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修真小說 > 我是武松 > 第一部:清河稱霸 第04章 【人不風流枉少年】
    或許是我眼神太過色瞇瞇了,那少婦看了我一眼,便低垂下頭來,低聲的再說一聲:“謝謝,謝謝壯士。”

    轉而便抱著小女孩離開了。

    少婦走遠,我還傻愣的站著,直到她消失在官道上,我才反應過來,好歹也問一下她住哪里?叫什么名字。

    一時銷魂忘神,可惜了。

    這時候,小二從客棧出來招呼道:“武二哥,今天還來喝酒啊。”

    我一愣,估計武松經常來這個客棧,要不然小二不會這樣親切的招呼。“給我一份青椒牛肉,另外來一只白切雞,再來一個骨頭湯。上半斤米飯……”

    “喲,武二哥,今天你是轉性了,不喝酒改吃飯了。”

    小二嘻笑的說道。“不過剛才你那一下子身手還真是了得,如果再慢那么一下子,小翠這命就不保了。”

    “小二,我可知道武二哥為什么今天不喝酒。那是因為今天在清河縣醉仙樓武二哥喝了十八碗,結果把劉機密給打死了。武二哥喝酒就打人,而且都是打死人……如果現在喝了,在座的不知道誰會倒霉。我看小二哥你還是走遠一點好,犯不著把小命搭上。”

    旁邊坐的一個漢子,看起來也就是二十來歲,頭戴著一頂出洗覆盔過的、恰如太山游到嶺的舊羅帽兒,身穿著一件壞領磨襟救火的硬漿白布衫,腳下靸著一雙乍板唱曲兒前后彎絕戶綻的皂靴,里邊插著一雙一碌子蠅子打不到、黃絲轉香馬凳襪子,一副窮破爛的模樣。

    我一聽就來氣,靠,什么玩意。老子也算初到貴地,居然拿我當笑料,實在是老虎不發火,當我是病貓。

    “碰~~”我猛的拍了一下桌子,怒目相視的道:“我武松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請問這位爺那只眼睛看到劉機密死了?”

    “嘿嘿~~”那漢子也是懼怕我,尷尬的陪笑連聲,道:“武二哥,我……我只是說笑,說笑而已。你英武蓋世,那是大大的英雄。打死人也是經常的事情,試問天下那個英雄好看不殺人?”

    看熱鬧的人群見我發怒,都不敢吭聲,只是看著我。

    我對著那漢子一字一句的說道:“給-我-跪-下-道-歉。”

    “砰~”那漢子看起來也有點斤兩,見我如此說話,他蹭的一下就跳了起來,顯然也是拉不下面子,發怒的道:“武松,你別欺人太甚,別人怕你,我白賚光可不怕你。你也不打聽打聽,這十里八村的,誰不給我面子三分。”

    白賴光?什么狗屁東西?不對,是白賚光。西門慶十兄弟里面的一個,最窮最年輕是他。平日看《金瓶梅》的時候,根本沒有對他有介紹。只有西門慶擺筵請酒的時候,這個白賚光的名字才會出現。基本上是可有可無的人物,因此,這個白賚光就是跟在西門慶后面找靠山,騙吃騙喝混日子的家伙。

    這個時候西門慶應該還沒有結拜十兄弟,但是這個白賚光已經是嗤嗤逼人了,看來真不是什么好東西。

    我不屑的冷笑道:“面子是長在自己臉上的,不是別人給的。”

    白賚光大怒,道:“武松,你分明是在找茬。”

    我恨聲的道:“我看找茬的人是你,如果今天你不磕頭道歉,我讓你站著進來,橫著出去。”

    “欺人太甚~~”白賚光一聽,整個人沖上前來,揮拳就要砸向我的鼻梁。

    我根本不用躲閃,靜靜的站著,白賚光得意之情溢于言表,顯然,他認為這一拳打下,我至少會鼻血橫流。

    “砰~~”白賚光左邊肋骨傳來一陣劇痛,接著一股沉猛的大力涌到,頓時吃不住勁,整個身子都撞到一旁的餐桌上,他回臉看著我,驚訝萬分,因為他根本沒有看到我是如何出手的。

    我招呼也不打,迎上去對著白賚光連續幾腳猛踹,全踢在人體十分脆弱的肋骨部位。白賚光一時回不過勁,生生受了幾腳,仿佛是強力打樁機砸在身上,痛得五臟六腑都移了位。

    誰也想不到我一言不發,說打就打,而且一拳比一拳用力。我是學過人體格斗術的,知道打哪里會死人,打哪里會讓人變得殘廢,打哪里會傷筋骨。我此刻變成暴怒的獅子,滿客棧的人都停止彼此交談和正在進行的瑣事,只盯著我看。

    客棧一時間寂靜無聲,只聽到我拳打腳踢的聲音。

    白賚光癱軟在地,已喪失還手的能力,哀弱地叫喚著:“武松……你給我記住?”

    說完話駭然發現口鼻滲出鮮血,傷勢不知有多嚴重,敢情脾臟已經破裂。

    “我記住了,由本事你回頭再來找我,這一次是給你點教訓,下一次我讓你殘廢。如果有第三次,嘿嘿,小心我要了你的狗命……”

    我惡狠狠的說道。

    說完,我一把抓起白賚光的頭發,拖著走到客棧門口,把他整個扔出客棧去,冷冷道:“回家找大夫吧,不然你在床上躺三年都好不了。”

    震于我過度的正義感和暴力,沒有人敢吭聲,所有人都裝做若無其事,連表情也沒多大特別。

    只有小二膽顫的端菜上來,道:“武二爺,你點的菜。”

    說完,放下菜就要走。

    我坐下來,心平氣和的問道:“小二,別焦急著走,我有話問你。”

    “別,武二爺,你有話就問,只要我知道的,一定回答。”

    小二有點膽戰心驚的說道。

    我道:“剛才騎馬那一對男女,你可知道是誰?”

    小二搖搖頭,道:“這個我可不知道,還是第一次遇見。肯定不是我們縣的人,可能是京城路過的吧。”

    我道:“你怎么知道是京城過來的,這里離京城千里之遙。”

    小二低頭的道:“從他們的氣質和裝扮,都不是我們山東的,我想只有京城人士了。”

    我想了想,又道:“這清河縣第一財主是誰?”

    小二一愣,道:“武二爺,這還用問,自然就是張大戶了,這個你應該比我還清楚,你們住的房子不都是他家的嗎?”

    “哦。”

    我想了一下,這個時候的西門慶剛剛接手父親的藥店,還遠不到清河縣第一巨富的地位。武大郎當年帶著武松從谷陽縣搬遷到清河縣,就是租了張大戶的房子住,后來也才有了張大戶老婆吃醋潘金蓮,想把她往火堆里推,于是把潘金蓮許給了武大郎。(另外的一個版本的說法是張大戶想要了她,潘金蓮不從只能跑去張大戶老婆哪里告狀。張大戶以此記恨于心,卻倒賠些房奩,不要武大一文錢,白白地將潘金蓮嫁給他。要不然按照武大郎的德性,就算再奮斗一百年也不可能娶得到潘金蓮啊。

    靠,不管是哪個版本,反正不久之后潘金蓮就會被迫下嫁給武大郎,如果我要搶在武大郎之前泡到潘金蓮,現在就要去張大戶家才對。這個有點麻煩了,琢磨了一下,我又問道:“那剛才翠兒的母親你總知道了吧?”

    “這個當然,誰不知道啊。她是我們十里八村最美的女人,名字叫谷筱嬡。”

    小二說起這個女人來,興趣勃勃。

    我道:“谷筱嬡?她丈夫是何許人也?”

    小二搖搖頭,道:“從來沒有聽說她丈夫,據大伙傳言,她丈夫是在戰場上戰死的。她來這里住也是不到半年的時間。”

    我一愣,道:“她才來這里半年?那她靠什么維生?”

    小二道:“她啊,平時就是做一些女紅拿來我們這里,讓我們幫忙賣,一個月可能就是賺得一兩貫錢。武二爺,你問這個干嘛?”

    我怒目看著店小二,道:“沒你什么事了,干活去吧。”

    “好咧,武二爺你慢用,有什么盡管吩咐。”

    店小二招呼著離開了。

    我倒是有點好奇那個谷筱嬡起來,這個女人實在太迷人了,如果說自己對她不感興趣,那實在就是騙人。

    不行,找一個什么機會,跟她套近才行。想到這里,吃起飯菜來,也覺得特別的可口美味。老天居然讓我來到這個時代,我不可能碌碌無為而過把,說什么也要風光、風流他一把。

    嘿嘿,這就叫人不風流枉少年。老子少年都已經過了七八年了,總給點機會表現一番才是。
真人欢乐捕鱼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