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修真小說 > 我是武松 > 第一部:清河稱霸 第30章 【貴婦】
    接下來我的生活,一切按部就班。不外乎是早上給張小寶上課,教他一些現代的游戲。這小孩就是貪玩,因此張小寶越來越喜歡我,對我更是崇拜不已。下午甚至跟著我到訓練場上訓練,我對此并不拒絕,畢竟小孩需要一些陽剛的東西,整天跟著丫鬟一起,其實對小孩成長并不有利。到了晚上,我就一個人回房睡覺或者跟護院去巡查府第,生活基本就是這樣。

    頗為遺憾的是巧蓮沒有再出現,這個丫頭好像害怕了我一樣,盡管我的酥糖一直放在書桌上,可是就是沒人來吃。我在巡查的時候見過她兩回,可是她都是見我轉頭就走,話都不多說。相反另外一個美婢紅蓮對我好感與日俱增,不但改善了我的伙食,甚至還不時到我院子來給我洗衣服整理房間的。因為紅蓮是專門侍候少爺的婢女,只要張小寶沒有找茬,紅蓮想做什么都是很自由的。

    張小寶現在對我是言聽計從,紅蓮自然是輕松不少。

    至于那十個護院,正如我所料一般,有五個承受不已這樣嚴格的訓練,又辭退的工作,只從外邊又招聘人進來,不過幸好待遇不錯,吃苦耐勞的人還是有,所以很快就固定了十一個人,加上我,正好十二個。張鴻裕和何鐘越來越得心應手,而且對我心悅誠服,因此使用起來非常舒服。

    再說這個張府,分為東西院,東西院原本一樣大小,自從冰婕事件之后,張大戶妻兒都搬進了東院,并進行了擴建改造,相當豪華典雅了。而西院則成了下人住的地方,在西院里,只有我和管家是住獨立院落,按照我住的標準,其實是當時張大戶小妾的房間標準,因此這樣的待遇算是不錯了。

    張小寶書房的后面,的確就當是潘金蓮住的房間,我每天都能聽到她的歌聲。這種也算是一個享受,這些天,我每天都在盤算著如何能接近她。按照我現在的地位,進出整個院子是不成問題,但是在還沒有認識和建立感情的基礎上,我應該如何跟潘金蓮搭上關系,這實在是令人頭痛的問題?難道我要學習一下古代的風流書生,寫幾首情詩給她,以敲打她的芳心?

    寫詩詞雖然我不會,但是照搬一下南宋以后一些情詩還是綽綽有余的,這一點,算是我朝前意識的功勞吧。畢竟我比他們多活了一千年,嘿嘿。

    在我對整個府上莊園的地形結構都十分了解的情況下,我安排的新的巡查路線,在大門設立的警衛亭,進出的人必須申請,管理是井井有條。

    其實當初我跟張福據理力爭要把出入放行的權力就是為了方便自己日后進出府上,畢竟我在外邊還有四個小美人的。進來打工是為了泡妞,家里那四個同樣是好美人,不能空放著。

    這天中午正當我沉迷在書海之中時,一個婢女突然出現在書房外叫道:“武先生在嗎?”我掉轉頭,看見俏麗的巧蓮正立在門口,于是有點高興的道:“是你,巧蓮?你找我嗎?”

    巧蓮低低頭,說道:“是我們二夫人請先生過去一趟!”“二夫人請我過去?”我心頭一震,那不是白玉蓮嗎。我放下手中的書,試探地問道:“你可知夫人尋我何事?”巧蓮低頭說道:“夫人為何找你,我實在不知,也不敢問,先生去了便知!”既然不知道是何事,也不必猜想,于是我道:“如此,就有勞巧蓮姑娘在前面領路了!”初夏溫暖的陽光下,院落的小花園里,那一簇接一簇的菊花更顯美麗清逸,輕風徐徐吹來,帶來了略微苦澀的淡淡菊香味,令我精神一怔。

    這白玉蓮乃是張大戶的新寵,因此她的院落也府里數一數二的漂亮,還有特別的花園,開滿了各式各樣、五顏六色的花朵,金黃色、紅色、紫紅色、淡黃色、白色……無一不全。

    置身這優美的花園中,總讓人有種想入非非,特別是受美人之約而來。忽然,我停住了腳步,因為他的眼神被一種寧靜、淡雅的美麗所吸引。

    花叢中柳樹下,白玉蓮半躺在睡椅之上,姿態極為誘人。

    暖暖的陽光下,白玉蓮身著輕紗飄逸的紗裙,體態舒閑,一只手托著下額,如秋水一般明媚又如薄霧一般迷蒙的動人眸子正靜靜地看著我。她的腳上套著一雙紅色的錦繡繡花鞋,白皙的玉足跟紅色的繡花鞋更加襯托出她肌膚勝雪。有意無意之間,那雪白的玉足,在羅裙下微微露了出來,形成了一幅另任何男人都要神魂顛倒的美人橫臥圖。

    不知何時,丫鬟巧蓮已經悄悄地退了去。我全然注視著眼前的美景,竟然不知道巧蓮何時離開的。此刻的白玉蓮,再不是我先前看到的那個妖媚十足的女人,因為我甚至能感覺到那百花叢中,這個女人渾身上下散發出一種淡淡的哀怨。

    我心頭涌起了一種難以言說的情愫,甚至想沖上前去,將她擁入在自己的懷抱中,好好的愛憐、安慰她一翻。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甚至牽動了我所懼怕的那種體內的野性,我感覺自己就好像是快要脫僵的野馬,不顧一切的沖將上去……

    白玉蓮見到我那神魂顛倒的神色,心頭不禁暗自高興。對于男人,她有著充分的了解,她知道如何去逢迎去俘虜她想要的男人。對于眼前的我,她知道不是一個用身體就能征服的男人,但是白玉蓮卻自有她的辦法,她美麗,而且不笨。她微微地起了起身,對我微笑著說道:“先生,你來了!”

    我心中情潮澎湃,卻不知道該如何,只得低頭問道:“夫人相請,不知所謂何事?”白玉蓮哀怨地輕輕嘆了一口氣,說到:“難道非要有事情才能勞煩先生嗎?前些日子你替我賺了銀子,我還沒有跟你當面道謝,今兒算是了卻了一個心愿。”

    我道:“夫人客氣了,之前你已經答謝過了,不必再次言謝。”

    白玉蓮微笑的道:“我今天除了要答謝先生之外,還想請先生來喝喝茶,順便談論一下詩文……”

    我突然感覺到白玉蓮對我有所企圖,而她那種企圖彷佛就是我心中最渴望的。做一個護院教頭,自己監守自盜,與主人的小妾約會,這可是犯死罪的。至少在一千年前是如此,但是我卻很享受這種約會,越是刺激,越能激發人的興趣。于是我淡淡的道:“夫人抬舉了,我哪懂什么詩文,不過是一介武夫罷了。”

    白玉蓮微笑的道:“那是先生你過謙了,山外青山樓外樓,西湖歌舞幾時休?暖風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這樣的絕句不是誰都能順口而出的,先生有如此才能,何必對奴家隱瞞。”

    “見笑了。”

    我只好尷尬的微笑,這詩的確不錯,但是不是我寫的,當然,這個我不能跟白玉蓮說。

    白玉蓮微笑的道:“先生文武全才,奴家甚是仰慕,今天請你過來,就是想讓你為我作詩一首……”

    我心想約會就約會吧,什么作詩寫詞的。不過她一個婦道人家如此明目張膽的邀請我,也是情不自禁了。反正我來張府就是沖著泡妞來的,雖然還沒見到潘金蓮,眼前這個女人也不錯。“夫人你真把我當大詩人了,但是這詩豈能說來就來。”

    白玉蓮嫵媚的看著我,道:“你們文人寫詩作詞不都是強調靈感涌現,揮毫即來嗎?現今處身這個花園之中,難道先生你就沒有一點靈感?如果真是這樣,那只能怪玉蓮太丑了,不能激發先生的靈感……”

    “不是,夫人貌若天仙,可謂世間少有,只是武松文才實在不濟……”

    我敷衍的說道,腦子里卻是掃索著佳詞妙句。

    “先生,你寫嘛~~我相信你一定行的。”

    白玉蓮聽了我的贊許,嬌嗲的央求我,聽得我骨頭的松掉了,好一個妖艷嫵媚的尤物。這樣的貴婦簡直就是風情萬種,讓男人情不自禁,愛得發狂。

    我在腦海思量了一下,于是念道:“昨晚西窗風料峭,又把黃梅瘦了。人被花香惱,起看天共青山老。鶴叫空庭霜月小,夜來凍云如曉。誰信多情道,相思漸覺詩狂少。”

    “好詞啊,人被花香惱,起看天共青山老。誰信多情道,相思漸覺詩狂少。先生真乃大家風范,名家手筆……”

    白玉蓮聽了我念出的詩詞,不由一陣驚嘆。眼睛看著我的時候,整個人都是神采飛揚……如果還要懷疑白玉蓮對我的情愫,那簡直就是自欺欺人。

    白玉蓮對我的喜歡,是地球人都能看得出來的事情。
真人欢乐捕鱼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