道:“夫人,請容許給我三天時間。”

    覃香蓮顯得很從容,道:“先生,我相信你。希望你不要把這個賤人留在張府。”

    說完,覃香蓮便轉身而去,隨后她好似又想起了什么,幽幽地嘆到:“哎,老爺要是能像先生一樣多關心一下小兒就好了!成天就知道和其他女……”

    覃香蓮終于沒有把“和其他女人廝混”等話說出來,便出了花園離去。

    我對覃香蓮有種特別的感覺,她冷酷的外表下,藏著很多的無奈,同時肩膀上扛著的任務也顯得特別的艱巨。換做自己站在她的立場,也不希望白玉蓮留在張府。

    我靜靜地立在花叢中,望著滿園的鮮花綻放,不由自主又回想如果那毒藥不是白玉蓮所放,又是何人所為?三天,自己只有三天的時間。

    眼前鮮花燦爛,明媚的陽光手之下,一切顯得如此之美。

    就在這個時候,耳聽左邊隔墻之內隱隱傳來音韻之聲,歌聲婉轉,若隱若現。我側耳細聽,只聽歌詞唱的是:“夜來匆匆飲散,欹枕背燈睡。酒力全輕,醉魂易醒,風揭簾櫳,夢斷披衣重起。悄無寐。追悔當初,繡閣話別太容易。日許時、猶阻歸計。甚況味。旅館虛度殘歲。想嬌媚。那里獨守鴛幃靜。永漏迢迢,也應暗同此意。”

    歌歆感慨纏綿,我怔怔聽著,忽有魂斷神傷的感覺,一股凄涼孤寂之意襲上心頭。不用說,這全府之內,也只有潘金蓮才能唱出這樣優美的歌聲了。

    我忍不住心頭一動,想著不過一墻之隔,于是終究不惜犯險,推開白玉蓮與潘金蓮院落之間的院門。

    青蔥柳樹下,只見潘金蓮體態輕盈,身形高挑修長,曲線曼妙,蓮步款款,裊裊娜娜,搖曳生姿。她黛眉彎彎,一雙眼睛明媚秀長,晶瑩嫵媚,明眸中投射著清澈怡靜的柔光。烏黑的秀發挽成了高高的云狀發髻,用一根木簪綰住,簡潔脫俗。天鵝般優美修長的脖子,有種難以形容的優雅風姿。肩若刀削,蠻腰纖細動人,酥胸飽滿堅挺。身上穿著一件潔白色的衣裙,更顯得肌膚白皙動人,身材玲瓏凹凸有致。

    潘金蓮坐在柳樹下,楊柳枝隨著微風漫舞著,而風吹得潘金蓮的衣服緊緊貼在身上,現出一副曼妙軀體,說不盡的誘人心醉。

    清風拂來,萬萬千千的花瓣從樹上飛落,就這樣憑空揚起,飄飄灑灑,紛紛揚揚,輕舞旋轉。一時之間,在潘金蓮的周圍,各色的花瓣悠然紛飛,桃紅櫻白,煙花空朦。

    花瓣陽光之下,潘金蓮處身其中,便宛如天上仙女降臨人間。

    天下竟有如此尤物!第一次,我看著一個女人而入迷,心神恍惚。

    一曲唱罷,潘金蓮放下書中彈奏的古琴,靜靜地望向我,俏目中似在思索著什么。

    半響,只見她緩緩的站起來,蓮步輕移,走到了我的面前。立時,一股醉人的幽香拂入我的鼻內,如蘭如麝,卻又非蘭非麝,從鼻端一直滲到我的心中,感到無比的舒服。

    潘金蓮用心打量他一會兒后,柔聲道:“先生,剛才奴家獻丑了……”

    我贊嘆的道:“小姐歌聲如天籟一般迷人,我都已經醉心不已,何來獻丑之說?”

    潘金蓮道:“久聞先生文武雙全,剛才奴家說唱柳三變之詞,或許在先生心中并無特別,如若能唱先生所作,那才是金蓮三生之幸。”

    她的聲音溫柔平和,柔美動人,讓人聽著直有說不出的舒服。

    “這有何難。”

    我不由心下大喜,看著這柳樹隨風飄蕩,想起曹雪芹筆下林黛玉所作的柳絮,于是朗聲低沉的念道:“粉墮百花洲,香殘燕子樓。一團團、逐隊成球。飄泊亦如人命薄,空繾綣,說風流。草木也知愁,韶華竟白頭。嘆今生、誰舍誰收!嫁與東風春不管,憑爾去,忍淹留!”

    “嘆今生、誰舍誰收!嫁與東風春不管,憑爾去,忍淹留!”

    潘金蓮聽到我念出的詞,不由的癡了起來,這不正是自己身世飄零的一個真實寫照嗎?“先生真乃當世之名家,我看非但柳三變遠不如你,就算跟東坡居士相比,你也不差分毫。假以時日,先生必定能成為當世之名家,名垂千古,為后人所敬仰……”

    “小姐你過譽了。”

    我低頭的說道,的確是受之有愧,這畢竟是人家曹雪芹的作品,自己不過隨口挪用。但是如果能把眼前的潘金蓮泡了,就是把《紅樓夢》提前六百年創作出來,自己也會毫不猶豫。

    “是先生客氣,今天如此雅致,先生如果不嫌棄,不如到我房里一坐。如何?”

    潘金蓮也不避險,對我是敬仰有佳。

    我哈哈一笑,道:“如此,我便不客氣了。”

    說著便隨潘金蓮往屋內走去,她步態優雅,搖迤生姿,風姿優雅至無懈可擊的地步,看得我兩眼發直。

    一進屋,先聞到一股淡淡的幽香。只見房中陳設簡陋,比起白玉蓮的房間來,潘金蓮顯然還不是小妾等級身份,作為一個下人,能有自己的獨立房間已經不錯了。雖然說張大戶是預備著要收潘金蓮做小妾的,但畢竟她現在還不算是小妾。

    房子雖然不是很大很豪華,卻非常潔凈,屋內擺著一張床,幾張桌椅,都頗為典雅。

    靠窗的一張桌子上擺著面銅鏡,一把梳子。屋的一角擺著一張織機,看來潘金蓮除了會彈琴,還會女紅。因為此刻潘金蓮還不是小妾,因此還沒有服侍的丫鬟,自己一個人住在屋里,跟我一樣,三餐都會有人送來或者自己去廚房拿。

    從屋子前廳的窗戶望出去,可以看到院子里有一個開滿荷花的池塘,池塘邊傲立著多株柳樹。微風拂來,柳條輕送,荷香襲人,柳枝不時刮到水面,蕩起一圈圈的漪漣,意境極美。

    從潘金蓮把我請進屋里的那一刻,我覺得她是有意引我而來。從覃香蓮一離開,她的歌聲就響起,這分明就是她有意為之。見面的恭維和要我做詞,然后到順理成章的邀請,這一切,都在潘金蓮計算之內。

    我看著潘金蓮,直到她沏了一壺茶水出來,正靜靜地望著我,那種嬌艷的嫵媚,充滿一種陽光的味道,讓人特別的心動。

    潘金蓮見到我投來的目光,微微一笑,柔聲道:“先生眼神之中,似乎有話想問奴家?”

    我尷尬的微笑一下,道:“我是在想,小姐請我進來不是喝茶這么簡單吧?”

    潘金蓮微笑的道:“喝茶談詩作詞,豈不是很風雅的事情?先生,恕我坦然問一句,幾天前我從大街走過,當街賣了幾根油條,當時候有個人極像先生……”

    “不是像,真是區區在下。”

    我對著她坦然的說道。

    “啊!”

    潘金蓮無比驚訝的道,一個做油條賣的,跟眼前文武雙全的才子,反差實在太大,讓她一時之間的確有點難以接受。“先生何故如此委屈自己?”

    我道:“不知道小姐所指委屈是在下賣油條還是現在?”

    潘金蓮感嘆的說道:“以奴家看來,兩者都是屈才了。”

    我微笑的道:“當今朝廷腐敗,我雖有學識,無奈報國無門。如果我將才華用于青樓妓院,未免虛度年華。我可不想變成柳永那樣,終日靠著青樓的紅顏知己喂養,豈是大丈夫所為。賣油條雖然看起來不是什么高檔的買賣,但是卻是我自力更生,自食其力。勞動創作所得,我心安理得。更何況人都要吃飯,我并不覺得如此是委屈,相反應該是光榮。”

    潘金蓮聽我這么一說,整個人都說不出話來,如此獨特的見解,不得不說讓她的想象都插上了翅膀,飛越千年。“那……那先生為何又要來張府當一名下人?”

    我看著潘金蓮,認真的問道:“小姐真想知道?”

    潘金蓮面對我赤裸坦誠的目光,整個人都羞澀起來,點點頭,卻不作聲。

    我看著嬌艷無比的潘金蓮,心中無比激蕩,轉而認真的說道:“自從那天見到小姐,我三魂六魄全無,小姐驚為天人,武松心生仰慕。我甘做來張府做下人,那都是為了能靠近小姐,一解相思之苦……”

    “啊~~”潘金蓮驚訝的一聲,全身顫抖,羞紅的臉蛋“蹭”的一下,連耳根都燒紅了,整個房間,寂靜得只留下潘金蓮心跳急速的聲音……

    ※※※※※※※※※※※※※※※※※※※※※※※※※※※※※※※※※※※※※※【《我是武松》翠微首發◎09年重點作品推薦◎】※※※※※※※※※※※※※※※※※※※※※※※※※※※※※※※※※※※※※※※※※※※※※※※ps:不想啰嗦,但是還是忍不住要說下,今天本書收到了舉報。是誰無關緊要,都知道現在和諧之風勁吹,本人之前已經刪除作品三部,對《非凡人生》、《風雨人生》也進行了全方面修改,甚至筆名都更換了,可是還是不能避免“追殺”我現在的心情很復雜,真的。

    讓我說點什么好呢?喜歡就看,不喜歡的,可以繞彎不看……想說的很多,但自己已經不是當年的“憤青”息事寧人吧,畢竟“退一步海闊天空”想想還是算了。不管喜歡和不喜歡的,都是一種支持,畢竟都看過我的作品。最后還是感謝大家的支持,謝謝。

    清茶淡飯2009年2月19日下午17時
真人欢乐捕鱼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