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修真小說 > 我是武松 > 第一部:清河稱霸 第07章 【千里奪魂】
    累了一天,我回房里洗澡,水井的水冰涼冰涼的,但是我習慣了洗冷水澡,就算零度以上,我都可以忍受,特種部隊的訓練沒別的,就是能鍛煉人的意志力和忍耐力。更何況現在還是初夏,洗冷水是在正常不過的事情。

    洗澡之后,我換上武松的衣服,再仔細檢查一遍自己的東西,一把瑞士軍刀,一個打火機,幾塊干糧,還有就是三十六顆子彈。這些東西對于我來說已經沒有太大的意義,但是要把它們扔了可惜,軍刀和打火機還是可以留的,子彈就沒什么用處了。

    “對了,這東西拿去賣說不定能換回幾個錢來。”

    我想到這個時代的人肯定沒有見過打火機和子彈。

    “大哥,清河縣有沒有大的當鋪啊。”

    我穿好衣服出來問武大郎道。

    武大郎看著我,道:“二弟,家里能當的東西我都當了,你就別想了……”

    我道:“大哥,我在道上撿到一些東西,搞不好可以當點錢。”

    武大郎道:“什么東西?我看看……”

    我道:“大哥,我跟你解釋不清楚,你就告訴我當鋪在哪里吧?”

    武大郎見我不肯說,道:“二弟,你怎么會連當鋪在哪里都不知道?你不會是被嚇糊涂了吧。”

    我心里咯噔一下,的確,武松在清河縣生活這么久,怎么會當鋪在哪里都不知道?“那我出去一下。”

    武大郎看見我出去,急忙追上道:“要去徐福當鋪,千萬不要去鴻運,那里專門坑人。”

    我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不知道為什么,走在大街上,總感覺大家都往我身上看一樣。晚上出來走動的人多是尋樂子的,因此大街上都是男人居多,而最熱鬧的地方自然是瓦舍勾欄,青樓妓院。哪里簡直可以用燈火輝煌來形容,在古代,要知道蠟燭是很貴的,如果是點油燈,是達不到燈火輝煌的效果。

    妓院里和大戶人家為了使得屋子亮堂,是用油燈或者蠟燭做成燈墻,幾十甚至上百的燈排在一起,點燃之后,燈火照耀,異常壯觀。當然,妓院點的更多是燈籠,紅紅的燈籠也特別的迷人,讓人充滿遐想。

    徐福當鋪很容易找到,畢竟縣城繁華的大街不多,轉兩圈基本就可以走完。

    “喲,武二哥,稀客。”

    那掌柜的看見我走進來,不由招呼一聲說道。

    我看著跟我打招呼的人,估計他就是這里的掌柜,既然叫徐福當鋪,這老板估計也是姓徐的。“徐老板,客氣。”

    那掌柜對我笑笑,道:“武二哥,今天你大哥拿了不少家當來,你現在不會想贖回吧?”

    沒想到還真讓我蒙對了,這個掌柜的還真就是叫徐福。

    我搖搖頭,從懷里把那三十六顆子彈拿出來,往柜臺上一放,道:“徐老板,你看看這個,然后給個價錢。”

    徐福驚訝的拿起這一排子彈,仔細看了看,又琢磨了好久,看著銅殼的子彈還有子彈底部的一些字母和數字,不由一陣驚嘆,道:“武二哥,這應該是銅做的東西,居然還在上面刻字,這頭尖尖的有何作用啊?不想死中原之物啊。”

    我笑道:“你還真有眼光,不錯,這的確不是中原之物。你看看這光滑度,最難得的是這底部的雕文,沒有幾下真功夫,是萬萬做不到那么細小的雕刻的。”

    “不是中原之物!難道是西域的嗎?”

    徐福驚訝的問道。

    我搖搖頭,道:“比西域還要遠。”

    “波斯?還是大食?”

    徐福問道。

    我道:“還要更遠一些,叫英吉利的一個地方。”

    “哦,英吉利,沒聽說。應該是很遠的地方,武二哥,你哪里來的這東西?”

    徐福看著有點愛不惜手的問道。

    我微笑的道:“肯定不是偷也不是搶,這是我游歷北方的時候,一個朋友送的。據說這東西比霹靂堂火藥還要厲害,如果讓遼人奪到,我大宋必然滅亡。”

    “噓~~”徐福做了一個手勢,小心翼翼的道:“武二哥,這話可不能亂說,滅九族的。國家大事,還是不要談論。你這東西叫什么?有何用處?”

    我道:“這個叫……千里奪魂,是殺人的武器。”

    “殺人武器!”

    徐福大驚,道:“武二哥,你不是開玩笑吧。”

    我道:“要不要我演示給你看一下。”

    徐福拿著子彈琢磨了半天,道:“這小小東西,如果殺人?”

    我道:“如果它吧尖尖的彈頭擊出,可以擊穿一寸厚的木塊。”

    “這么厲害!”

    徐福驚訝不已。

    我神秘的道:“要不要試試?不過首先說明,一旦如我所說,你就要給當這東西。”

    徐福琢磨了一下,道:“這個……那武二哥你要當多少錢?”

    我心想如果要低了不劃算,要高了這老狐貍也不會答應,總要合適一點才是,不過不管我開什么樣的價格,他都會還價,索性要他高一點價格。“那就一顆十兩紋銀。”

    “十兩一顆?”

    徐福眼睛瞪得大大的,道:“武二哥,這……這未免太貴了吧。”

    我道:“這也叫貴,如果你把這個拿到北方賣給遼人,估計一顆可以賣到一百兩紋銀。”

    徐福搖搖頭,道:“不妥,不妥,這要是給朝廷知道,可是犯法的。武器的東西,怎么能賣遼人。”

    我道:“你不說我不說,誰知道這是什么?朝廷還不知道這千里奪魂是什么呢!”

    徐福猶豫了一下,道:“還是太貴了,太貴了。”

    我看了一下徐福,知道他是喜歡這東西了,做生意的,哪有不愛追逐利潤的。馬克思說過,如果有百分之兩百的利潤,資本家就可以踐踏人間的一切法律,這個名言放置四海之內都是真理。更何況現在極有可能賺取百分之一千的利潤,徐福豈能不心動。“既然徐老板嫌貴,我只能去別家看看了。”

    說著,我拿起子彈就要離開。

    “慢著……”

    徐福叫住了我,道:“要不一顆五兩如何?”

    我搖搖頭,根本沒有跟他說話。

    “一顆六兩,只能這么多了,武二哥。”

    徐福狠下心的說道。

    一顆子彈六兩,三十六顆就是兩百多兩紋銀,這不但夠我還劉機密的醫藥費,還可以拿閑錢出來做我大買賣。進行創業投資。

    “一顆八兩,再低我就走了。”

    我對著徐福說道。

    徐福看著我態度堅決,咬咬牙,道:“行,不過你要試一顆給我看,說好了,試的那顆是你自己的,不在交易當中。”

    我二話沒說,讓徐福拿一顆鐵夾來,將子彈固定之后,我拿了一顆大釘,對著子彈的底部。徐福拿了一塊一寸厚的木塊放在距離子彈十米的地方。

    我看著徐福,道:“你最好捂住耳朵,要不然一會兒把你嚇著了就不好。”

    徐福一副見慣大場面的樣子,搖搖頭,示意我開始。

    其實子彈擊打底部跟槍通過扣動扳機的原理是一樣的,槍扳機帶動撞針,撞針撞擊槍膛內的子彈底火,底火引起子彈內的火藥燃燒,燃燒產生巨大的推動力,推動力推動彈頭通過槍膛向外發射。而我用鐵釘撞擊子彈底火,一樣會引起子彈內的火藥燃燒,從而使得彈殼內的發射藥燃燒推動彈頭。

    “砰~~!”

    一聲巨響,子彈發射頓時眼前木屑飛揚,整個屋子都感覺顫抖了一下。

    徐福嚇得全身一抖,雙腳發軟,就差沒摔倒在地上。

    而前面的木塊竟然被子彈完全打穿一個洞來,子彈深深的陷入到屋子的磚石中。

    我轉過頭來得意的看著徐福,道:“徐老板,看到了嗎?”

    徐福看著眼前這一切,整個人都驚呆住了,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
真人欢乐捕鱼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