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修真小說 > 我是武松 > 第一部:清河稱霸 第22章 【素女經】
    張福按照我的意思將那十五個武師中的十個攆走,只留下了五人,同時繼續對外招聘護院武師。我把身上僅有的三兩碎銀給了這個大管家。看得出來,這個張福在張府是一個能話事的實人物,因此需要打點一下,也是為了方便日后的工作。再說在張府工作包吃包住,這錢還是要花在節骨眼上才能派上用場。

    俗話說得好,有錢能使鬼推磨,更何況張福也不笨,看得出員外對我的喜歡,因此跟我搭上,對他來說絕對是百利無一害的事情。

    張福帶我去住所。因為我是教書先生和武師教頭的雙重身份,因此住所在院子里是僅次于老爺夫人和管家之后的地位,我有幸分得一間獨立的小院落。

    地方很幽雅,是小小的三間軒,西側帶一復室,我看里面窗明幾凈,應該很適宜讀書。軒北窗外,則有一樹芭蕉,數枝翠竹,依窗而栽,綠意宜人,又有湖石夾列其間。并配以梅、竹、芭蕉構成竹石小景。還有那由紅林鑲邊的長方形窗枉框松成的框景,滿目青竹,蒼翠挺拔,翠周圍的傲臘梅、紅色天竹子和奇峰迭起的假山石,仿佛是雅致的國畫小品,人在軒內,似在室外,富有詩情畫意。屋前則有石板平臺,圍以低石欄,屋頂為卷棚式,線條流暢,回音效果好,是園內聽曲的好地方。

    堂內北墻有三個大窗,并用紅木鑲邊形成三個長方形窗景,窗外天進中種植臘梅、翠竹、芭蕉、天竺,配以幾峰湖石,一格窗景就是一幅立體的畫,輕描淡寫,空靈秀美。盆景古雅精巧,韻味雋永,富于詩情畫意。

    室外有一假山,山上有一半亭。此亭倚墻而筑,體量纖小輕靈,飛檐翹角,與小院格局十分相稱。院內繁花似錦,姹紫嫣紅,整座宅院極為嫵媚多姿,優美幽靜!

    我看了這個地方,真有點家的感覺,如果抱著潘金蓮和那個白玉蓮在這里約會,琴棋書畫的一番,那是何等的風流和遐意。

    我工作的職責也很清楚,就是教張大戶的兒子張小寶讀書認字和教武師功夫,并負責張府的“安全保衛”工作。薪資待遇不低,張大戶給我漲到了八兩銀子一個月。在包吃包住的情況下,這算得上是優差了。但是我的心思并不在這一份工作上,我心理更多的是在想著潘金蓮,甚至是張大戶那迷人的小妾白玉蓮。

    “恭喜武二爺!打今后起你可就是我們張府文武教頭,在這個家除了主人夫人和我,你便可以不聽其他人的使喚。”

    張福一旁笑著對我說道。他剛才提到自己的時候,比主人夫人還要用重音,意思很明顯的在提醒我,在這個家里,我還得聽他的。

    我小心翼翼的道:“爺就不敢當了,大管家你以后叫我武二便是,有什么盡管吩咐。”

    張福朝我點點頭,顯得很滿意,道:“你還可以使喚府內的下人,讓他們為你做一些洗衣疊被這一類的雜活。至于府上那些雜七雜八的規矩我就不說了,以后你慢慢學來便是!”我再一次點頭,道:“我初來什么都不懂,一切都聽大管家你的吩咐,有什么做不對的,你盡量提,我一定改正。”

    張福聽了我的回答,很是滿意,道:“聽我的就對了。”

    我點頭應是。老實說,我也不得不佩服這個管家,兩面三刀的功夫他是耍得爐火純青。盡管我給了他銀子,但是在他看來,給銀子這也是天經地義的事情,由此便可知道,他在暗地里一定收受了不少的好處。對于他這種貪得無厭,我十分不喜歡,因為這樣的人不會把誰當作真心朋友。既然這種不能深交,那我就要做好跟他翻臉的打算,以我的性格,除非我不想在這里呆下去,否則都不可避免跟這個張福沖突。

    張福又對我笑著說道:“你能文能武,又是姓武的,我看以后便叫你武先生好了。你安心在這里住下,起食飲居每天會有人來侍侯,安心地教好小少爺,明天會有人請你過去的!我先告辭了!”“大管家,你慢走。”

    我把張福送到門外,看著他走遠,我把門關上,一個人在房間里不由發出一陣得意的笑。

    成功的第一步我是邁出了,接下來就是看我的表演了。

    房子里沒有別的東西,倒是有一大堆的書,估計之前是教書先生住過的。看著這些典籍,我心里嘀咕,如果能把它們保留到21世紀,也算是古典書籍文物,應該是價格不菲。

    還沒到吃晚飯的時間,我想回家一趟,但沒想到找不到管家,這張府還有這樣的規矩,沒有主人、夫人或者管家的允許,下人都不準外出。靠,這跟監禁有什么區別。老子是來泡妞的,不是坐牢的。等我的護院都召集齊了,以后這家規非改不可,改成沒有護院教頭的允許,任何人不得外出,否則按外勾結偷竊罪論處。

    我信心十足!走出了自己的房間,來到院里,雙手高舉向天舒展了一體。望著頭頂上空舒展的松枝,我有一種想高聲呼喊的沖動,但是又趕緊把這個沖動壓制了下來。因為我是很清楚自己的嗓門有多大!閑著無事,我便到書房找點書籍來看,左翻右翻之下,也沒有什么可讀的書,于是溫習了一下《三字經》、《百家姓》畢竟這可是要上課的內容。至于其他的孔孟之道,倒也不急著去看。

    《三字經》、《百家姓》沒什么難的,看兩遍我便通曉。于是又覺得無事可做,又不能到處亂走,只有找點娛樂文本讀物來打發時間。古代最好的yy就是《金瓶梅》了,可是那時侯還沒成書,而且自己正經歷這其中的故事。總不能讓我來下筆寫這《金瓶梅》故事吧,靠,這樣一寫我吳嵩不成了蘭凌笑笑生?

    翻來翻去,沒啥好看的,只有一本被翻得有點破爛不堪的《素女經》這本經典古籍在很多民心目中可是雙修圣經,甚至被無數yy小說的作者描述成為雙修武學最高的經典,一旦融會貫通,便可以化羽成仙,長生不老,延年益壽。

    我細翻了一下,其實這無非就是一本古代性學的百科全書。開篇“黃帝問素女說,‘吾氣衰而不和,心內不樂,身常恐危,將如之何?’素女曰:‘凡人之所以衰微者,皆傷于陰陽交接之道,爾夫女之勝男猶水之勝火,知行之如釜鼎……”

    讀著素女經開頭的話,我覺得《素女經》并非如一些yy蟲所想那樣超級無敵,也不是衛道士所想的那樣不堪入目,并且其陰陽之說倒也暗合醫理,看來談寂所言,句句屬實。只是當我看到那句“陰陽交接之道”的時候,他心頭有點懵懂的感覺,似乎是糊涂,但似乎又有點頭緒。

    其實男女陰陽有很多的考究,如若不得其法的話,會對身體造成傷害甚至夭亡(也就是人們常說的虛脫、精盡人亡)閑著無事,這素女經上面所載的內容也并不枯燥乏味,甚至對我來說顯得新奇無比,大開眼界,其中之說更非無稽之談,往往能與中醫之理相迎合。對于里面的各種曼妙姿勢、交接之道、溫存之法我看得倒是似是而非的,很多招式甚至我回想自己看過的a片,都沒辦法對上號,自己又沒有經歷過,于是只能對著書中的描述進行幻想,終于也算體會了什么叫做“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

    但是任憑如何幻想,真正的滋味,也只能是紙上談兵,終不得一試。如果假以時日,能抱著潘金蓮在這房間真刀真槍的實驗大干一場,那才是真正的黃金屋,顏如玉。
真人欢乐捕鱼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