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修真小說 > 我是武松 > 第一部:清河稱霸 第06章 【給潘金蓮當保鏢】
    武大郎無比擔心的帶著我到了劉機密的家里。之前劉機密那些親戚朋友都已經散去,只剩下劉機密的妻子和父親。

    劉機密的父親見我和武大郎進來,心里緊張不得了,生怕我上前將他兒子打死一般。而劉機密的妻子慌張的守護在丈夫的病床前。我看了一下,這劉機密也就是二十五六歲的樣子,看起來被武松打得不輕,整個臉型都腫得跟豬頭一樣,而且說話的力氣都不見有多少,估計是內傷了。古代的人結婚都很早,特別是女人,十三四歲基本就可以出嫁了。看到劉機密的老婆就知道,一身粗糙的麻布的衣服,頭上系了藍色的絹帶(古代婦女都喜歡包頭)鵝蛋臉兒兒十分清秀,眼睛紅紅的,眼睫毛仍然濕濕的,她正怯生生地看著我。看她的模樣,應該不會超過十八歲,也就是說,這劉機密是最近才討的老婆。

    劉機密的父親大約不到五十歲,身子骨換算硬朗,就是偏瘦了一點,如果被我打上一拳,估計不死也是殘廢,所以他兒子遺傳了他的基因,被武松揍了幾拳便躺在了床上。

    劉機密原名叫劉政天,父親叫劉宏,劉政天的老婆是今年剛剛討的,叫李湘雪,一個秀才的閨女,懂得詩書,人也清秀。本想著好好過日子,不料這劉機密喜歡花天酒地的,而且喝多話多。這不,今天在醉仙樓喝酒,看到武大郎在街上賣燒餅,就開口取笑,還說武大郎如何侏儒,如何丟人現眼。正巧武松也在一角落喝酒,醉醺醺的,聽到劉政天如此說自己哥哥,當場不客氣的上前狠狠的揍了劉政天一頓。

    武松也只是想教訓他一下,根本沒想要人命,誰知道劉政天根本不經打,三兩拳就不省人事了。大家以為出人命了,紛紛逃跑。武松醉醺醺也不知道劉政天是死是活,于是匆忙逃命去了。可是武松這么一逃,神猜鬼錯的逃到了21世紀,把我換來這里給他擦。心里雖然有點不爽,但是日子還是過的。

    管他是一千年前還是一千年后,既然老天讓我做武松,我就做一回風流武松又如何?

    我上前對著那老頭子說道:“劉大叔,今天我來不是為了打架。我打了你兒子,這事情是我的不對,但是劉機密當眾辱罵我大哥,我只是想教訓他一下,沒想到弄成這樣。再說你們剛才也打了我哥……”

    “武松,難道這件事情你想這樣就了事了嗎?我兒子現在成這樣都是你害的……”

    劉宏見我認錯來了,于是就壯起膽量瞪著唐駿道:“你打了人就是犯法,我要讓捕快來抓你。”

    我心里有氣,但是不好發作,只得說道:“捕快抓我又怎么樣?你兒子現在又沒死,我這是醉酒傷人,而且你兒子也有不是在先,頂多就是關我幾個月……”

    劉宏想了一下,心里也明白這回事情,于是支吾一下道:“我兒子現在這個樣,醫藥費都要好幾十兩銀子,你要賠錢。”

    我道:“我今天來就是為了這個事情。如果你報官抓我,一分錢也別想拿,但是如果我賠償醫藥費給劉機密,我希望這件事情就這樣了解。”

    劉宏道:“行,你給我拿五十兩銀子來。我就答應這個事情既往不咎。”

    武大郎一聽,站出了叫嚷道:“你這也太坑人了,剛才明明說是三十兩,怎么一下就變成了五十兩?”

    劉宏道:“剛才大夫又來看過,說傷勢要比預想中的嚴重,所以要補藥。五十兩,如果你不賠,我就告官。”

    我道:“五十兩,我賠。但是你要給我一個月時間……”

    “二弟,一個月時間哪里找五十兩去?”

    武大郎焦急的說道。

    劉宏道:“中,我給你一個月的時間。我們寫一個欠條,白紙黑字的寫清楚來,免得你日后耍賴皮……”

    我道:“簽就簽,五十兩還怕還不起?搞不好明天我就還你。”

    劉宏二話不說,拿出文房四寶就寫了一張欠條。我看了一遍,確認無錯之后,簽上武松的名字,再按上手印。這事情就算了結的,當然,如果一個月內我還沒辦法湊夠五十兩給劉家,這事還要繼續的糾纏下去。

    出了劉家大門,武大郎抓著我大腿,道:“二弟,你這么傻干嘛?明明是三十兩,你為什么要答應給五十兩?現在好了,一個月之內去哪里找五十兩去?”

    我微笑的道:“大哥,你就放心好了,我自有辦法,日后就算我成了首富,你都不用吃驚。對了,這銀子你還是拿著先……”

    說著,我從包里把那幾錠碎銀還給了武大郎。

    武大郎接過,道:“我先給你存著,一點一點的攢吧。把家里的東西變賣,加上這些,怕不夠十兩。”

    我笑了笑,并不說話,而是沿途欣賞這個清河縣的美景。

    一鍋大米粥,也就是稀飯,一碟白菜還有一碟炒花生,武大郎帶著我回到家里煮的第一頓。之前我已經吃過,所以現在反而不是很餓。武大郎點不起蠟燭,用的是油燈,似熄不熄地在餐桌上搖晃著,屋子里彌漫著一股煙火味兒。

    我看看家徒四壁的房子,不由暗暗一嘆,除了武大郎搓面團的工具還就是燒餅用的大鍋,一樓是廚房和客廳,另外也是武大郎做燒餅的地方。二樓是房間,隔了兩個,一個武大郎的,一個是武松。這房間外還有一個窗戶,外邊搭了竹竿是曬衣服的,日后潘金蓮就是在這里曬衣服,然后木棍從二樓窗戶掉下砸中了西門慶,之后的發生的事情就是中國人都懂的故事了。

    既然我來了宋代清河縣,潘金蓮和西門慶的事情是決不可能發生了,問題的關鍵是,我怎么能搶在潘金蓮下嫁武大郎之前把她泡上。

    武大郎此刻喝粥一臉滿足的樣子,吃得很是香甜,不是發出“嘖嘖”的聲響,看得出,吃對他來說是很幸福的事情。

    武大郎把一碗粥喝完,還用舌頭把碗沿都舔了個干凈,一點都不浪費,果然是節約型人才。“二弟,你干嘛不吃?”

    我見武大郎摞下了碗,便將自已沒吃的那碗米粥推了過去,說道:“還沒吃飽吧?來,把這些也喝了吧。不瞞你說,剛才在城郊的時候,我吃了一頓。”

    武大郎看著我,微笑的道:“難怪我說少了一百多文錢,原來是二弟你偷吃了。也好……”

    說著,端起我那一碗米粥就吃了起來。“二弟,我看你今后也不能游手好閑的瞎逛了,老老實實找一份工作吧。”

    說實在話,這武大郎笑起來夠難看的,人本來就小,這一張嘴笑,眼睛鼻子都擠在一塊了,特別的難看,簡直看不出是一個人來。

    我道:“大哥,你放心,我有分寸。”

    武大郎道:“我看房東家最近招護院,包吃包住,一個月還有二兩銀子,我看你可以去試試。”

    “房東家?”

    我一愣,道:“是不是我們租房的房東張大戶?”

    武大郎點頭,道:“當然了,除了張員外還能有誰?我們總不能租兩個人的房子吧?”我心里咯噔一下,如果自己去張大戶家當護院,那豈不是有機會接近潘金蓮了嗎?不過話說回來,如果去當護院,這五十兩什么時候才能湊齊?

    ***,不管了,美人要緊。

    “大哥,我們這就去房東家應聘去……”

    我興奮的跳起叫道。心想去張大戶家做護院,就是給潘金蓮做保鏢啊,泡上她還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武大郎看著我,道:“二弟,你不是沖昏頭了吧,現在都已經是晚上了,要去也要等明天吧。”

    我看了一下外邊景色,的確,已經是月上柳梢了。
真人欢乐捕鱼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