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修真小說 > 我是武松 > 第一部:清河稱霸 第20章 【美艷少婦】
    一副下聯,讓一百多號應聘的書生全部被趕出了張府。

    不過我最大的收獲不是打敗了一百多號書生,而是讓現場那美艷少婦為之一顫。古代沒有現代那樣的科技發達,交通便利,消息靈通,因此女人一生想認識一兩個才子是很困難的。

    風流英俊才子,那個少女不愛,少女愛,少婦更加愛。在古代封閉的世界,多情美婦與風流書生,要是沒一點戀情,那才是郁悶的事情。

    前面說過了,張大戶除了正牌婦人之外,還賣了兩名美妾,一個是正在培養的潘金蓮。另外一個就是眼前這個美艷少婦,叫白玉蓮。她比潘金蓮年長三歲,因此更早的得到了張大戶的寵幸,并納做了妾氏。因為張大戶正牌老婆對張大戶管得甚嚴,在足不出戶的情況下,張大戶對白玉蓮甚是寵愛。

    話說回來,這白玉蓮雖然已經不是少女之身了,但是懷春的女兒情懷卻并未消退半分而且更猶有過之。照理說這白玉蓮嫁給了張大戶,也算是釣了個金龜婿,謀了一個好歸宿,衣食無憂,享盡一生富貴。然而,人都有一個通病,就是總不會滿足于現狀。女人,尤其是白玉蓮這般妖艷、富貴的女人,就更不容易滿足了。

    張大戶能給白玉蓮的,只是無窮的財富享受。但是白玉蓮又怎么會僅僅滿足于張大戶的財富呢,珠寶、玉器的光芒見得越多,她眼中的狂熱就越少,財寶看得多了,也就漸漸就失去了興趣。現在,她還需要一種心理的滿足和享受,因為她畢竟才二十年紀,她需要被一個真正的男人呵護、疼愛。可惜的是,張大戶顯然不會是這種男人。甚至可以這樣說,張大戶已經算不上是男人。

    我偏偏擁有魁梧俊朗的外形,此刻一露文采,那是當然受到白玉蓮的另眼相看。

    白玉蓮看著眼前的我,真是越看越歡喜。白玉蓮覺得自己心頭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升了起來,不停地蕩漾著,蕩漾著,蕩動了她的春心。雖然身著尋常衣,卻難掩我濃濃的眉毛之間的那種奇特氣質——霸氣豪氣,意氣風發!我感受到了白玉蓮那灼灼的眼神。如果換做二十一世紀,我一定會跟她對視,甚至調戲一番。但是我現在是在宋朝,而且還是在應聘,自然不能太露骨了。所以我故意的低下頭,不去看她。

    白玉蓮以為我是出于嚴守著讀書人應有的道德——“非禮勿視”心中不怒反喜,見我竟然不為自己的美色所動,真是難得!哪里像那幾個武師,雖然刻意壓抑,但是眼睛中仍然閃爍著禽獸一般的光芒。

    “好一個俊男!”白玉蓮心中暗贊,專心看著,接下來我可是要表演武功的,要是能把這些護院武師也打贏了,那可真是文武雙全,比起那些書生的銀樣蠟槍頭不知道好多少啊。這對于悶的怨婦是有著致命誘惑的。

    我向張大戶不卑不亢地說到:“員外,文斗已經過關,接下來是武斗了。”

    張大戶點點頭,問道:“不知道武斗你想怎么斗?”

    我看了一下,現場應聘的武師有七人,護院有八人,一共是十五人,我盤算了一下,道:“也不用太麻煩了,我一個人單挑他們十五個人。”

    “啊!”

    張大戶和白玉蓮同時驚呼。

    “口出狂言……”

    “不知死活……”

    “就是,簡直目中無人。”……

    十五個大漢一個個跳起來的大叫,一致睜起怒目往我看去,恨不得要將我撕成八塊,方泄心頭之憤恨。

    我冷冷的道:“說那么廢話做啥?嘴巴能見真功夫嗎?是騾是馬,帶出來溜溜便知道。”

    “說得好。”

    張大戶何時見過這樣的場面,眼見好戲就要上演,對白玉蓮柔聲說到:“玉蓮,打打殺殺的場面就要上演了,你一向不太喜歡這樣的場面,那就先去花園逛逛吧!”白玉蓮哪里舍得離開,不依道:“人家今天興致好,就要看看嘛!”白玉蓮撒嬌的動作讓那十五個大漢都露出了色魂與授的神情。瞧這些色狼的眼神,就好像恨不得沖上前去,撕碎她的衣裳,將她狠命地壓在身下。

    我仍然沒有看白玉蓮,有時候,也要擺一下姿態才能讓女人愛得發狂。

    張大戶就高興了,我估計他是得“氣管炎”久你,沒遇上這么熱鬧的事情,好不容易碰上,是喜歡不已,道:“看來我們得換個寬敞的地方了!打爛這屋子的東西可就不好了。”

    白玉蓮嬌聲道說道:“老爺,那就去后院吧,那里環境還不錯!可以一邊賞花一邊看比武,很舒服的!”張大戶與白玉蓮在葡萄架下盡情地享受著午后的暖意。早已經有丫鬟泡好了茶,遞了上來。張大戶磨著蓋碗,抿了一口茶,慢條斯理地說到:“文無第一,武無第二,這比試結果倒也清清楚楚!”白玉蓮看著我,心里倒是又激動又擔心,激動是因為她看到我那種男性雄風和自信,那是張大戶所沒有的男人氣質。擔心則是因為一個人打十五個,實在不是開玩笑。萬一我被打敗了,估計這白玉蓮會很傷心,至少我是這么認為了。

    “老爺,平常你不是很喜歡打賭的嗎?不如我跟你打個賭,看看誰贏?”

    白玉蓮嬌滴滴的說道。

    “打賭?”

    張大戶眼睛一亮,來勁的道:“這個好,獨樂樂不如眾樂樂。我做莊,買武二贏的一賠十,買武師贏的一陪一!張福,你通知下去,凡有興趣的下人都可參與!”張福點頭應到,退了下去。

    張大戶笑著對我和十五位武師道:“你們稍等片刻!我那管家的動作還是挺利索的!”我很氣憤張大戶的做法,居然把我當玩耍,好,居然要玩,就玩大一點。我于是上前一步說到:“員外!晚生也想下注。”

    張大戶一愣,搖搖頭的道:“那不行,如果你買自己輸,然后故意輸掉,我豈不是陪完整個身家給你?”

    “我是買自己贏。”

    我冷冷的道:“我也不要你的整個身家,如果我輸了,我給你一輩子做牛做馬,但要是我贏了。不求別的,我就要你永福街上那一棟三層樓的房子。”

    張大戶一聽,當即的道:“那不行,我那棟房子每月租金都能收十兩銀子,你一個月能賺十兩銀子啊?那可是臨街旺鋪……我賣了還可以得上千兩銀子的。”

    白玉蓮一旁嬌聲的道:“老爺,你真是不會算數。人家武二剛才的學識,就是一輩子給你當教書先生,也不止一千兩銀子吧,更何況是做牛做馬?再說了,一個打十五個,那武二能贏嗎?”

    說到后面,她的聲音小了很多。眼睛轉溜溜的盯著我,充滿的不安。

    張大戶一聽,覺得也是道理,一個打十五個,這怎么可能贏?這武二根本就是輸定了,如果接受他的打賭,那這一筆可是賺大了,連武松教書的錢都省下,還白白多了一個奴隸。“中,我就跟你賭一把。人來,拿文房四寶,我要跟武二簽這個賭約。”

    張大戶在得意的笑,看著我在笑,那意思是看這次你怎么個輸法。

    我也在笑,不過表明是面無表情,心里卻是一陣的得意,這一次,我還不替武大郎賺一棟房子回來。

    ***,武大郎換了我這個弟弟,是他三生有幸。要不然,就憑原來武松那個武夫傻冒,早晚把一大群人給害死。

    等我把潘金蓮給泡了,武大郎至少不會被潘金蓮害死。嘿嘿,我這對得起穿越了的武松吧。
真人欢乐捕鱼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