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修真小說 > 我是武松 > 第一部:清河稱霸 第27章 【教書先生】
    張小寶懶洋洋地從地上爬了起來,叫紅蓮退了出去,心不在焉地對我說到:“你就是新來的先生嗎?見了少爺我,怎么不行禮呢?”我沒想到這個張小寶看似肥頭豬腦的,說話倒一點不像個孩子,反而有點像大老爺一般咄咄逼人,看來還想給我這個新來的先生來個下馬威。

    “自古以來,講究尊師重道,哪里有先生先向學生行禮的道理呢?你們張家總算是大戶人家,不會這點禮數你都不知道吧?”

    我對著張小寶瞪目說道。

    那張小寶見對我的下馬威不頂用,還被一記反擊,叫嚷道:“你不過是我們家的一個下人,見了少爺為何不行禮?當心我攆了你走!”“是嗎?”我反問道,“我倒想看看你如何將我攆走?”對付這樣的無知小子,一定不能示弱,否則只怕永無翻身。

    張小寶看著我,道:“我就告訴我爸說你打我……”

    “啪~~”我上前就是給了張小寶一巴掌。

    “啊~~”那張小寶疼得頓時叫了起來,怒喝的道:“你……你敢打我?”

    我冷笑的道:“你不是要去告訴你父親說我打你嗎?我現在是成全你。”

    “好,我這就告訴我媽去……”

    張小寶說完,便舉步往外走去,看來真是要去告狀。

    “嘭~~”張小寶沒走兩步,經過我跟前的時候,頓時被我伸腳絆倒在地上,摔了一個狗吃屎。

    “你……你反了。”

    張小寶顯然急了,他嚷嚷道:“我……我要殺……”

    “殺了我!”

    說著,我把軍刀拿出來,在他眼前搖晃一下,道:“要不我先成全你……臭小子,還沒有人在我面前橫過,你想跟我來玩橫的?”

    “咦~~你……你這刀還會折起來,真漂亮,是哪里買的?”

    張小寶好奇的看著我的軍刀問道。

    靠,真是不知死活的家伙,這個時候居然還想著玩,真是不知死活的家伙。

    我想了一下,靈機一動,道:“想買?那是不可能的,這是我自己親自打造的。”

    “你做的!”

    張小寶道:“那我跟你買,多少錢,你開價。”

    我道:“多少錢我都不買,但是如果你想要,你聽我的話,我教你做,到時候你想要多少都可以。”

    “好啊。我聽你的。”

    張小寶站起來,看著我的軍刀入神。

    想不到事情會這么容易轉彎,于是我微笑著對張小寶說到:“先叫一生先生好來聽聽!”

    張小寶站起來對我鞠躬的大聲叫道:“先生早!”“很好。”

    我得意的道:“那你還要不要去告狀?”

    “當然不告了,先生你是好老師,最好最好的老師。”

    張小寶點頭的說道。

    我微笑的道:“你知道就好,其實這折刀只是小兒科,我還有更多好玩的,只要你聽我話,讓我給你老子交差,我教你好玩的都沒問題。”

    我心里很清楚,雖然我給張小寶來了一個下馬威,但是他知道張小寶是被嬌慣壞了的少爺,少不得有幾分倔強和傲氣,處處來強他肯定不干,必須要軟硬結合。

    我揀了張小寶側面的一張書案,坐了下來,平靜地對張小寶道:“張小寶!在我之前,你都有過幾個老師,識得多少字呢?”張小寶斜了斜身子,有點不耐煩地說到:“七個老師!識字嗎?一個都不會!所以我老爹將他們都趕走了!”我冷笑的道:“我看是你把他們趕走的吧。”

    張小寶看著我,道:“都教我不會,我老爸豈能讓他們留下。”

    我又問道:“那這七位先生平時都在做什么呢?為什么你一個字都不會?”

    張小寶得意地說到:“他們!他們就是本少爺的下人,專門服侍少爺我的。比如給我斟茶、遞水!或者給我捉蛐蛐、斗蟋蟀!只要不聽從我的話,我就到我老爸哪里告狀去……”

    說到這里的時候,張小寶顯然有點得意忘形了。

    我淡淡地說著,隨意翻著書案上早已經準備好的《三字經》道:“廢話少說了,今天你給我先認識那么兩三個字,你認識越快,我就能越快的給做你新玩意……”

    “好啊,那我們先認字……”

    張小寶一聽,極為興奮的跳了起來。

    畢竟是孩子,愛玩就是他的天性,只要牢牢抓住這一點,不怕他不聽話。我隨意弄一些二十一世紀的小玩意出來,擔保這小子惹得屁顛屁顛的。

    我翻開了書案上的《三字經》張小寶現在興致高漲,當然跟著我大聲朗讀著“人之初,性本善……”

    張小寶的讀書聲遠遠地傳了開去,路過丫鬟、下人都暗自納悶,心道:“今天真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從不摸書的少爺居然會讀得如此起勁!”很快,有人把這情況報告了張大戶。

    張大戶聽了簡直是笑得合不攏嘴了,這次,原本他還心疼輸了一棟房子給我,不過現在看來,只要他兒子能讀書,就是十棟房子也值得,要不然這萬貫家財如何能傳宗接代下去。

    教了一段三字經,我又教他百家姓。過一會兒我也覺得有點悶,便留著張小寶在那里搖頭晃腦的猛念,而自己便抽身在旁邊看自己想看的書。并且悉心挑選了一些書籍,準備拿回自己的房里再看。

    我深知小孩子的興致來得快去得也快,所以當張小寶讀了一陣后,我就叫他停了下來。讓他和自己一起練一練字。

    張小寶停下念書,順手抓了一只大毫在手。

    我見張小寶這握筆的方式,樂了,這哪里是握筆,簡直就是在抓筆嘛。我捻著張小寶的手說道:“有你這樣握筆的嗎?簡直就是亂來。看來你之前的先生都是豬頭……”

    “他們就是豬頭。”

    張小寶見我批評之前的教書先生,得意的說道。

    我道:“他們是豬頭,你也想做豬頭嗎?”

    張小寶道:“當然不要。”

    我道:“那你就聽我的,這握筆可不是亂握!來,看我的。”

    張小寶嚷嚷道:“寫字哪里有怎么多規矩啊,讀書就是麻煩。你管我,反正能寫出字就可以……”

    我道:“做什么都要有方式方法,你不按照我做,到時候就算我教你做好玩的東西,你也做不出來。你以為握筆是抓刀啊!看好來,這握筆應該這樣!拇指和食指捏住筆的上端,用中指和無名指活動筆的下端,小指隨無名指自然活動……這樣才成!”我說著,提筆在紙上寫了一個端正的“張”字,是用宋書所寫。然后我指著這字說到:“張小寶,你看看,這就是‘張’字,你們家的姓。左邊是弓,右邊是長,知道嗎?”

    “我懂,我爸說過,這叫弓長張。”

    張小寶一聽。

    我點點頭,道:“很好,你就照著我這個練,如果你把這個字寫會了,你爸一定高興得什么都答應你。”

    張小寶道:“我寫會了就只想要你的刀。”

    “不行,就一個字想要我的寶貝。你練好這個字,我給你做轉盤飛鏢。”

    我道。

    “轉盤飛鏢!”

    張小寶道:“什么東西,好玩嗎?”

    我道:“當然,你就放心的練吧,我先找點材料先。”

    “那好。”

    張小寶高興的點頭,便照著我剛才寫的字,一筆一畫,有模有樣地臨摹著,顯得異常的小心。

    遺憾地是事實并非如張小寶想象的那般容易,這個可憐的孩子幾乎是剛寫下一筆,就抓起了筆下的紙,將它狠命地揉成了一團,扔在了地上。最開始的時候張小寶將這歸結為自己不小心、沒熟悉毛筆,但是當他接二連三的扔了幾張后,張小寶無奈地將手中的筆一扔,頹然道:“什么破筆!一點都不好玩,不寫了~~”我怒道“不寫,你想找打啊~~”說著拾起張小寶扔掉的筆,仔細地在硯臺中調磨著筆尖。“你蠢就賴筆不好,有你這樣的嗎?想當豬我可不攔著你……”

    “我不要當豬~~”我道:“不想當豬就給我好好的寫字。來,我抓你的手……”

    說著,我握著張小寶的手,帶著他一筆一畫寫了起來。一邊寫,一邊教張小寶寫字的要領,“寫字不是畫畫,要一筆是一筆,不要涂涂抹抹。下筆要一氣呵成,這才有氣勢!”

    張小寶也不是太笨,終于逐漸領悟到寫字的一些竅門了,至少寫出來的字已經讓人能夠認出來了。于是他興趣大增,跟著我一直練了下去。

    就這樣,我的第一堂課總算是有所成就,至少這個混球小子會握筆寫字了。
真人欢乐捕鱼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