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修真小說 > 仙界歸來 > 149.第149章 比厲害(四更爆發求月票)
    蘇尚文打完電話,冷眼看著那名護工說道:“如果你現在給我們賠禮道歉,然后乖乖的滾出去,我可以當做什么都沒發生過,等會我那做副院長的朋友過來,我也能替你美言幾句,否則,你就等著打鋪蓋滾蛋吧!”

    狗仗人勢?

    那位護工也是性格直朗之人,看到蘇尚文打電話給一位副院長,頓時大怒。她還不信,醫院的副院長能比院長更厲害。所以。她箭步沖刺到房門外,站在走廊里大聲叫道:“主任,主任在不在?有人鬧事……”

    住院部主任的辦公室,距離蘇凌韻居住的病房只隔著三個病房,因為此刻房門正開著,而他正在整理文件,聽到外面傳來的呼喊聲,他的面色立即一變,箭步從辦公室里沖出去。

    要知道!

    這里是VIP病房,能夠住在這里的病人,無一不是非富即貴的主,任何一位在他這里出了事,他都會吃不了兜著走。

    “怎么回事?”

    住院部主任看到那位護工后,面色再次大變。他辨認出那位護工,就是負責照顧蘇凌韻的護工。

    那護工大聲說道:“主任,有人在病人病房里鬧事,我讓他們離開,他們還威脅我,甚至當著我的面囂張跋扈,還給咱們醫院的一位姓劉的副主任打電話,要讓醫院把我掃地出門。您一定要給我做主啊!是他們欺負病人,又欺負我……”

    住院部主任流露出怒色,盡管那位鬧事的人給醫院副院長打電話了,但他卻一點都不怕。要知道,蘇凌韻是誰罩著的?院長大人啊!整個星城中醫院誰最大?自然是院長。

    不過!

    他也不是沒腦子的人,不愿意輕易得罪一位副院長。所以他直接掏出手機,撥通了院長李宏基的手機號碼。

    “哪位?”

    手機里,傳來李宏基威嚴的聲音。

    住院部主任說道:“院長,我是住院部的小王啊!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向您匯報,需要聽您的意見。”

    李宏基問道:“什么事?”

    住院部主任快速說道:“院長,我剛剛接到匯報,有人在咱們VIP病房鬧事,而且對方好像有些來歷,他叫囂著要讓咱們醫院把一位護工給辭退,另外,他還打電話給咱們醫院的劉副院長,您看這事……”

    李宏基怒道:“在醫院鬧事,不管他是天王老子都不行。通知保安了嗎?讓保安把對方給我轟出去。”

    “好!”

    住院部主任痛快答應一聲,眼珠一轉,再次說道:“院長,那我就按照您的命令執行了,劉副院長那邊!”

    “我給他打電話!”

    李宏基沉聲說道。

    住院部主任連忙說道:“那就有勞院長您了。對了,鬧事的人在蘇凌韻的病房。”

    “行了,我知道了!”

    李宏基不耐煩的掛掉電話,就在他翻出劉副院長的手機號碼時,面色忽然一滯,因為他腦海中浮現出一張年輕的面孔。

    蘇凌韻?

    那不是唐修的母親嗎?

    李宏基猛然間站起,電話也懶得打了,箭步朝著辦公室門外沖去。

    住院部VIP病房內,蘇尚文看著沖進來的住院部主任,眉頭深深皺起,不過,欺軟怕硬性格的他,仗著有副院長的朋友為靠山,也沒把住院部主任當回事,沉聲說道:“看你穿著白大褂,應該是這醫院的領導吧?你們醫院是怎么回事?連一個護工都狗仗人勢?我妹妹在這里住院,難道我這當哥哥的就不能來看看她?”

    “先生,請注意你的言辭。”

    住院部主任面色一冷,說了句后轉頭看向那名護工。

    那名護工連忙說道:“主任,他們欺人太甚,不但羞辱蘇女士,還要謀奪蘇女士家的酒樓。我看蘇女士需要休息,就讓他們離開,他們反而罵我,還威脅我。您看,蘇女士都被他們欺負哭了。”

    住院部主任看了眼蘇凌韻,心底對這個女人有些可憐。有這么一位無恥的親哥哥,也算是倒了八輩子血霉了。

    “兩位,這里是VIP病房,如果病人不歡迎你們,請你們現在就離開。另外,我不管你們是不是認識劉副院長,在我們這里病人最大。”

    蘇尚文冷笑道:“如果我沒記錯,在你們中醫院應該是副院長的官職大吧?你想趕我走,恐怕還沒有這個資格。有什么話,等到劉副院長來了再說吧!”

    住院部主任淡漠說道:“抱歉,恐怕你要失望了,劉副院長很忙,恐怕沒時間來這里了。”

    蘇尚文眉頭一皺,冷冷說道:“你不要太囂張了,他能不能來,不是你說了算。我剛才已經打過電話,確認過了。他馬上就會趕到。我真想見識見識,劉副院長來了,你還敢不敢說這番話。”

    住院部主任心底冷笑,也懶得再搭理胡攪蠻纏,仗勢欺人的蘇尚文。他臉上努力擠出幾分笑意,來到病床前噓寒問暖:“蘇女士,您現在有傷在身,不要太過于難過。俗話說:天塌下來有個高的頂著,就算唐先生不方便出面,我們醫院也不會坐視不理。”

    蘇凌韻止住哭泣,默默點了點頭。

    唐先生?

    蘇尚文和張美蕓相視一眼,眼神中流露出迷惑神色。這住院部主任說的是誰?難道是唐修?這不是真的吧?那唐修只是一個學生,就算他曾經做過什么,和龍氏集團的老板牽扯上關系,就算百德藥業的老板一時鬼迷心竅,認為唐修是能人,但現在也應該原形畢露了啊!

    張美蕓猶豫了一下,大聲問道:“那什么主任,你說的唐先生是誰?是不是唐修那小王八蛋?”

    病床上的蘇凌韻,瞬間如被激怒的獅子,怒聲喝道:“不準你罵我兒子,你們給我滾,滾啊!”

    張美蕓譏笑道:“我就罵你那雜種兒子了,怎么著?有娘生沒爹養的賤種,你還不知廉恥的維護著他,真是腦子有病。”

    “什么人在鬧事?”

    一聲暴喝從房門外傳來,保安隊長陳濤帶著三名醫院的保安沖進房間。

    住院部主任厭惡的看著蘇尚文和張美蕓,沉聲說道:“就是他們兩個,把他們給我趕出去。如果他們敢反抗,給我打!只要打不死人,直接丟到骨科。責任我來負。”

    陳濤接到命令,頓時一把抓住蘇尚文的衣領,狠狠一巴掌抽在他的臉上,然后如同死狗般拖著,朝房門外走去。

    “住手!”

    劉副院長帶著兩名中年醫生箭步趕到,當他們看到眼前的景象后,頓時又急又怒,大聲喝道。

    陳濤一愣,他認識劉副院長,沒想到他這種大領導竟然趕來。猶豫了一下,他轉頭看了眼住院部主任,最終還是把蘇尚文松開。

    劉副院長惡狠狠的瞪了眼陳濤,這才擠出一絲笑意,賠禮道歉道:“蘇老板,實在是抱歉,我們醫院的保安素質不高,竟然和您動起手來。這件事情您放心,我一定會嚴肅處理,給您個滿意的交代。”

    住院部主任踏出VIP病房房門,看到劉副院長趕來,眼底閃過一道詫異,不明白院長都已經說話,這劉副院長怎么還敢趕來。不過,他還是鼓起勇氣說道:“劉副院長,這件事情希望您別插手。他們夫婦在VIP病房鬧事,嚴重驚擾病人的病情。”

    劉副院長怒道:“蘇老板在電話里跟我說的很清楚了,他帶著妻子前來看望住院的妹妹,難道還有錯了?還有那什么護工,什么時候她有權利刁難病人家屬了?把咱們醫院當成什么地方了?”

    住院部主任爭辯道:“劉副院長,您不能只聽一面之詞。我親眼所見,他們夫婦羞辱病人,非常囂張跋扈。另外……”

    劉副院長呵斥道:“別給我說什么另外,病人家屬和病人談家里的私事,咱們醫院就能干涉?你還沒有權利教育我該說什么,該做什么!”

    他心里那個怒啊!

    身為中醫院的副院長,他是下一屆院長最佳人選者之一,如果沒有什么意外,用不了多久他就能成為中醫院的院長。而此刻,竟然有人敢挑戰他的權威,這讓他心中懂了恨意,絕對殺雞儆猴,為自己競選院長豎立強硬形象。

    “王主任,我看你是在住院部主任的位置上呆太久了,我看也是時候動一動了。這件事情,我會親自匯報給院長,希望你有個心理準備。”劉副院長冷笑道。

    住院部主任沉默片刻,緩緩說道:“不用你親自匯報,我已經匯報給院長了。”

    “不錯!”

    隨著住院部主任話音落下,一道充滿威嚴的聲音在走廊內響起。四位中醫院領導在李宏基的帶領下趕到,而說話的正是李宏基:

    “劉副院長,你還沒成為院長呢,就已經擺起威風來了?一位住院部的主任,還輪不到你說罷免就罷免吧?最起碼,也得有一天你能坐上我的位置。王主任已經把事情的經過告訴我了。我不管你和病人家屬是什么關系,有什么利益往來,在咱們醫院病人最大。”

    【最近老有人在書評區刷差評,罵得靜夜特別無語,最讓靜夜郁悶的是辱罵靜夜的都是粉絲值為零的一些家伙,嚴重影響碼字的心情,靜夜只想安靜地講故事,真的不喜歡吵架,靜夜不保證自己的故事所有人都會喜歡,只要喜歡的人喜歡就行了,不說了,全是淚,先出去喝點夜啤酒解解悶,還請兄弟姐妹們月票安慰一下靜夜受傷的心靈!】
真人欢乐捕鱼官方网站