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修真小說 > 仙界歸來 > 261.第261章 只做陌生人(二更求月票)
    唐云鵬看著面色不斷變化的父親,眼底滿是好奇神色,就連唐霞和唐東都滿臉迷惑,不明白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還不快去!”

    唐國盛從沉思中清醒過來,看到還呆在病房中的兒女,立即暴喝道。

    唐云鵬猶豫了一下,轉身走出病房,對著外面走廊里一名看似經過,其實是便裝警衛員的男子招了招手,問道:“剛剛有個年輕人從病房里出去,去哪里了?”

    那名警衛員指了指樓梯。

    “那里!”

    唐云鵬點了點頭,箭步朝著樓梯走去,當他來到樓梯處,便看到唐修依靠在墻壁上,面色陰晴不定的抽著香煙。

    “唐神醫,我想知道原因。”

    唐修冷漠的看了眼唐云鵬,說道:“你沒有資格,連你們家老爺子也沒資格。如果我沒記錯,當年的唐云德,是被他的家人趕走。然后孤身來星城生活。沒錯吧?”

    唐云鵬皺眉問道:“你怎么這么了解我弟弟的情況?”

    唐修搖頭說道:“我了解的也不多,但這些足夠我對你們唐家的人很反感。所以,別招惹我,就算你們唐家家大業大,如果我想毀掉,也可以辦到。”

    唐云鵬眉頭皺的更深,問道:“你好像對我們有著很深的敵意。難道,我唐家和你有仇?”

    唐修譏笑道:“有仇?我倒是真想和你們有仇!算了,我該說的都說了,你父親的病,我治不了。你們好自為之。”

    說著!

    唐修就要朝樓下走去。

    “慢著!”

    洪亮的聲音,不是從唐云鵬口中傳出,而是被人攙扶著到來的唐國盛口中傳出。

    唐修停住腳步,冷冷看向唐國盛。

    唐國盛來到唐修面前,他仔仔細細打量著唐修的容貌,半晌后才喃喃說道:“像,最少六分像!二十年前,我派人差點把整個星城都翻過來,始終沒有找到我的小兒媳婦,那個叫小韻的女子。云德突然受創,成了植物人。我這二十年,一直期盼著他能醒來,能親口告訴我那個女子的全名,能告訴當年就已經懷孕的她,住在哪里!”

    “什么?”

    唐云鵬和唐霞頓時失聲驚呼。就連唐東都瞪大雙眼,眼神中爆射出難以置信的光芒。

    他們都知道這件事情!

    當年他們也尋找了很久!

    難道……

    三人的眼神齊刷刷的看著唐修。

    唐修沉默了。

    他不知道當年的真相,如果他突然失蹤,是因為受到重創成了植物人,被接回到了帝都,自己還應該恨他嗎?

    終于。

    唐修緩緩抬起頭,看著滿臉激動的唐國盛,淡淡說道:“那是你們的家事,跟我沒有絲毫關系。你的病,我可以幫你治療,希望幫你治好之后,你永遠不要再出現在星城。”

    唐國盛上前一步,嚴肅說道:“如果你是我……”

    唐修揮手打斷他的話,冷漠說道:“沒有如果。我也只是聽到了痛恨的名字,反應才有些過激。另外,如今我已經二十二歲,應該和你們沒關系。所以,回病房,給你治療。”

    二十二歲?

    唐國盛愣了愣,眉頭深深皺起。如果按照唐修的年紀,不可能是自己孫子。可是,他之前的模樣太異常,就算他不是自己孫子,恐怕也和自己的小兒媳婦脫不了關系。

    “唐修,你知道我小兒子的情況,而且表現也不正常。所以我肯定,你一定知道些什么。告訴我,我唐家一定重謝。”

    唐修邊朝病房走去,邊冷漠說道:“我不在乎你們唐家的重謝,而你現在該考慮的也不是亂七八糟的事情,而是你的哮喘病。如果讓我治,就別再廢話;如果不想讓我治,就別占著茅坑不拉屎,給我滾回帝都。”

    唐國盛表情復雜,人老成精的他,越發可以肯定,唐修一定清楚很多關于小兒子和小兒媳的事情。不過,唐修那明顯帶著敵意的態度,令他覺得自己不能操之過急。

    唐東和唐霞,兩人眼睛里閃爍著異色,一直沒有吭聲。而唐云鵬則眉頭皺起,沉聲說道:“唐修,注意你說話的態度。”

    唐修冷哼道:“覺得我態度不夠好?不夠好就滾蛋。”

    唐云鵬心底升起一股怒意,他身份地位顯赫,如今已是一方大員,多少年了,還沒有人敢用這種態度對他說話。而且,父親身份更加尊貴,乃是國內為數不多的幾位元老級人物,現在竟然被一個二十歲的年輕人羞辱,這令他當即就想法做。

    唐國盛抬手制止唐云鵬,并且怒視他一眼,這才看著唐修說道:“唐神醫,那就麻煩你了。”

    重回病房。

    蘇建德看到唐修返回,連忙問道:“唐修,你沒事吧?”

    唐修擠出一絲笑意,搖頭說道:“建德叔,我沒事。”

    蘇建德這才放下心來。

    他是地地道道的鄉下漢子,身邊的親人也都是土生土長的農民。他們之前雖然覺得唐國盛有些面熟,但現在才猛然間意識到,好像曾經在電視上看到過他。是國家位高權重的大領導。

    心地善良的他,想要勸勸唐修,不要得罪這種大人物。但話到嘴邊又被他咽下。

    唐修指了指病床床尾,沉聲說道:“脫掉外衣,趴下,面朝地面。”

    唐國盛按照唐修的話,趴在病床床尾。雖然不知道唐修該如何治療他,但唐修神醫的名號,卻做不得假。

    唐修的手指,按住唐國盛的檀中穴,隨著半分鐘的揉搓,然后接過李宏基遞來的酒精和酒精棉,一遍遍的摩擦。而他的手指,則按在了唐國盛的肺俞穴處。

    哮喘又名支氣管哮喘。是由多種細胞及細胞組分參與的慢性氣道炎癥。如果病情加重的話,會引起肺炎癥證。

    慢性氣道炎癥常伴有氣道反應性增高,導致反復發作的喘息,氣促,胸悶和咳嗽癥狀。想要治愈,一方面要從支氣管氣流阻塞治療,另一方面也要緩解肺腑炎癥。

    唐修其實有更有效的治療方案,但唐國盛畢竟年事已高,不適合那種過激,但效果極好的治療方法。所以,唐修只能選擇平和,效果稍微差點的治療方法。不過,饒是這種方法很平和,卻已經令周圍的人看的心驚膽戰。

    隨著唐修把酒精和酒精棉遞給李宏基,他另外一只手也從唐國盛的肺俞穴處移開。隨著他體內的星力涌入手臂,在手掌心內散開,唐修開始反復拍打唐國盛的后背。

    每一擊!

    都有星力被拍打進唐國盛的體內,然后經過拍打,被控制著朝臟腑涌動。肺臟,氣管,漸漸有星力融入。

    “咳咳咳……”

    劇烈的咳嗽,令唐國盛的身軀顫抖起來。他的眼睛充血,面色漲紅,就連額頭上的青筋都高高隆起。

    一旁的眾人,看的膽戰心驚,尤其是唐家人,心底都冒出這樣的想法:唐修不會在給老爺子治療的時候,趁機報復,估計讓老爺子活受罪吧?

    十分鐘左右。

    隨著唐國盛不再咳嗽,唐修慢慢收回雙手,在溫水里洗了洗手,淡淡說道:“讓中醫院的老中醫們,給你開一副養氣潤肺的中藥,喝個三五天就可以了。李院長,他已經沒問題,讓他出院吧!醫院的病房不夠用,別占著耽誤了別人。”

    “這……”

    李宏基有些猶豫。

    唐國盛此時慢慢從病床上爬起來,坐在那里撫摸著胸口。他那張蒼老臉龐上,隱隱有些激動。他能清晰的感受到,原本呼吸都困難,現在呼吸卻格外順暢,就連大腦清明了很多。

    最讓他滿意的,是渾身的舒坦,就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十幾年前。身體都感覺輕松不少。

    “出院,馬上辦理出院手續。”

    唐國盛此刻說話的力道,都比之前強了很多。

    李宏基不敢得罪唐修,也不敢得罪唐國盛,現在唐國盛妥協,頓時令他暗暗松了口氣。不過,當他再看唐修的眼神,已經和之前截然不同。甚至,那隱藏在眼神中最深處的,還有幾分佩服。

    唐國盛是誰?

    那可是國家級元老!身份之尊貴,凌駕于億萬人之上。

    而唐修!

    竟然敢如此態度對他,李宏基心里甚至有些崇拜。

    唐修治好唐國盛,沒有在中醫院久留。他現在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立即趕往清河縣老家,去見一見母親。以前,母親不愿意說,他也不愿意讓母親為難。現在則不同了,既然那人還活著,而且還成了植物人,他說什么都要讓母親知道。

    至于!

    母親如何選擇,他都會尊重。

    回去的路上,唐修重新給蘇犇和蘇權打了電話,得知他們還沒動身來星城,唐修立即讓兩人在蘇家村等著。

    兩個小時后。

    唐修已經開車返回到蘇家村,當他剛剛把車停在外婆家院門外時,隔壁院子里的蘇犇和蘇權便從里面走出來。

    “唐修!”

    蘇權開口叫道。

    唐修擺手說道:“你們先在外面等我,我進去有點重要事情和我媽商量。等我們商量完后,我再和你們聊。”

    “好!”

    蘇犇和蘇權同時點頭。
真人欢乐捕鱼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