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修真小說 > 我是武松 > 第一部:清河稱霸 第32章 【麗鬼】
    從白玉蓮院子回來,我一直就是神不守舍,心里全部都是白玉蓮的影子,這個女人就像一個嫵媚的妖精,她已經闖進了我的心里,那種感覺比起我要泡潘金蓮還要強烈,更何況到現在我連潘金蓮的人影還沒有看到。

    整個下午都在懵懂中度過,好不容易挨到晚上巡查的時候,我突然發現西院鬼屋前有火光,還要錢寶蠟燭燒的味道,于是問一旁的張鴻裕道:“前面有火光,怎么回事?”

    “武二爺,千萬別去,那里邪門得很。”

    張鴻裕有點擔心的拉著我,解釋的說道:“那是鬼屋,進去的人不是死就是發瘋的。”

    我不相信這個世界有鬼神,于是道:“難道你們沒看到火光嗎?分明是有人……”

    張鴻裕道:“我們知道,其實每到初一十五,那個瘋丫頭都會到鬼屋給她小姐燒香的,府里的人都知道。”

    我一愣,道:“瘋丫頭?他是誰?”

    張鴻裕道:“就是原來老爺小妾冰婕身邊的丫鬟。她現在還住在府里,就是鬼屋旁邊,她基本每天晚上都來拜祭自己的小姐,只不過初一十五才燒香罷了。她經常一個人跑到鬼屋自言自語,因為她是瘋子,大家也沒有理會她。”

    我道:“不是說那小妾身邊的丫鬟都死了嗎?”

    張鴻裕道:“是一死一瘋,瘋的就是現在這個。”

    我道:“老爺會把一個瘋子留在家里?”

    張鴻裕道:“武二爺,你有所不知,這個瘋子碰不得,好幾次屋里的人都想將她攆走,可是誰碰了她,都會倒霉的。反正老爺也不想將家丑外揚,就留她下來了。”

    張鴻裕越是這么說,我越是覺得這里蹊蹺,總覺得這院子鬧鬼多半是人搞出來的,只是大家長期以來的心里作用,都不敢去面對罷了。至于那些得道的法師,不過是騙錢的神棍,他們會把事情渲染得更加的恐怖,這樣才顯示他的本事和收得更高的價錢。當然,當局者會更加深信這鬼怪的存在。

    在張鴻裕的勸說下,我沒有過去看鬼屋是怎么回事。但是巡邏過后,我一個人到了鬼屋的院外,這里還殘留燒過的紙錢和蠟燭,更讓我驚奇的是,這地上居然還殘留剛剛吃過的魚骨頭和雞骨頭。

    這鬼也吃人間的伙食!我看了看這鬼屋,伸手想推一下門,發現是被從里面鎖住的。或許是深夜了,我感覺有點陰涼,也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怪。雖然不相信鬼神,但是總覺得有人站在自己的背后。

    算了,明天再過來看一個究竟,還有那個瘋癲的丫頭,我一定要看看她。

    第二天,正巧遇上張大戶帶著夫人兒子一起外出,管家跟隨前去。我多日沒有回家,也不知道武大郎和春梅他們現在如何,于是顧不上鬼屋的事情,安排好了值班的事情,便急著回家一趟。

    沒到家門口,春梅遠遠就看見了我,高興的叫道:“二爺,是二爺,二爺回來了。”

    這小妮子顯得清瘦了一點,但是更加的白皙動人了,臉蛋更加充滿了誘人的緋紅,跟之前的面青饑黃完全兩樣。看得出我教武大郎做油條點心非常受歡迎,顧客是駱繹不絕。

    鄆哥已經過來上班,而且表現很賣力,我深知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道理。看著鄆哥整個人都是精神翼翼的,比起賣梨簡直就是一個在天一個在地。

    武大郎聽到我回來,從里面跑出來,拉著我的手道:“二弟,你在張府還過得好吧?”

    我一陣感動,有人關懷就是不一樣的,武松這么愛護自己的侏儒大哥的確是有其道理,武大郎一直就像一個父親照顧著武松。武松雖然長得大塊頭,但是青年氣盛,免不了惹是生非。到武松上了梁山,方體會自己大哥的關懷,對潘金蓮的恨也就理所當然。當然,那都是一千年的舊事,如今武松已經是我,一切都會推倒重來。

    “大哥,一切好著呢,我不但做了護院教頭,還做了張小寶的先生,張大戶把永福街那三層的商鋪給了我……以后我們就有屬于自己的商鋪和房子了。”

    我高興的對著武大郎說道。

    武大郎把我拉到屋子里面的角落說道:“二弟,前天張管家過來跟我說那房子的事情我還納悶,張員外什么時候變得這么闊氣了,之前可不是這樣的。而且那張管家的臉色特別難看,就好像我們搶了他東西似的,二弟,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微笑的道:“大哥,房契都在我手上,白紙黑字寫的是我的名字。這真是張員外送的,我教他兒子讀書,又做護院教頭,一分錢不要,他們就給了這個房子。”

    “真的!”

    武大郎高興的叫道,轉而又問:“那……那你要在里面做多久?總不能一輩子吧,要是這樣,這房子我們寧可不要,二弟,你年紀不小了,到時候要成家的。怎么能一輩子住在張府呢?”

    我道:“放心吧,只是做三年。”

    武大郎高興的道:“三年就賺一棟房子,這個劃算。二弟,這個家暫時有大哥看著,你就安心的去工作。”

    我道:“那你們什么時候搬到永福街去,我看現在生意挺好的,這里都坐不下人了。永福街那邊大又寬,而且又是最熱鬧的城區。去那邊生意肯定會好很多。”

    武大郎道:“那邊的房子已經騰空了,我就是不敢確定這件事情的真實,所以就沒搬。現在看了這房契,明天就搬過去。”

    我道:“大哥,搬新家一定要喜慶,等全部搬好了,選一天好的日子,算是正式掛招牌開張營業。我看店名就叫武大茶樓。”

    武大郎點點頭,道:“行,都按二弟你說的辦,現在生意好,每天都能有三四兩銀子收入。弄得熱鬧一些沒問題,到時候你也回來看看吧。”

    我道:“你弄好了就通知我,我抽時間回來看看。”

    “好的。”

    武大郎高興的道:“二弟,你來嘗嘗,這是我們新推出的麻通餅,這可是春梅丫頭想出來的,她腦子特別的靈活,顧客很喜歡,你來嘗嘗。”

    “對啊,二爺,你嘗嘗我做的麻通餅。”

    春梅微笑拿著一根麻通給我,比油條小一些,上面沾滿了芝麻。

    我接過麻通,咬了一口,特別的清脆,道:“不錯,不錯,春梅,看來你都快要成大廚了。”

    春梅嬌羞不已,道:“這都是二爺您教得好,這麻通不比油條,油條要現成吃才香,這麻通偏偏是隔一個時辰的才清脆好吃。”

    “二爺,你來碗豆漿吧,這麻通熱氣。”

    一旁的冬梅不忘給我獻殷勤,端了一碗溫豆漿給我。

    我喝著豆漿吃著麻通,看著這春梅、冬梅,各有風情,心里想如果不去張府泡潘金蓮,在家陪著這四個丫頭,也是令人向往的美好。當然,如果把潘金蓮也娶回來,那就更完美了。嘿嘿,美女放在家里,誰都不會嫌多。

    “武二爺,武二爺,大事不好了……”

    就在我沉浸在今后溫馨生活的幻想中之時,張鴻裕從外邊氣喘吁吁的跑進來,滿頭大汗。

    我道:“有什么事情大不了,我不就回家看看而已嗎?難得有人告狀了。”

    張鴻裕把我拉到一個無人的角落,低聲的說道:“武二爺……不是這個事情,是二夫人想下毒謀害老爺,現在要將她處死……”

    “啊!”

    我腦子一陣發懵,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白玉蘭要害張大戶,這……這也太不合情理了吧。“你說的是真的?”

    張鴻裕點點頭,道:“千真萬確,原本老爺帶著夫人她們去燒香還神,中午吃齋菜的時候,二夫人給老爺弄了一碗湯……結果沒想到那湯里有毒!”

    我大驚,難道說白玉蓮看上了我,為追求真愛自由,從而要毒害張大戶,不可能吧,白玉蓮不像是那種沒有理智的女人。而且我的魅力也不可能大到見一次面,約會一次,就能讓一個女人把自己老公給殺了的地步吧,但是我還是很擔心的問道:“那……那老爺呢?”

    張鴻裕道:“幸好老爺沒喝到,湯不小心倒落地上,結果大夫人那貓去舔了一下,便中毒死了。現在老爺夫人們都已經回來,正在大堂討論著要處置二夫人……”

    “走,我們馬上回去。”

    我跟武大郎說了一聲,便匆匆忙的往張府而去。

    你要讓我相信這白玉蘭下毒謀害張大戶,我覺得這絕不可能,這其中必然有陰謀或者有人陷害,可是誰要陷害她呢?頓時,我覺得這張府里面其實風平浪靜,卻是步步殺機。護院保衛科,看來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么簡單。
真人欢乐捕鱼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