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修真小說 > 我是武松 > 第一部:清河稱霸 第15章 【油條西施】
    我教會了武大郎和四女如何炸油條、油果,還在門口臨街拐角的地方搭建了一個簡易布蓬,還特意的吩咐春梅四女打扮清爽靚麗一些。為了吸引過往的人群,我還特意寫了幾張大字報在清河縣城顯眼的地方張貼,也算是廣告推廣吧。

    這一招還真管用,春梅四女往門口一站,很快就產生的效應,就像油條西施一樣,吸引了過往不少的人,大家對著春梅她們指指點點。按照當時的風俗,如果少女尚未出嫁,是不允許拋頭露面的,像春梅她們這樣在街邊叫賣,實在少見。

    或許價格太貴了,圍觀的人群雖多,但是真正問津的人很少,我看情形不對,當即下調價格,油條三文錢一根。

    “什么東西,居然要三文錢一根。”

    圍觀的人群中突然站出來一個三十出頭的漢子,長衫有幾分舊,但是一臉的痞子氣,身形略胖。“小姑娘長得到是不錯,我問你們,是不是按照你們宣傳寫的那樣好吃?”

    春梅看著這個男人,有點膽怯的說道:“是很好吃的,客官,你嘗過便知。”

    那漢子一臉瞇瞇的眼色看著春梅,笑的道:“如果不好吃是不是不用給錢?”

    “客官……我們打開門做生意的,哪能不收錢。”

    春梅漲紅著臉,半天才鼓起勇氣說道。

    “要收錢也可以,如果不好吃你就讓我親一口如何?”

    那漢子看著春梅羞澀膽怯,更加放肆的說道。

    “好,好~~”“不好吃就讓我們親小姑娘一口。”……

    一群圍觀的人跟著起哄,那個男人更加的得意起來,直看著春梅她們笑著。

    武大郎從屋里出來,看到這個情形,拉著我說道:“二弟,快梅她們回來,讓我來賣好了。”

    我道:“大哥,這個男人是什么來歷?”

    武大郎道:“他你還不知道啊,應伯爵,出了名的白吃白喝無賴地痞,平時跟一般流氓一起專門是走街串巷的占便宜的。大伙都叫他應化子,其實就是一個流氓叫花子。”

    “哦,他就是應伯爵。”

    我不屑的應了一聲。

    應伯爵,表字光候,人稱應花子。伯爵指白嚼,應伯爵的嚼字就有了兩種意思,一是嚼食,一是嚼話。應伯爵是那種人窮志短的男人。一年后西門慶十兄弟結拜排行時,因為應伯爵年紀最長,西門慶讓應伯爵居長,應伯爵當時伸著舌頭說:“爺可不折殺小人罷了!如今年時,只好敘些財勢,那里好敘齒?……”

    于是他做老二。應伯爵整個就是一個寄生蟲,一個寄生在富人之家的寄生蟲,沒得吃了立馬走人臨走再反咬一口,完全是一個毫無良心的小人。

    此時我看到應伯爵調戲春梅,于是站了出來,道:“我道是誰,原來是應大爺,不知道是什么風把你吹來了。”

    應伯爵看著我,剛才笑的臉突變,變得有點膽怯,看得出武松平常在清河縣是以狠出名,估計不少流氓地痞是受過武松的教訓的。

    “原來是武二爺,我聽說你發財了,不想養了四女丫頭,實在難得。其實,剛才我也是跟你的丫頭說一下笑,并沒有惡意。”

    應伯爵嘿嘿的說道。

    我道:“今天是我武松第一次搞這炸油條買賣,難得各位街坊都來捧場,我今天就豁出去了。今天免費只派三十根,大家排好隊來,一個個的領取。”

    “我……我排第一個!”

    應伯爵聽我這么一說,居然顧不上禮義廉恥,第一個沖到前面,后面的人群也紛紛涌上來,差點沒把油鍋推倒。

    我站在前面,喝聲道:“都給我排好隊來,大哥,炸油條。春梅,點好數來,今天派發三十根油條給大家分享一下。”

    武大郎聽完,拉著我的大腿,道:“二弟,你沒病吧,這……這三十根可是不少錢的。”

    我道:“今天都沒開市,不如派點免費的給大家嘗嘗,等大家嘗過了味道,自然會來買的。春梅,開始給大家派發,大伙吃這油條的時候,最好配上我們的豆漿,這樣味道會更好,豆漿只要一文錢一碗。”

    “我來,給我一碗豆漿。”

    應伯爵第一個拿到了油條,大聲的喊道。

    很快,前來排隊的人越來越多,發完三十個人的時候,居然后面跟著有一百來人在等著。我趁機宣布道:“今天所有油條都是特價,三文錢一根,五文錢兩根。明天還有二十根免費派發,想嘗新鮮的請早點來排隊。”

    “明天還有免費派發?”

    應伯爵吃完之后,有點意猶未盡的看著我問道。

    我道:“應大爺,這油條不錯吧。”

    “不錯,真的好吃,比起你大哥之前的燒餅好上千倍。嘿,剛才你說的明天還有免費是不是真的?”

    應伯爵追問道。

    我點點頭,道:“不錯,不但明天,后天也有,不過明天只有二十根,后天只有十根,包括今天在內,我們連續三天免費品嘗活動。如果應大爺要嘗新鮮,那可要早一點來。”

    應伯爵高興的道:“那是當然,一定來。”

    現場后面來排隊沒有領到免費油條的,不舍得花錢的打算著明天早一點來,有些忍不住的則是直接掏錢就買來吃。

    剛才那三十個免費名額產生了宣傳效應,吃過的人都贊不絕口,讓沒有品嘗到的人紛紛掏錢購買,一時之間,生意變得火爆起來。

    我看機不可失,于是重新讓人幫忙寫了大字報,把免費派發的信息向全城公布,如此一來,好奇的人群更加多了。

    忙碌一天,直到黃昏的時候,生意才算是結束了。其實晚上還可以擺一下夜市,但是我不想大家太累,就打烊了。

    一結帳,扣除成本,今天居然賺了兩貫三百六十八文錢。

    武大郎高興不已,道:“二弟,照這樣下去,我們很快就會發財了。啊,這一天賺的比我賣燒餅一個月還要多,這……這太神奇了。”

    我看著這兩貫多的銅錢,一點不在乎的說道:“大哥,這就叫賺錢了?這點小錢我還真看不上。如果一天能賺上二百兩,我倒覺得差不多。”

    “一天二百兩!”

    武大郎和春梅她們都驚訝的看著我,簡直不敢置信。“這……這怎么可能?那要賣多少根油條啊?”

    我呵呵大笑,道:“我有說過要賣油條賺大錢嗎?賣油條只是暫時的,我可不打算一輩子賣油條。”

    武大郎道:“二弟,其實現在挺好的,按這樣下去,不出半年,我們就可以買新的房子了,住大大的房子。一年下來,我們可以買幾十畝地都不成問題。”

    我道:“大哥,既然你喜歡賣油條,就繼續下去。反正我也教會了你們,等賺到足夠的錢之后,首先要做的是換一間人氣更旺的鋪子,當然地方也要大,然后多招人回來。”

    武大郎道:“那……那你要做什么去?”

    “不知道,至少現在還不知道。”

    我看著武大郎,心里的確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爭霸天下?沒那個興趣,多累,泡幾個美人,享受一下萬里河山應該是不錯的選擇。

    不過現在條件不成熟啊。唉~~走一步算一步吧,管他呢,反正現在過得也挺好的。
真人欢乐捕鱼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