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修真小說 > 我是武松 > 第一部:清河稱霸 第24章 【千年的愛戀】
    我看著巧蓮水靈靈誘人的樣子,心里充滿,想入非非,腦子更是一陣混沌。心想著她不會是二夫人白玉蓮送來感謝自己的禮物吧。要是這樣,這禮物也太豐厚了。不過這也并非不可能,要知道二百兩銀子在外邊的市場上,現在可以買不下五十丫頭了。巧蓮這丫頭雖然不錯,但是比起春梅來還是差一點的,由此得知,她當初被買入張府也不是很高的價錢。

    “武二爺,這是二夫人讓我給你送來的酥糖,說是對你的一點謝意。”

    巧蓮拿出一個小盒子,里面裝滿了酥糖。

    我微笑的點點頭,道:“這酥糖是女孩子家吃的東西,不如我請你吃吧。”

    “這……”

    巧蓮眼睛睜得大大的,道:“這……這怎么行。”

    我道:“這有什么不行的,難道有毒藥不成?”

    “怎么會呢,武二爺,你可不要亂說。”

    巧蓮擔心的說道。

    我詭異的微笑道:“那一定是很難吃,所以你才不肯吃,對嗎?”

    巧蓮道:“不是的,這酥糖可好吃了。我……我們做婢女的一年都吃不到一塊,市面上賣得很貴,只有夫人高興了,才會賞一兩塊,象夫人賞賜給武二爺這樣一出手就是一盒的,是從來沒有的事情。”

    我高興的道:“既然是好吃的東西,那你為什么不吃?”

    巧蓮有點擔心的低聲道:“因為……因為這是夫人賞給你的,我吃了豈不是亂了規矩,被夫人知道了,會被罰的。”

    我道:“這有什么,既然是夫人賞賜給我的,那這糖是不是我的?”

    “當然就是你的。”

    巧蓮回答說道。

    我道:“既然是我的東西,那我再送給你吃,這關夫人什么事情?拿著……”

    說著,我把酥糖整盒塞到她手上。

    “不行。”

    巧蓮拒絕的說道:“我拿了放哪里?萬一被夫人知道,還以為我是偷偷藏了起來。使不得……”

    我道:“那這樣好了,你在我這里吃,吃完了再走。”

    巧蓮看著我,心里一暖,好像感覺我對她有意思一樣,整個人低垂著嬌羞的頭,道:“怎么能一下子吃完,那會把牙齒弄壞的。”

    我將盒子打開,拿出一塊給她,道:“那你以后天天來我這里,我一天給你吃一塊,我不在的時候你也可以來吃。我就把它放在這書桌上……”

    “這……這怎么行?”

    巧蓮低低頭,道:“我每天往你這里跑,其他人會怎么想?”

    我道:“這有什么?我就說你是來給我磨墨的,你就是我的侍讀丫鬟。”

    “我,我只怕自己不配做武二爺你的侍讀。”

    巧蓮已經感受到了什么似的,整個臉蛋紅的跟水晶紅富士蘋果一樣的誘人。

    我道:“沒有什么配不配得起的,只要你喜歡就行。來,我請你吃糖。快吃,要不然我不高興就反悔了,以后你想來我這里,我都不給你開門。”

    “嗯~~”巧蓮低低頭的接過我遞過的酥糖,放在嘴里,顯得十分的害羞,但是心里已經甜蜜跟裹了蜂蜜一樣。

    我看著她吃糖的樣子,心里是一陣陣的心曠神怡,這丫頭是越看越迷人。

    “武二爺,二夫人托我有話問你……”

    面對我直勾勾的眼神,巧蓮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

    我點點頭,道:“有話直說便是,跟我不必客氣。”

    巧蓮見我和氣,也就放心了,問道:“夫人說你文武全才,怎么會來張府做下人?”

    “哦?”

    我頓時大感興趣:“二夫人怎么會想起問我這個?”

    巧蓮道:“夫人說了,以武二爺你的本事,肯定能在朝廷謀得一官半職,何必屈人屋檐下……”

    我點頭道:“入朝為官?我朝自太祖皇帝開國以來,自從杯酒釋兵權之后,都有重文輕武的習氣,繼唐朝詩歌鼎盛之后,我朝詩詞又上一個臺階。現在社會上都流行才子仕女,無不以文采風流為榮。放在太平盛世的時候,這些都沒有錯,可是在如此國難當頭,北方遼人入侵,西邊是西夏,北面還有蒙古,他們都對我朝虎視眈眈。朝廷這個時候應該奮起才對,但是看看如今的朝廷,奸臣當道,貪官污吏魚肉百姓,民不聊生。遠的不說,就說這一次的黃河泛濫,就知道朝廷是多么的腐敗。杜甫當年就說過,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為權者不知道老百姓的生活困苦,一味玩樂,比起晚唐腐敗尤甚。正所謂:山外青山樓外樓,西湖歌舞幾時休?暖風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我堂堂大宋朝如此無能,還有何希望可言?入朝為官豈不是為虎作倀?”

    其實我說這話不過是想敷衍一下眼前這個小丫頭,可是越說就越激動,越說越怒,臉上早已是怒火滿天。完全是一副憤青的樣子,口不擇言的時候,居然把南宋林升的《題臨安邸》也提前了一百多年“發表”讓那個巧蓮聽得是目瞪口呆。

    “山外青山樓外樓,西湖歌舞幾時休?暖風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好詩,好詩啊。就憑這一首詩,武二爺就可當清河縣第一才子……”

    那巧蓮聽著我的話,完全不懂我其中對當下朝廷的痛恨,而只是欣賞其中的詩歌才華,連民間的風氣都如此,這個大宋朝滅亡也是合情合理。

    反正我是21世紀過來的人,在大宋朝滅亡是天注定的事情,才不管它呢?用今天的話來說,遼人、西夏人,金人,蒙古人都是中國人,這自家兄弟的事情,怎么打都不算過份。反正打來打去,搶來搶去,那些豐功偉績、金銀財寶都留在中國的大地上,但是小倭寇就不行,非要把他滅了才甘心。

    這朝廷的事情還是很遙遠的,目前最讓我上心的事情是,這美女這么誘人,我該如何做才是好。畢竟泡相隔一千年前的女人,我沒有什么經驗啊。說起來,她還是我的前輩的前輩,靠,整整是九百的年齡差距……
真人欢乐捕鱼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